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黄花梨带来的财富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319

主持人:父亲节就要到了,而我们今天的节目,也从一对父子的故事说起。大家看我手上的这张照片,儿子在爸爸身边,笑得多么开心甜蜜。可就是曾经如此亲密的爸爸和儿子,却整整4年没有说过一句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对父子形同陌路呢?

解说:这位中年男子在叫林家毅,住在福建福州。四年里,他经常地给远在加拿大的家人打电话,每次打电话他最渴望听到的就是大儿子的声音。

林家毅:因为他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睡觉、玩、上学,我接他回来,都是我去接,我对他的感情比较深。
 
解说:一天,加拿大的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正是林家毅最疼爱的大儿子,可一听到是父亲的声音,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
 
林家毅:一接到我的电话以后他就把电话给他妹妹。我想我那个时候伤他的心挺大。
 
解说: 每次他跟其它几个子女通完电话后,林家毅心里都有说不出的难受。

林家毅:痛的时候会流泪,有时候感觉眼泪在里面流,很痛。

主持人:身为父亲,林家毅跟自己疼爱的大儿子竟然闹到这种地步,实在是一种无奈。我们都说这父子情深,血肉难离,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一对父子有这么深的成见呢?这事还得从四年前说起。

解说:林家毅独自一人来到中国经商已经十几年了,家人都远在大洋彼岸的加拿大。2004年的一天,林家毅接到了大儿子打来的电话。

林家毅:他说我今年高中要毕业了,六七八月份你能不能回来一趟?我说,可以啊。高中毕业对于我们在海外生活的华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就两个事情非常重要,一个高中毕业一个圣诞节。

解说:这时离毕业典礼还有一个多礼拜,林家毅心想着一定要回去,可是,忙着忙着,他竟然把自己答应过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

林家毅:当时我没回去不是我故意不回去,因为我真的忘了,而且我在山区里面,可能那个时候没有信号,我实在把整个事情忘记了,我也不怪他,我心里也很难受,但是实在没有办法。我觉得我真的欠他们的。
 
主持人:说到这让我想起成龙曾经说过一件事,有一回成龙送儿子房祖民去上学,到了小学校门口儿子却不下车,原来儿子早就不是小学生,他已经上中学了。很多父亲因为忙碌无法见证孩子成长中的重要时刻,事过境迁之后,又充满愧疚,林家毅也是如此。朋友们说,林家毅的心已经被明代“黄花梨”勾走了。

朋友:因为他很喜欢黄花梨,他一看到就好像看到美女一样的感觉。看到哇哇,好东西。

林云(林家毅的堂妹):只要跟朋友吃饭、聊天、说话,只要讲到第三句,他一定会扯上黄花梨的。只要是睁开眼睛,到晚上睡觉之前,他都尽可能多地跟黄花梨在一起,可以说他是三句话不离黄小姐。

主持人:原来,大家口中这个“黄小姐,”实际上用一种叫海南黄花黎的木料做成明式家具。海南黄花黎这种树长在海南岛,成材需要几百年,说出来您可能都不信,每长宽1厘米,就要花上20到30年,也因此,海南黄花黎被称作“家具材料中的钻石”。经过近十年的耗费,散落于民间的海南黄花黎旧料已快枯竭,所以越发珍贵。据说,每1000克海南黄花黎相当于40克黄金、2000克白银!那么,林家毅究竟是怎么个这个“黄小姐”结缘的呢?

解说:2002年的一天,林家毅在福州为新买的房子选购家具。在一家家具店里,几件古色古香的家具一下子吸引了他。林家毅开始向家具店老板打听,整整问了几十分钟,老板不耐烦起来。
 
林家毅:我说这是什么木头啊。他说这是红双枝,这个是叶榄黄花梨。我就问他,还有比这个更好的,他说说有,那么比?还要好的,他说有啊。海南黄花梨。他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福州人玩不起。

解说:老板的一句话让林家毅火冒三丈。经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受过这个气。

林家毅:我当时我听了很气愤。因为本身你是一个福州老板,在这个地方经营,为什么会说这句话?我很气愤,我就去银行,取了钱。

解说:一赌气,林家毅当时就把这套家具全都买了下来搬回了家。

主持人:林家毅看着这堆用几十万真金白银换回来的木桌木椅,心里不由地犯起嘀咕,这东西真值这么多钱吗?仔细一了解,他才知道,这种家具是用海南黄花梨做成的明式家具。因为它的色泽和纹理组合得精巧,从明代开始得到了皇家的重视,当时比较考究的家具大多都是用海南黄花黎制成的。看来这钱还真没有白花!随着了解的深入,林家毅的兴趣一天比一天浓厚,他脑子里开始有了涉足明式家具的念头。
  
