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一个筷子三个帮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301

主持人:你瞧瞧我手里,一根筷子!哎,断了!您再看,三根筷子,哎,这掰起来可有点费劲!这里面的道理其实大家都懂,团结就是力量啊!可在北京有这么三位老板,亲如兄弟,合伙做生意六年,却为了钱,五万块钱,这就闹掰了!

解说:2008年3月底的一天,在北京宣武区的一家公司里,大家都像往常一样正埋头工作,突然,响起了一阵哭声。

曾飞:两个人在那个地方扎堆哭。

出纳:特别委屈,觉得太累了,这压力也太大了。

采购员:特别不高兴,不舒服心里。

曾飞:一直在不断地问,怎么了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解说:两个人抱头痛哭,公司里也乱作一团,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其中一个女孩说了一句话。

采购员:这么几位老总为难我们,这操作不下去,这个工作进行不了。

主持人:听听,您说这什么老板,什么公司啊?把这员工为难的痛哭流涕的?瞧,这是十块钱五双的筷子,这个呢,卖九千八百块钱,这是一双银筷子,这家公司就是做这种精品筷子。要知道,光卖筷子人家去年就卖了四千万。而曾飞,就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

解说:这一天曾飞发现公司紧缺一批筷子,便要手下的采购员向出纳提五万元进货,不料没过一会,采购员就哭哭啼啼的回来了。

采购员:不同意,很多销售人员,市场部,他们都着急要货,弄得我这边也挺着急,没办法,就压抑自己,实在压抑不住了。

解说:曾飞一问,原来出纳居然不买自己这个总经理的帐,不同意支出这五万元!

曾飞:我一听就火往上冒,我说我说话都不能算话,那这个公司到底听谁的。

解说:曾飞冲着出纳就发了一通脾气,没想到出纳一下子也哭了,一时之间曾飞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曾飞:我就想开始撂挑子按,不干了。

主持人:瞧这总经理当的,连五万块钱都做不了主?这公司到底是听谁的?其实啊,这个公司有一项特殊的财务制度,任何一笔支出,都必须得经过三个人的同意!哪三个人呢?(拿三根筷子像打开扇子一样打开,插在桌上的橡皮泥上)做总经理的曾飞是其中一个,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财务总监,三个人合伙,都是公司的老板。

解说:当时除了曾飞,另外两位老总都不在公司,出纳一一打了电话请示,不想,财务总监王鹏不同意支出这五万元。

出纳:你说老总谁的意见我也都得听,你说到最后抉择,去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都要顾及,确实挺难的。

解说:员工们觉得受了委屈,火气越来越大的曾飞憋不住了,他马上通知其他两位老总,强烈要求他们立即到公司召开董事会。十几分钟后,总经理曾飞、董事长张军、财务总监王鹏三个人就一起进了会议室。

曾飞:一进会议室我就摊牌了,我说这个事还怎么做,我说要么你去做采购,咱们工作对调,要么就干脆撤出来,你们两位去经营去。

解说:怒气冲冲的曾飞这么一开头,三个人一下子都爆发了。

曾飞:这一下就炸开锅了,说白了,一下子火山就爆发了。

张军:我觉得非常气愤。

王鹏:当时我就说不干了,不干就不干吧,是不是。

曾飞:那是言辞非常激烈,语气非常重,等于说这层纸就捅破了。

主持人:这也不知道是捅破什么窗户纸了,三位老板在会议室里吵得是一塌糊涂,嗓门大的把写字楼的保安都招来了,一问这出什么大事了,员工们呢倒显得平静,这不又吵架呢吗,其实啊,像这样的争吵那是常有的事,大家早都见怪不怪了。

解说:这三个老板只要一碰面,大会小会,大事小情,几乎都能吵翻了天。

曾飞:十次应该说有八九次都会针锋相对,各说各的道理。

张军:嗓门大、拍桌子。

曾飞:就差打架了。

解说:甚至到最后,每次见面都吵个没完的三个人都觉得十分疲惫不堪。

王鹏:有时候生气了我就走了,拍一下桌子我不谈了,我走了。

张军:我记得最严重的那段时间是怕开会,不想开会,因为一开会就是吵架,觉得没有意义。

曾飞:每个星期都要吵,每个月都要炒,年年都要吵,很累啊!每个人都很累。

解说:可是每次都觉得累,每次见面照旧还是会吵,因为像那项财务制度一样,任何事情只有三个人都点头通过了,才能够得到执行。

张军:就是说基本上往这个观点上能靠到一起的我们这个事情就这么定,靠不到一起的话那我们就是说再议论。

曾飞:因为我认为三个人在一起合作,肯定一定要开开心心的,和气生财嘛!

