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这个农民的致富之路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488

主持人:俗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谁不想穿时尚追赶潮流的衣服,把自己打扮漂漂亮亮的呢,可是,在河南鹤壁的西宋庄村,有一个百万富翁,却总穿着五六十年代棉布衫,大布袋裤,没事儿在村子里来回地转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让我们也赶紧去凑个热闹。


解说:没事就瞎溜达的这个人叫张永彬,他可是当地四里八乡都羡慕的百万富翁,但他穿的这身衣服,已经相当过时了,棉袄,大腰布袋裤,就算是在农村,现在也已经很少有人穿了。

张永彬:我就穿着布袋裤,走遍了周边县市两千多个村,就是为了吸引他们,让他们笑话我,我就专门找人多的地方去,人越多我越要去,别看他们在笑话我,其实我在观察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我的每一件作品里边,都有他们的痕迹。

解说:其实,张永彬是当地有名的农民木雕艺术家,他穿上这样的衣服到处走,是为了木雕创作来采风的,张永彬想通过自己的行为,看到别人各种各样比较夸张的表情,他创作的都是来自身边,原汁原味充满土腥味的木雕作品,二楞子和小寡妇,在2004年第三届国际艺术博览会上,被联合国教科文民间文化组织授予金奖。

主持人:张永彬现在的木雕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在业内,被称为“漫塑雕刻艺术”,张永彬也被人尊称为“小神刀”,你别瞧他现在可以“刀下生花,刀下出神”,在十几年前,他可是个连小学也没毕业的农民,因为不愿意干地里活,每天无所事事,在家里也呆不住,到处闲逛,村里人一说起张永彬,就一个词:不务正业。

张永彬的哥哥:他不是爱出去玩,他是天生就那种野性。

张永彬的妻子:平常他就好在外边跑,他就好跑,好比说小孩有病了,他都不在家,我说你等一下出去,那也不等,他就跑,气的我哭。

张永彬的哥哥:我就骑着自行车跑到县城里边找,我一看那个要饭老头在一块儿坐着,我就吓唬他,我说你要再跑,我就按你井里边淹死你,腿都给你打折,看你还跑不跑。

解说:可是,不管哥哥怎么管教,妻子怎么生气,张永彬还是老样子。

张永彬:他们收麦的时候,一到中午我就睡觉,早上不起床,等他们一下地,我起来就跑出去玩了。

解说:靠哥哥帮忙耕种农田,张永彬才有一些粮食能够勉强维持生活。近三十岁的张永彬当时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他们每年一百多元的学费,都要四处求借才能凑齐。

张永彬哥哥:街坊邻居看不起,到外界去借钱谁也没人敢给他,这是没法再往前走了,俺姐姐俺妹妹这亲戚也都看不起他,谁拿他都不当个人,说实在话了。

主持人:偷懒不种地,也没有别的生存来源,张永彬每天就想着出去玩,连家人也不照顾。真是无可救药了,可是,村里人和自家亲戚都看不起的张永彬,怎么就一下子拿起雕刻刀,成了农民艺术家呢?这还得从一次他和朋友的打赌说起。

解说:当年村里要在山上修庙,张永彬有个伙伴做雕刻工人,所以没事就去凑热闹,看到木雕的观音像,张永彬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张永彬:我特别喜欢,我说就把这个东西送给我吧,人家一看我,能随便送给你,这是刻多长时间了东西,当时我说这有啥了不起了。

解说:虽然是开玩笑,张永彬的话让多年的伙伴生气了。

张永彬:可能把人家给激怒了,他说你刻十年你也刻不出来,当时这一句话,就给我激怒了,激怒以后,当时我就说,我一拍桌子我说,我三年要超不过你,我都不姓张。我的心可野可大,自己也跟人家打赌了,想争这一口气。

解说:年轻人心浮气盛,村里人谁也没有把这次打赌放在心上。但回到家后的张永彬却动了心思,不就是一把刻刀,一块木头吗?倔强的张永彬决心自己刻一个木雕。

主持人:虽然以前哥哥没少因为不务正业教训张永彬,但他根本没当一回事,这次打赌,让张永彬彻底看到了别人对自己的藐视,连朋友都看不起他,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木雕也让他在众人面前难堪,这回张永彬是下定决心了,说什么也要争一口气,刻个像模像样的木雕,让村里人看看。张永彬拿起了陌生的雕刻刀,但是,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解说:因为家里穷,张永彬在村里随便找了几根木头,又自己做了一把螺丝刀,认真的雕起来。

张永彬:一刀一刀刻这个雕刻的时候,就是能让你平静,能让你把这个世界啥都不想。

解说:三个多月后,张永彬还没有刻不出像样的木雕来,而这时,妻子劝他别再捧着那些没用的木头,要赶紧下地干活了。

张永彬妻子:我说你种地吧,也没啥吃,我说孩子越来越大,吃也顾不住。

解说:说完没一会儿,妻子就发现张永彬不见了,她以为又像以前一样,过一天就会回来,也没在意,但是没想到,等了几天,还不见人影,这回,妻子有点慌了。

主持人:当张永彬的妻子发现丈夫突然不见之后,刚开始还想着可能再过两三天就会回来,可好几个两三天过去了,眼泪不知道流了多少,也没有看见丈夫的身影,生活还得继续,在亲戚的帮助下,她一边打饼子供孩子上学,一边寻找离家出走的丈夫。张永彬干什么去了?妻子能找到他吗?