解说:林家毅是加拿大籍华人,从小父母双亡的他被人收养, 1989年,30多岁的林家毅回到祖国经商,在这过程中,林家毅深深的爱上了中国的文化。

林家毅:就好像我回到一个古老的地方,那种很神秘的那种,我看到那些雕刻,好像是龙,象征着一些可能是我们从古到今的祖宗留下来的一种文化,文化底蕴很深。,0170W7一种骄傲。我就是非常自豪的,感觉我是一个中国人真的非常自豪,我们中国还保留了这么多的文化在里面。

解说:林家毅自从家具店里拉回来这些黄花黎的明式家具后,就跟着了魔一样。因为他发现,这些明式家具既不用钉子也不用胶,历经几百年了,主体结构却仍然连接紧密、不松不散,靠的就是这种榫卯结构。

林佳一:几个木头的深铆能把一件东西撑起来。而且我看了两三百年、三四百年的,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还在那儿,我觉得太神奇了这种工艺。

林云:他说你多帮我找一些书来,我慢慢地去看,慢慢地去学。然后你们也多给我说说这些方面的故事,说说历史上的这些典故,把这些文化的传承告诉给我们。

解说:林家毅了解到,明式家具一般是以黄花黎、紫檀木、红木、铁力木等为主要用材的优质硬木家具。由于制作年代主要在明代,统称叫“明式”。明式家具结构严谨,比例协调,线条流畅,造型优美,明代也被誉为 “中国家具的黄金年代”。

胡老师:明式家具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刚柔相济,我们看这件家具吧,它这个腿是圆柱腿,花纹是如意头带的大曲率的旋弯,这就是圆润、柔和,又是代表着吉祥如意。木头是硬的,但是我们做出来的活,做出来的曲线都是软的,圆润、柔和、含蓄、美观,什么时候看都是一种艺术享受。

解说:关于明式家具有一句名言“不识黄花梨,不谈明式家具”。因为,只有黄花黎温润的质感和行云流水般的纹理最能体现出明式家具典雅简洁。

主持人:林家毅开始四处搜集流散在民间的海南黄花梨老料,可没想到这木料比黄金还难找。原来,早在明末清初的时候,这个木种就濒临灭绝了,后来的几百年时间里,大部分的黄花黎家具又都流传到了国外,现在能找到的仅剩的老料,大都散落在海南的农户家中。有一次,得知海南当地有一户人家要拆祖宅,他连夜跑了过去,看看能不能碰碰运气,你还别说,他还真是撞上大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解说:林家毅一看拆下的两根房梁,不正是黄花梨做的吗?兴奋的林家毅很快跟房主谈好了价格。

林家毅:因为黄花梨有纹路,这个好像行水流云一样,非常地漂亮,看了以后让你心情很平静,有一种生命力,牵着你的心在走。

解说:第二天,当他兴冲冲地拿着钱来搬房梁时,忽然杀出个人来,说这房梁不卖了!

林佳一:他就说这个房子是不能卖的,因为是祖宗留下来的,我们怎么会把祖宗的东西卖掉。

解说: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是房主的哥哥,他说兄弟的房梁也有他一份,死活不同意卖。
 
林家毅:我非常焦虑。因为我感觉,这个孩子已经到我家了,突然说你不能带走。那时候我的心情,真是,非常非常地低落。

解说:林家毅磨破了嘴皮也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只好离开。几经打听,他知道老大喜欢喝酒,当天晚上,他拎着一壶当地上好的白酒再一次找上门。

林家毅:我说我不会喝酒,我说如果你愿意把这个东西卖给我,我愿意干这一杯酒,因为我本身身体不大好,我对酒精也有点过敏。他就说,我看你好像有点痴迷黄花梨。我说我真的,只要你能给我,你要什么我都愿意答应你。

解说:林家毅坦诚地告诉对方,自己买老料并不是为了转卖到国外,而是要做成明式家具,让这些木头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林家毅:当时我跟他说了,如果你保存在家里面,房子也比较落后了,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黄花梨很好,你祖先留了两条房梁给你,如果你能把它让给我,让我来请回去。我会做出一件很漂亮的海南黄花梨,我会告诉人家,这是从你们家里出来的。

解说:一夜推心置腹的长谈,老大终于被林家毅的诚意所感动。

林佳一:他说,林老板,这个房梁,这样子吧,你带走吧,好好地做一件东西,做完以后,寄一张相片给我。
 
解说:这以后,只要一听到哪里有海南黄花黎,林家毅就跟疯了一样不惜血本的买下来。在海南当地的老百姓和朋友的眼里,林家毅成了个怪人。

当地农民:买黄花梨就觉得他很有钱,但是从他吃东西来看是很抠的,就是吃一碗面3块钱就可以了。

朋友:肯定奇怪了,你说买黄花梨的人是几万、几十万,住30、40人的小旅馆,你说奇怪不奇怪?
 