主持人:听听,筷子没有不碰碗的,三个人合伙做生意怎么可能事事意见一致,想和和气气的每个人都开心,您说这三位老板是不是有点糊涂?哎,这里面可有说道,第一,既然合伙那就有股份的分配,这三个人是平均,各占三分之一,也就是没有真正控股说了算的人。第二点那更有意思,张军和曾飞之间还有一层特殊的关系,这也使得三个人的合作显得有那么点微妙,什么特殊关系?这得从三人怎么认识讲起。

解说:张军和曾飞是老乡,都是湖南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张军的父亲办了一个筷子厂,张军便在沈阳的销售点卖筷子;1997年,曾飞听了张军的意见也加入了进来,在石家庄做筷子批发。做得久了,两个人都听说北京有个名叫王鹏的。筷子生意做得相当不错,终于两个人在一次北京的同行聚会上见到了王鹏,而对于这第一面,曾飞至今都记忆犹新。

曾飞: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做批发,有一个俗话叫做,在针尖上面削铁,就是形容利润非常薄,像一般每批发一件货出去,都是薄利、微利,赚几块钱。但是到北京来了以后,王鹏请我们吃了我的,对我来说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聚德烤鸭,那一顿饭就花了他两三千。

解说:曾飞和张军都十分欣赏对王鹏的大方、仗义,三个人的交往越来越深入,虽说是同行,各据一方的他们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关系最好时,三个人甚至每个月都要聚一两次,谈的都是生意之外的共同爱好。可到了2002年,三个人一见面就几乎只有一个话题,那就是生意没法做了。

主持人:三个人做的都是低端筷子的批发,一双最多也就几分钱,当时2002年,由于一些大型超市对筷子市场的冲击,像曾飞一样,张军和王鹏都进入了低端筷子的低谷期,销售量比以往差了十倍,而就在这时,一个70多岁的老人使他们三个人获得了转机,而且从此像三根筷子一样,牢牢绑在了一起。
 
解说:这个老人名叫蓝翔,号称中国收藏筷子第一人,曾飞三个人就是冲着这个名号慕名去的。而一见到这位老人的筷子,三个人是大开眼界,蓝翔收藏了近两千双不同朝代不同材质的筷子。

曾飞:有银的,金的,镏金的,镀金的,这一些工艺上面的,再有一些像材料,像什么我印象比较深的,那些青铜的比较多,还有一些像在筷子上面写诗的,在筷子上面用手绘画的,那都是我们在批发市场里面见都没见过的。

解说:跟筷子打了十年左右的交道,曾飞三个人这才真正对筷子有了了解。筷子古称箸,我们的祖先以箸进餐至少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但究竟谁人发明,何时发明,史无记载,至今仍是一个谜。最早也最多出现的是竹木筷子,随后铜筷子、铁筷子,甚至金、银等金属筷子开始出现在餐桌上,此外还有用象牙、兽骨制作的牙骨筷,和筷中珍品玉石筷,而各种雕饰也从简单的刻纹到多彩多色的绘画、烙画以及镶嵌、雕镂,筷箸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就餐工具,也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展示着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曾飞:像这一双筷子,锦上添花,它实际上就是一种漆印处理,我们首先将一些碎小的贝壳沾到这个筷胚上面,然后刷一遍漆,然后再打磨一次,然后再刷一遍漆,这样反反复复上漆打磨,经过四五十次以后,才会达到这样的一个效果。像年轮一样的图纹,实际上它就是每一次漆处理以后留下的一点点细微的痕迹。

主持人:您瞧这看起来非常简单的两个小细棒,却也经过了复杂的几十道工序,而且还同时具有了夹、拨、挑、扒、插、撕等多种功能,您轻轻一动,就能调动我们人体肩部、胳膊、手腕、手掌、手指的30多个关节、50多条肌肉,对大脑、关节、肌肉的刺激和锻炼都十分有益。您再瞧这成双成对,方顶圆身,寓意就是天圆地方、天长地久,对于曾飞三个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吉祥之物!

解说:曾飞三个人感悟到了筷子所承载的文化,也敏锐的意识到了文化功能更强的精品筷子绝对有很大的市场,三个人一拍即合,风险共担,那就一起合作试试。可到底怎么合作,股份要怎么分配呢?

