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打铁亲兄弟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250

主持人:今天咱们的演播室用上了这样的道具,这是铁匠用的榔头、还有凿子,外加一块冷冰冰、坚硬的铁板。您一定会觉得奇怪吧!这是干吗啊?咱不是要打铁?这黑白相间、透着金属质感的精美铁板浮雕咱都看到了,可您一定想不到,这么好的艺术品,会和一间仅仅只有6平米、四面不透风的小黑屋子联系在一起。
  
解说:这两个中年男人是哥俩,大的叫郭海博、另一个是弟弟,叫郭海龙。兄弟俩正是铁板浮雕的作者!
 
郭海博(哥哥):郭氏兄弟搞的铁板浮雕利用了铁板的材质,一个就是黑,在没有经过打磨的时候是黑的,经过打磨以后金属那种质感,那种白又出来了,铁板浮雕呢,我们说恰恰运用了黑白相间的反差来表现所要表现的艺术。
 
郭海龙(弟弟):它有时候给人感觉是有一种厚重感,艺术风格有自己的语言。
  
主持人:谁也想不到,这些艺术品就是出自这样的铁匠铺!要说起来,浮雕恐怕大家都见过,常见的雕刻是在石头、木材,或者质地较软的金、银、铜等金属上,那这哥俩又是怎么想起来在坚硬的铁板上搞浮雕呢?
 
解说:郭海博、郭海龙兄弟从小生活在河北的太行山区,哥俩自幼就喜欢在纸上涂涂抹抹的画画。少年时期一次偶然的机会,哥俩来到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让他们从此开始了艺术创作之路。

郭海博:看到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看到浮雕以后我们哥俩特别兴奋,那是我们第一次看到雕塑,过去是没有见到过的,一看到浮雕以后一下就把我们心抓住了,从那个时候我们从心底就想以后我们想搞雕塑。

解说:有了想法,两个懵懂少年开始做起雕塑的梦来。

郭海龙:开始弄点泥,到山里挖点红胶泥,开始学着捏泥人。

郭海博:就照着雕那个维纳斯,结果那次雕了以后感觉还挺满意。从那儿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天天沉浸在雕塑的兴趣里头,白天黑夜的,俩人互相当模特那时候。
 
解说:时光荏苒,一晃十几年过去,哥哥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弟弟当兵、复员、进了一家工厂做钳工,但是,俩人喜欢雕塑的爱好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没事就在一起研究雕塑。不过,他们的雕塑也仅仅限于泥塑。
 
郭海龙:老捏泥塑啊,总觉得这个东西易碎,不容易保管。
 
解说:慢慢地,他们了解到,雕塑也可以在金、银、铜等金属材料上完成。不过,即使是用铜做雕塑,也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郭海龙:铜这东西可塑性特别强,就是说锻造起来比较容易、比较软,那时候可能一个月工资也买不了一张铜。

郭海博:铁板呢,连想都没想,说铁这东西比较好锈,再又比较坚硬,一开始就打消这个念头了。
 
解说:哥俩一边继续做泥塑,一边千方百计的找新材料。这一天,哥哥郭海博突然接到了弟弟从厂里打来的一个电话。弟弟兴奋的告诉他,他找到了新材料!
 
郭海博:我弟这么一说,我赶紧骑上车子到这边看,看了以后,那时候我觉得特别兴奋。
 
解说:郭海博到了厂里一看新材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弟弟所谓的新材料,竟然就是铁板!