林佳一:如果我能多节约一块钱,我就可以多买一块黄花梨,多买一点黄花梨,我就会多保护一点黄花梨。如果我做明式家具的时候,选料的时候多一点的选择。

主持人:凭着这样一股痴劲,林家毅在几年内慢慢收集了很多可以用来做明式家具的黄花黎老料。林家毅的脑袋这时转开了,这明式家具大有文章可做啊,于是,他一口气把三十年的从商全部资本投入到了里面。拿到木料后,他满怀信心地请来几位明式家具行里小有名气的师傅,开始制作家具。

解说:这个林家毅为什么这么自信呢?原来,林家毅在加拿大,有十年的时间一直是个爱斯基摩艺术品的鉴定家。

林佳一:爱斯基摩人的那种工艺品是非常简练的,也比较粗,明式家具是以简练为主,审美、结构都不一样,它的那种韵味和爱斯基摩人艺术品的韵味也是一样的。
 
解说:虽然林家毅很自信,但为了不浪费海南黄花黎这种名贵的木料,他还是先用杉木器、鸡毛蒜翅木、红酸枝这三种木材做试验,第一批用试验木料做成的家具出来了,林家毅兴奋地拍了照片,并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北京故宫博物院明清家具研究专家胡德生。

胡德生:我说了,我说你这个尺寸、角度都不对,但是你光凭画册上那个长宽高可不行,你没看到真正的原件,没找到感觉,必须看一下真东西,找到那个,看到真东西那个韵味,那个灵感,

林家毅:我骨气里面不服气,我已经做了应该是很好了,我外面所看到的跟我所做的已经是,因为我比他们好很多。

解说:自己做了十年的爱斯基摩人艺术品鉴定家,难道还做不好明式家具?面对权威专家的评价,林家毅还是有些不死心,于是他又找到研究古典家具的专家张德祥。

张德祥:他跟我说,张老师,你看我这家具做的怎么样?怎么样?很自信,还可以吧?我还没说话呢,他就来了这么两句。

解说:可张德祥一看到林家毅手上的图片,大失所望。

张德祥:我说你这个东西离明式家具还差一大块呢我是这么说的,但是我最后看他还是茫然,还是有点不服气的样子。

解说:林家毅万万没想到自己近一年的心血,被专家批得体无完肤。

林家毅:因为我是一个做爱斯基摩人艺术品的鉴定家出来的,我看到明式家具和爱斯基摩人艺术品的共同点,为什么我做不到,所以必须要努力再学习,所以唯一的办法,必须努力再学习,我要做最好的明式家具展示在世人眼里

解说:回到福州,林家毅把明式家具的图纸用高分辩的扫瞄仪扫下来,计算复印的误差,画成模块,不差毫厘地制作。他自己也干脆抱着铺盖卷住进了工厂。而此时,身在北京的专家们都不约而同的发现自己惹上了麻烦,

胡老师:是,一回生两会熟以后,第一次给他手机号,他就没完没了地打,干着干着活遇到什么问题随时就给我打电话问。

张德祥:我对他的接纳就是语气,谈话时间越长,语气越和气,他来的电话越频繁,给我搞的也无奈了,也索性就放弃了心房,完全接纳他。随着电话的频繁,他再寄来的图片,再寄来的资料,我看着已经,我说到的,他领悟到的基本都在改进,

主持人:林家毅的明式家具一天比一天有起色,专家们总算是歇了一口气。可有一天,在北京的专家接到林家毅连续不断的电话,电话里,林家毅请求专家无论如何马上赶到他的工厂去一趟,他的工厂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德祥:他说必须我去,不然的话他就活不下去了,他就生存不下去了,

林家毅:我说老师,能不能在尽快的时间里面来福州一趟,我非常着急,这个事情帮我们工人解说一下,毫米之差对于明式家具差距的变化有多大。

解说:原来,林家毅对家具制作的要求近乎严苛,在做一个罗汉床的时候,因为几毫米的误差,林家毅要求重做,工人师傅们认为林家毅吹毛求疵,不近人情,纷纷提出辞职。

林家毅:那个时候我跟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吃,从早上7:30到晚上11:00,有的时候是1:00,都在一个工厂生活。所以那时候是所有的心血都在里面,已经达到我快要成功的时候,他们提出来,我要辞职,实际上对我来说打击太大。