曾飞:根本就没有过多的考虑,只是想到,三个人三分之一吧,各三分之一。
 
张军:很简单的想法,也没想到以后什么股权,这些东西从来没有想过。

主持人:有多年的哥们感情在,三人看起来都显得对股份毫不在意,别伤了感情咱就搞平均主义。不过,咱前面提过其实张军和曾飞有一层特殊的关系,他们俩呀是亲戚!是表兄弟!您说这王鹏跟一对表兄弟合伙做生意,心里一点都不犯嘀咕?哎,股份分配时这三人都说没考虑到这一点,可具体分工时大家都想到了。

解说:就因为张军和曾飞有亲戚关系,三人决定,由王鹏来管钱

曾飞:因为我和张军是表兄弟,那么为了避嫌,最好的一个办法,钱王鹏你去管吧!就是这样。

解说:就这样,王鹏来做财务总监,张军做市场做得比较早,主要负责销售,而曾飞的筷子供应商的资源最丰富,便主要负责采购,三个人财权物分工明确,这就三结义准备大干一场。不过对于他们的合作,周围没有一个人看好。

王鹏:见面第一句话有时问我你们还在一起合作呢?也有很多这样的。

曾飞:我对他们都抱着一种冷笑的态度,我认为他们这都是一种心胸狭隘的表现,我心里面会想,我说你等着看吧,我永远不会让你看到这个笑话。

解说:当时周围的人没有想到,曾飞三人的合作会长达六年,而曾飞也没有想到,最终三人仍然会面临分道扬镳的难题。一开始,三个人在最繁华最贵的王府井租了一个店面卖筷子,像三根筷子一样牢牢抱成了团。

曾飞:每天基本上吃住睡都是在公司,王鹏离家这么近,他都不回家,从早到晚三个人都在一起,基本上都在研究,每天分析,今天卖多少钱?

解说:这家四十平米的店面一个月的房租就得六万元,可在三个人的齐心协力下,这家店的生意是越做越火,一个月卖筷子最多就能卖到三十万,接着而在全国各地的分店陆续开了三十多家,卖得筷子也有上千个品种。

主持人:团结就是力量啊,曾飞三人当时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盘子越做越大。不过再团结也会有分歧,于是争执开始出现,而且愈演愈烈,为五万块钱三人都能掐起来。按道理说,三个人都是公司的股东,完全可以行使表决权进行决策,可奇怪的是,三个人从一开始合作,这项权利就没有一个人用过。

张军:我们不希望就是说以这种表决的形式这么去这么做,我们尽量是说服,说服是比较好的,因为表决很伤害人。

解说:不想伤害之间的感情,于是三个人都苦口婆心、甚至拍桌子、吵架的要说服对方,但即便吵得再累,谁也不想做出让步。

曾飞:太累了,我不干了,但一想我要不干了这个公司要交给他干,那不放心啊,他这个水平这么臭,我的很多意见他们都不听,结果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正如我所料,那怎么行吗,不行,我还得继续在这儿干着。

解说:日复一日,三个人总形不成统一的意见,没有决策,没有执行,于是很多机会就在争吵声中错过了,公司渐渐成了一潭死水,开始停滞不前。

主持人:当年曾飞在石家庄做筷子批发时,整个华北地区他是销量第一,;而张军在沈阳时,筷子的销售能占到当地60%的份额,王鹏在北京那也是名气不小,都是一人说了算的老板,人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可这三个诸葛亮凑到一起,怎么就光顾吵嘴了呢?可也不能总这么吵下去吧,哎,三个人中有一个人先跳了出来,要花一百万打破这种僵局,怎么做的?

解说:一听得花一百多万,张军和王鹏都有点犯嘀咕了,没想到曾飞一看两人不热心,当即就爆发了。

曾飞:我一起身,我就跟他叫开了,我说我们今年都30好几了,如果说再不放手一搏的话,我说到了40岁还能干吗,我就没理他,我就走了。

解说:这突然一发火,张军和王鹏都一愣,联想到公司目前停滞不前的状况,在与专家团面谈了几次后,这个提议终于通过了。然而没想到专家团刚来两天,就提出了一个让三人都有点难堪的问题。

曾飞:就是这种三个股东都在参与经营,是不利于公司健康发展的。他给我们提了一个建议,建议我们公司一人负责。

解说:这话一听,三个人都不说话了,心底里,自然谁也不想退出这个已经倾注了六年血汗的公司。

张军:因为我们是创始人,创始人对一个企业就像自己的孩子肯定有种感情在里面,也不想轻易撒手,这也是一个很关键,因为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就是说谁也不想说我走开。