郭海龙:我是往铁板上画了一个简单的鲁迅头像,就是几把榔头、几个錾子什么的,就给它敲出来了,敲的还挺像。而且铁板这种金属不是人想象的特别硬,虽说硬,但是能敲动。

解说:铁板上也能敲出图案来?这个发现让哥俩异常兴奋。
 
郭海博:觉得铁板这个东西也能敲动,而且也能砸出形来。我就和我弟商量,咱们是不是把以后所有业余时间都放到铁板浮雕上,因为铁板廉价。
 
主持人:就这么着,哥俩就下决心在从泥塑转成在铁板上雕塑。可还没开始呢,问题就来了。在铁板上做画,您得敲敲打打啊!你们自己能忍受,邻居不干啊!哥俩动员母亲把楼下专门用做储藏间的小屋子腾出来,当作哥俩的创作室。哥俩在里面干的欢,这周围的邻居觉得奇怪了,为什么每到夜黑风高的晚上,那一排储藏间里,总能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
 
解说:两个人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工作。叮叮当当的声音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怀疑。
 
郭海龙:说这哥俩一天到晚在破小房里头鼓捣什么呢?

郭海博:是不是开什么地下工厂?
 
解说:好奇的邻居走进他们的6平米工作室才发现,这活脱就是一间铁匠铺。手里的东西是铁匠的家伙什,但是,随着他们凿子下敲打,生冷的铁板却慢慢变的生动起来。为了不制造噪音。俩人可没少想办法。
 
郭海博:你不能扰民,扰民是干不下去的。

郭海龙:我们把褥子,旧一点的棉被褥子钉在门上,有一个小窗户上也是护上东西,尽量声音不往外传,这么着去敲。
 
解说:可这样做,让他们自己吃尽了苦头。

郭海博:石家庄就是一个火炉城市,就三十八九度,最高温度还有到四十度的时候,所以小房顶子又薄一晒就透,屋里就跟蒸笼一样。

郭海龙:冬天一盆水放在里头,喝的水,杯子里头剩下没喝的水第二天都冻了冰,就这么艰苦。

主持人:新材料是找到了,创作室也建起来了,是不是您就真的能在坚硬、冰冷、黑漆漆的铁板上做出艺术品呢?哥俩拿出家里的积蓄,买来工具,通过无数次的实验,也就两、三年的时间,俩人已经用掉几吨重铁板,就这么着,哥俩一点一点摸索着铁板浮雕的技法。

解说:在1毫米厚的坚硬铁板上敲出人物的模样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雕塑除了讲究线条,还得把细节传神的表现出来。这就更难了。

郭海博:因为铁板是有一个(毫米)的厚度,有时候双眼皮砸不好的话就特别死,再一个也容易漏,后来我们也发现是工具的问题,不要让它太尖,先轻轻砸出一个印,然后再反复的弄几次,眼皮的问题就解决了。
 
解说:细节问题解决了,可铁板毕竟是铁板,黑白两色分明,究竟怎么能让这铁板浮雕的色彩更丰富呢?这一天,弟弟海龙在厂里车床上工作,突然冒出了个想法。

郭海龙:车床里面车出来的铁屑,它这个东西通过高温以后,有蓝色的、有紫色的,出来以后特别漂亮,从这个领域里头我发现这个东西能移植到铁板浮雕里头,你比如说有时候这个作品需要点缀一些东西,比如说你的作品里头有葡萄,你可以用火去烧它一下,那葡萄跟真葡萄的感觉一样。哥俩非常兴奋,能在金属作品里面弄出色彩来觉得特别有意思!

解说:尽管创作很艰苦,钱也花了不少,但是,哥俩沉浸在创作的快乐中,他们的快乐也感染着家里的妻子。

郭海龙的妻子:每弄出一件作品来高兴的不行,快快快,你们俩给我们炒菜去,给他们炒菜,那天晚上弄到两三点钟了吧,炒菜,给他们拿的酒,哥俩一边喝一边说,然后说完了之后接着兴奋劲没过,到下面又干去了。
 
解说:慢慢地,郭氏兄弟开始带着他们的的铁板浮雕作品参加一些雕塑展览,,不过,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才能把铁板浮雕变成财富。
 
郭海博:我们当时没有一点功利思想,就是一点爱好,我们从小就喜欢画画、搞泥塑,觉得今后我们哥俩又能把爱好寄托在铁板雕塑上,觉得是一种欣慰,没有想着出名能卖钱。
 
主持人:艺术品谁都喜欢!可哥俩压根就没把铁板浮雕当作能发财的东西。哥俩虽然生活不富裕,但是为了创作,忙活的自得其乐,可他们不知道,离石家庄300公里外的北京城里,有一个人正在苦苦的找哥俩。这个人是谁啊?
 