解说:经过一年多的接触,张德祥早已被林家毅的钻劲和拼劲感动,听到发生这样的事,他连夜赶到工厂。

林家毅:我说一个人的眼睛有时候是愤怒的,有时候是迷茫的,就是眼皮跟眼部周围的肌肉动那么零点几毫米,几微米,那么我们家具跟人一样,那么家具差这几毫米,应该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咱们中国明式家具的优秀就体现在它的严谨的、严格的比例关系、尺度关系。我说你们想成为一种优秀的制作古家具的这种技术工人,一定要在细节上下工夫

解说:本打算辞职的工人师傅们这下信服了。在专家们的指导和林家毅的带动下,大家做的明式家具越来越有神韵起来。
 
主持人:林家毅的明式家具做工越来越精湛,他收藏的珍品也越来越多。有很多人更是慕名前来拜访。2007年9月,一个中年男子径直来到林家毅的住处,“啪”的一声,把一张空白支票拍到了桌子上,并放话说,只要林家毅同意卖,数额可以随便填!他究竟要林家毅卖什么呢?

解说:来人要来买的是一扇黄花黎老料制成的木门,这扇门就是林家毅艺术中心的大门,在这里已经整整五年。可是不管出多少钱,林家毅就是不卖,这扇门有什么稀罕呢?事情要追溯到三年前。一天,林家毅正在海南中部的大山里寻找民间黄花梨老料。在一户老宅子里,他偶然发现了两扇木门。门的主人开价非常高,林家毅考虑再三,正准备咬牙买下,可这时却出现了几个外国人,不惜高价要抢购那两扇木门。

林家毅:我说这样的东西不能再流出去国外,到了国外肯定被变成别的家具,用所有我能说服他的,我尽量说服他,这对门到我手上,我绝对不会把它变成一件家具,我会把它保存下落,将来你们要来看你们爷爷留下来的门还在这儿。

解说:林家毅拖着房东彻夜求情,甚至开出了比外国人更高的价格,总算把这对木门留了下来。

主持人:为了这对木门,林家毅出了足足一套别墅的价钱!这个门为什么这么贵?您有所不知,在国内,这是目前发现的极为罕见的在三百多年前做成的海南黄花黎老料木门,要是把它做成明式家具出售,那可就真是价值连城了。可奇怪的是,林家毅重金买回之后,即没有转手高价卖出,也没有把它做成家具,而是把这对木门立在了艺术中心。
 
解说:对林家毅来说,这扇木门是有生命的、可以呼吸的。每天,他都要在这两扇门边逗留几个小时,在他的心里,木门是可以聆听心声的朋友。

林家一:对我来说当我看到这个门的时候,不是一顶门,是一个活生生的东西在我眼前,说起来有点悬,我感觉它在跟我对话,它在感谢我把它保存下来,它那样美丽,就在那儿,活生生的,

解说:在放置木门的艺术中心里,免费展出着林家毅收藏的所有明式家具,除了椅凳、桌案、床榻、柜架、屏风等家具以外,还有各种生活常见的农具。

林家毅:我们只是其它的原木,或者其它不太搭配的家庭用的家具,我们拆出来做成明式家具。只要农居的少数民族生活所用的农具我们全部保存下来。
 
解说词:如今,林家毅的明式家具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目前林家毅他们所生产的明式家具畅销北京、上海,深圳等地,还被许多收藏家当作艺术品收藏。
 
胡老师:我觉得和明式家具的原件基本接近,或者达到,再到今天再看,他的作品基本上都达到了明式家具的水平,有个别的甚至于超过明式家具的水平。
 
主持人:虽然事业获得巨大成功,可仍然弥补不料林家毅心中对儿子的愧疚。在这之前,做出最好的明式家具是林家毅全心追求的梦想;而现在,他最大的心愿,是修复与儿子的亲情让儿子能理解他对明式家具,对中国传统艺术那份不可割舍的情感。

林家毅:最重要我希望通过我的小儿子看到我在这边做的是什么事情告诉他哥哥,希望他哥哥能明白我在做什么,将来有机会我再补偿给他。跟他说一说,我相信他会明白。

主持人:林家毅对明代黄花黎家具,就像恋人一般的呵护。只要是完整的老木料,他都整块的保护,流传给后人。一般的散料,他重新进行艺术加工,赋予它们新的面貌和价值。林家毅的事业是成功的,但父子关系留下的遗憾,让他心里总有一种痛。话又说回来,没有遗憾,哪有人生啊!

转载: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050414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