解说:然而,谁也都知道专家的建议是对的,这一步必须要走。

张军:每个人心里面我认为都像明镜一样,再这么下去这个公司不是说没有发展了,被我们拖下去耗死了,错过这个时机了。

解说:然而,当提到究竟谁留下管理公司时,三个人却采取了一种奇怪的方式,那就是相互推让,让别人上,自己退出。

张军:当时曾飞提出过走过,我也提出过走过,包括王总也提出走过。

曾飞:这层纸还没有完全捅破,只是觉得这个公司好像要朝这个方向走,具体什么时候走,由谁来走,还没定。

主持人:这种相互推让,是顾及兄弟间的感情,还是真正的心生倦意,或者是不是也有点试探的意思呢?在这种情形下,尽管问题摆到了桌面上,但最终还是仅仅停留在了桌面上,一直搁置到我们片子开头提到的,曾飞为了五万元货款要撂挑子了,三个人在会议室大吵了一通,一下子谁去谁留这件事就被引爆了。

解说:既然已经捅破了窗户纸,吵了几句后,三人开始讨论到底谁退出谁留下。张军首先开口推荐了一个人,就是他的表弟曾飞。

张军:从做事来讲我们认为他比我们专注和执著一点,所以我的意见就推荐他来做这个。

解说:在三个人中最年轻的是曾飞,年纪最大的是王鹏,而张军推荐的是曾飞,王鹏随即也表示同意,而曾飞则是欣然接受。

曾飞:说实话,我也没有推辞,我认为呢,从我这个性格,从我这个工作作风,我认为要做呢,我也还是可以做的。

解说:就这样,戏剧性的,从进会议室讨论到做出决定,不到一个小时,三个人的公司发生了最重大的人事变动,年纪最轻的曾飞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将全权负责管理,而张军董事长职务不变,王鹏转做监事,都不再参与公司管理,以后将只享受股份分红。

主持人:拖了几年的问题,在一个小时内居然解决完了。这三根筷子似乎只剩下曾飞这一根了,不过回头想想,当初请专家团是曾飞的主意,最先发难的也是曾飞,而且他与张军还有层表兄弟的关系,这背后究竟曾飞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为什么张军和王鹏都会选择他呢?

解说:对于张军来讲,自己退出推荐曾飞,其实也经过了一番挣扎,原因就是自己与曾飞的表兄弟关系。张军认为,他与曾飞之间,必须有一个人退出。

张军:站在我的角度来讲,我认为是我不退的话,公司现状应该可能还是我们三个人在参与经营,如果我不退出,王鹏就不会退出,所以说我必须要下这个狠心,就是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

解说:而一直负责公司财务的王鹏,对管理公司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

王鹏:要我去管理这些我觉得我不太想自己独断挑这个摊去,因为当时我们已经说好了,这个事只能由一个人来管,我觉得让我自己来挑担,我不太愿意去做这个事情。

解说:在张军和王鹏看来,曾飞是公司最合适的管理者。

王鹏:就是从平日的他俩的选择当中,我认为曾飞要稍微敬业一些。

张军:他首先上下班他会比我们准时,像他一般是,就是说基本上按照公司的要求他都能做的到,像我们有时候在这方面就做的不如他好。第二个他做事就是说从思想方面我感觉也不错,跟整个企业的发展,包括一些理念他都能跟得上。

解说:而对于曾飞与张军的这层表兄弟关系,三个人都表现的不以为然。

王鹏:因为亲戚我觉得只是代表他们一个血缘关系,最后真正做事,任何的我们的,包括我们为某些事情去发表意见,或者说和他们有些争吵,我们都有一个原则,就事不就人。

张军: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争吵,我们可以说出来我们可以争吵,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说想陷害谁、算计谁,没有,我认为我们合作的基石就在于我们三个人的品质。

解说:从今年4月1日这个人事变动开始生效后,张军和王鹏仅仅来过公司一次,他们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曾飞的信任,而曾飞也没日没夜都在公司里忙碌着,他在努力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也许,合不一定就是好事,而分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在经历过分分合合后,对于合作,大家都有了更深的认识。

曾飞:我认为筷子是代表了一种“和”文化,和,就是说相互合作,像一双筷子,长短肯定是一样的,粗细是一样的,两根在一起要相互协作,才能够成功。这可能是它的核心。

主持人:与看上去“动刀动枪”式的西式餐具相比,成双成对的筷子多了一份东方的 “和为贵”的意蕴。您瞧这小小的一双筷子,想要协同动作,达到默契和谐,必须要通过手的操作,请注意:还必须是一只手!然后每根筷子都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就像曾飞三人以筷子结缘,以筷子结义,又为了筷子而分分合合,不知道您在他们的故事中,有没有品出“以和为贵、和气生财”的味道呢?

转载: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050414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