解说:打电话的人叫张宁慧。是美国著名的侨太 布罗克国际公司中国区的总经理。2004年4月,张宁慧的顶头上司,公司总裁维克多先生来中国,偶然在一次展览中看到了郭氏兄弟的铁板浮雕。回国后,他对铁板浮雕念念不忘。希望张宁慧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铁板浮雕的作者,为自己做一幅画。
 
张宁慧:他说我是狮子座的,能不能给我做个狮子?
 
解说:凭着印象,张宁慧辗转通过展览主办方才打听到“铁板浮雕”的作者郭氏兄弟。哥俩怎么也没想到,老外竟然看上了他们的铁板浮雕!
 
郭海博:觉得老外还能看上咱这个东西,这是过去没有的。

郭海龙:跟我们联系说要订狮子,当时也是哥俩觉得挺兴奋,这事能成不能成?

主持人:按照张宁慧的要求,哥俩要创作出一幅以狮子为主题的雕塑作品。要求是100cm?0cm。可一听接下来的要求,哥俩犹豫了,因为维克多在一个月后要来北京,所以张宁慧要求兄弟俩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作品,这哥俩一算,时间太紧了!另一方面,这么大尺寸铁板也是他们从没有敲过的!接还是不接呢? 
 
解说:俩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为了不让老外失望,决定接下来!可张宁慧一问价格?哥俩的回答让他很意外。

张宁慧:他让我定,我说这个怎么定?

郭海龙:因为咱不是商人又不是做买卖的,对价钱实际上有时候抹不开面子,跟人家谈价钱张不开嘴。

郭海博:总觉得是一个难以启齿的事情。
 
解说:张宁慧久经商场,还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价格谈判,不但如此,这哥俩压根就不提让张宁慧交点定金,或者双方签个合同的事。
 
郭海博:没有这个意识定合同,觉得人家说了咱就去干,没往那儿想过,没有签订合同概念,也没有定金,那时候我们觉得不要就算了,要了,能卖出去就行了。

张宁慧:的的确确是艺术家,是那种对钱啊、对财、对名都不太注重,比较执着的。
 
主持人:活是接了,哥俩可就夜以继日的忙活开了。在哥俩看来,这是头一回老外看上铁板浮雕,更得精益求精,做出精品。在这里我得插一句俗话说:一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我们知道,大多数艺术家习惯一个人去完成作品,这样作品就各一把自己的艺术表达完全体现出来。而郭氏兄弟呢?几乎每幅作品都是两个人共同完成的。您还别说,这哥俩创作起来还真和别的艺术家不一样。
 
解说:哥俩在创作上很默契,创作中通常一个人扶铁板,一个砸,累了再互相换。在创作中也是取长补短。
 
郭海龙:我哥他还是在有些细小的部分、精细的部分他可以说能把握的非常好,我是在大结构上把握的特别好,这样我们哥俩有一个互补。
 
解说:平常哥俩创作的动物系列作品都是一些粗线条的。而这次的狮子无疑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次挑战。

郭海龙:你得表现它威武的神态来,雄师头上有那种毛的效果。

郭海博:尤其在鬃毛上,鬃毛怎么表现,狮子那种雄壮、威武就是靠鬃毛。
 
解说:这狮子的鬃毛究竟怎么敲呢?俩人研究来研究去,哥哥郭海博琢磨出一招来。
 
郭海博:我们就把那个锤子磨的很尖、很细,一个印是一榔头,你想这个狮子多少根细毛,一点点的去凿、一点点去敲。

郭海龙:一个毛就一榔头,一个毛一榔头,真是得几十万榔头,等于这个铁板靠一个点一个点砸出来的。
 
主持人:要表现狮子的威武,您是得把狮子的毛演绎的传神。呵呵,这狮子身上有多少毛啊!所以,就这一幅画,您说得花多少功夫!不过,这哥俩也商量了,这是老外头一次看上他们的东西,说不上这是把铁板浮雕打进国际市场的一条路呢?怎么也不能留遗憾。 

解说:时间很快过去了20天,老外要的狮子终于完成了,哥俩给这幅作品起了名字叫“王者风范”。

郭海博:第一幅出来的时候,哥俩看的时候挺满意,觉得这件挺满意,可是我们没法揣摩购买者的心理,如果咱拿去一个,人家选不上,这个机会就错过了。
 
解说:海龙一听是这个道理。商量来商量去,哥俩决定再做一幅和狮子有关的作品。一诺千金,哥俩想了,怎么也不能让老外失望而归。
 
郭海龙:干脆就做两幅,那时候的出发点就是让人家有一个选择的余地,一看这个不行让人家再选一幅。

主持人:想法是好,可剩下这短短的10天工夫要再敲出一幅狮子来,这功夫可就费的大了去了。接下来俩人更是夜以继日。到了交货日期了,另一幅叫“皓月神威”的作品终于赶制出来了。那边,美国的大老板维克多也如期到了北京,通知这哥俩该交货了,哥俩西服革履、很正式的来见维克多,就等着老外挑画了。这个时候,哥俩心里七上八下。惟恐老外一幅也看不上。

郭海博:当时老外就跟趴在画上一样,到近跟前一点点手指着那么看,看的很仔细,看的非常仔细,所以说,我们那时候心情挺紧张,觉得人家能不能看上。
 
张宁慧:王者风范,有点狮子为王的感觉了,很稳当的感觉,然后比较炯炯有神的,或者说有点稍微有点发怒的感觉看着前方,整个艺术表现力完全有了,这个狮子还是有动的地方、静的地方。

郭海博:他偶尔之间和几个老外在一块交流,指指点点在一块交流,我们哥俩在那儿坐呢,有点跟傻子一样,等着人家判决,就看人家要不要那种感觉。
 
解说:就连张宁慧也没有想到,平时不苟言笑的维克多 一看见两幅狮子,竟然满脸笑容。
 
张宁慧:他光看第一个,哇!这么漂亮,这是我的那个?我说是。我说还有一个,你可以从里面选一个?行行行!又抬过来一看,哇!这么漂亮,然后两个看完了之后不吭声,我说选哪个啊?不吭声。

郭海龙:他面带笑容,那种特别灿烂、特别高兴的神态。

解说:老外维克多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让张宁慧和郭氏兄弟都大吃一惊。
 
张宁慧:这个漂亮、那个如何如何,定不下来选哪个,看完了之后说这两个我都要了,当时对我就说,这两个都要了。

郭海龙:没想到能要两幅,那时候真是,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去表达。
 
主持人:兄弟俩也没有想到,老外两幅都要。既然这样,那就谈谈价钱吧?兄弟俩还是那句话,您看着给。在兄弟俩的心里,每幅有四、五千元就很满足了,但是,没想到,老外的一句话,让哥俩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解说:老外维克多征询哥俩的意见,报出了一个价格:每幅画一万美元如何?

郭海龙:那时候真是跟做梦一样,觉得自己的东西有价值了,能让人家认可,又能卖钱,郭海博::十六万多一点,因为我们是兑的现,我们觉得美金两万还不过瘾,觉得兑成人民币多,看着过瘾,就那种感觉。

解说:两幅狮子被老外高价买走给了哥俩莫大的动力。
 
郭海博::影响太大了,它一下好像给我们一种活力,觉得这个东西它有前途,通过老外买了这两件我们就发现,国外也好、国内也好,人们特别崇尚手工的东西。

解说:两个人从开始做铁板浮雕以来,一直是投入大于收获,没想到突然有了这么大一笔收入。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这哥俩开始商量怎么分这笔钱。弟弟郭海龙就一句话:听哥哥的。 而哥哥郭海博把钱分成了三份。
 
郭海龙:那时候工厂效益不是太好,我还是稍微困难点,我哥条件好,他说你分四万,他拿两万,咱留十万还买点设备发展发展。
 
郭海博的妻子:我爱人总是在讲,他当大的,多照顾他们点,慢慢我自己耳朵里也是灌输的这个,自己当大的,再一个也比他们宽裕一点,就照顾照顾他们,为的能够再继续走下去。
 
主持人:郭海博、郭海龙兄弟从开始做铁板浮雕起,一直没有把收入看的很重,尽管他们生活并不富裕,哥俩也希望能有一些收入来改善家庭生活。但是,每创作一幅满意的作品,他们却又爱不释手,舍不得卖出去。2005年10月,一位香港客商愿意出数十万的价格来收藏兄弟俩一个系列十幅作品,但是,哥俩就是不卖。
 
解说:对兄弟俩来说,遇到这样的大买主并不多见,但是,没有想到,哥俩却婉言拒绝。这究竟是什么作品,让哥俩如此珍惜呢?
 
郭海博:用铁板这种材质来表现那种太行风情系列的东西特别能打动人心。我们最后就觉得这个铁板浮雕也许就适合搞太行风情,就是为了太行风情才有的这个铁板浮雕。
 
解说:但是,时间仅仅过去了一年,兄弟俩却以象征性的价格卖出了这些作品。原来,2006年12月,兄弟俩突然接到了河北民俗博物馆电话,馆长常素霞告诉兄弟俩,河北民俗博物想收藏哥俩的作品《太行风情》。
 
常素霞(河北民俗博物馆馆长):我看到作品的时候我也非常震惊,因为它是铁板,铁板相对于其它金属材料来说,延展性、韧性都很差,那么他在铁板上敲出这些凹凸不平的,尤其是我们太行山这种农村的生活、这种建筑、这种场景的时候感觉非常好,确实是体现了它这种艺术魅力。
 
解说:《太行风情》系列,是兄弟俩花了四年时间创作出的得意之作,这个系列融入了兄弟俩对太行山多年的情感。一直不断有收藏者想高价收购,但是哥俩一直舍不得。但是,这一次,河北民俗博物馆提出要收藏,让哥俩很为难。考虑再三,他们最终决定,同意《太行风情》系列由博物馆收藏。

郭海龙:对于我们来说,这毕竟是属于国家的博物馆,是永久收藏的,而且对我们也是一个肯定,对于我们来说真是一个很大的支持。
 
解说:不过,谈到收藏价格的时候,这可让哥俩犯难了。在他们看来,能让更多的人看到,比什么都重要。

郭海博:我们哥俩说只要博物馆能收藏咱就知足了,给钱是更好,那是锦上添花。

解说:最终河北民俗博物馆用低于市场价很多的价格收藏了10 幅作品。不过,这让哥俩开始意识到铁板浮雕的价值。也让他们开始思考市场和艺术究竟怎么结合。哥俩建立起了自己的工作室又开发出彩铜浮雕、焊塑等新的艺术形式。哥俩目前正在创作《铁板浮雕技法》一书,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学习、了解、认识铁板浮雕。

郭海博:我们自己说我们就是打铁的,就是一个铁匠,但是别人一说你们是铁板浮雕艺术家、雕塑家,我们觉得别人能这么称谓我们,觉得是别人对我们的一种尊重,有时候都觉得好像有点担待不起的感觉,我们希望它真正能够形成一种流派,有很多人从事铁板浮雕这个艺术,真正让铁板浮雕能够传承下去。
 
郭海龙:不管它能收获多少财富,我的感觉就是说,首先我喜欢美术,喜欢雕塑,喜欢金属铁板浮雕,而且呢又能从事这项艺术,这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主持人:十几年来,郭氏兄弟一直醉心于创作,到现在为止,哥俩也还是羞于和收藏者谈价。铁板浮雕的创作对他们来说很艰难,但是,要说起经营,对他们来说更加艰难。所以,艺术和市场该怎么结合,这对哥俩来说,是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

转载: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1704740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