张永彬的妻子:你别管你跟我过不过,要俺不要俺,你总得说个话,意思是离婚呀或者咋的,不要你了,这也中,那心情也好,要不要你都得有个交代。

解说:张永彬的离家出走,深深的伤害了妻子,她带着两个孩子,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

张永彬的妻子:心里头想着哎呀,我就这样还不如死了吧,死吧,当时俩小孩没人管,就一面找一面哭,大雨下来了,淋着了,我说这也不知道那一辈这个事,就这样让我受这样的罪了,后面来到家,搂着那两孩子哭。

解说:张永彬撇下妻儿到底干什么去了?原来,为了不受家人干扰,张永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离开家练雕刻。他在县城附近的小村子里找了间废弃的破房子,开始自己琢磨起雕刻技术。

张永彬:带了70块钱,我就30块钱买一根竹竿,首先得练呀,自己做个锯,就把这个竹竿锯开以后开始学刻。

解说:没有一点儿绘画的基础,也没有师傅教,要想掌握雕刻技术,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的张永彬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永彬:这也没学这方面的知识,也不懂这方面的技法,开始瞎刻,自己手上捅了一块一块了,没有一个好的地方可以说。

解说:张永彬手上被雕刻刀磨出了茧子,切伤了不知道多少次,每天就靠喝点面糊糊维持,而这一切,并没有对他的学艺起到任何帮助,半年过去了,连最基本的人物形状都没有雕出来。

张永彬:刻了自己半年之后,都没有刻出个人物,那个脸鼻子眼睛,咋刻最后都掌握不住那个技法,因为雕刻那个技法太难了。曾经失败过多少次,最后把螺丝刀往那儿一扔,把自己的木头一踢多远,把锅曾经都扔到外边几次,不干了想走,我说啥也不干了。

主持人:雕刻的一次次失败,让刚刚三十岁的张永彬,头发都快掉光了,既然学木雕对自己来说这么难,那就回家吧,他不止一次动过这种念头,可是,回家就意味着和同伴的这次打赌,是自己失败了,会让村里人更看不起的。到底该怎么办呢?

解说:在这间四处透风的破屋子里,张永彬没有一天不想念妻子和孩子的。

张永彬:曾经多少次,我站那个门口,都是11点了,步行六七里地跑到家,站一个多小时,看看他们在家了,自己都又回去,自己一面走那心里可难受。

解说: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在过去,张永彬开始对着镜子慢慢的练习雕刻,发现鼻子,眼睛有点像了。一年后,他掌握了一些简单的雕刻技法,雕出来的人物也象模象样了,他决定,要雕一件作品,检验一下自己的技术,他选择了红楼梦中的大观园。

张永彬:我记事就是说十来岁的时候看那个红楼梦电影,跑几里地,跑其它村看那个电影,在我印象,我看了十几场就这个红楼梦这个电影,就有点疯狂痴迷了那种感觉,特别喜欢自己刻那个东西,往往一刻一天一夜,白天刻一天,晚上饭还吃不上,冬天,那脚都冻的红肿,门都不很严,就那上面弄个麻包布,自己冻了就把木头一放,我在那院里跺跺,跑跑,跑跑回去还刻趴那儿。

解说:怀着对家的思念,一年零七个月,张永彬终于创作完成了以大观园为题材的木雕《荣国府》。《荣国府》是一个大家庭,贾母,王熙凤,贾宝玉,林黛玉几代人生活在一起,有欢乐,有泪水。木雕作品《荣国府》刻成的那一天,张永彬虔诚地对着它磕了个头。对木雕,张永彬已经是近乎痴狂,也成了他的梦想。而他的妻子,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在找遍了县城的每一寸土地之后,终于发现了他。

张永彬:我爱人一走到门口,在那儿一站,一句话没吭,两个孩子抱着他妈的腿。

张永彬的妻子:当时那个时候,就想着,找到他那个时候,就大吵一阵子,大闹一阵,到那个时候,到我跟去了,也说不出话了,也不吭气了,也不知道跟他吵了。

张永彬:我爱人说了一句话,你连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我说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孩子,我说让你们吃苦了,我在外边也没享福。

张永彬的妻子:后边他一面说一面哭,我心眼软了,他说了意思比我在家还难,还费劲。

主持人:张永彬的妻子在找到他之前,可是憋足了劲,要向他讨个说法,没想到,一看见丈夫头发也快掉光了,住的地方四处透风,地下铺的秸杆上就一个烂被子,简直和乞丐没什么两样,心就软了,同时她看到了已经完成的木雕,也为丈夫感到高兴,本来的一场痛哭变成了一句话,“回家吧”!

张永彬:她跟我说一句,回家刻吧!回家走吧!在家不管有钱没钱,挣钱不挣钱,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行了,所以当时我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很酸。

张永彬的妻子:那好比说他既然钻这上了,中不中叫他往前走走吧,我说中就中了不中再说。

解说:张永彬跟着妻子回家了,村里人的闲话也跟着来了,不少人说张永彬不走正道,出去混了两年多,不知从哪儿弄来个木雕说是自己刻的,但不管谁说什么,张永彬都全当没听见,也没去解释,他最想做的就是继续自己的木雕创作。三年的时间,《乾隆羽扇图》、《腾魔》、《十八罗汉》相继问世。

主持人:虽然家里很穷,但是,由于妻子的支持,张永彬一直在家里安心的搞木雕创作,但是,自己的木雕到底刻的怎么样呢,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有没有发展呢?张永彬心里特别没底,一天,在报纸上,他发现了一条消息,98首都艺术博览要会在北京召开,正在征集参展作品。张永彬打算带着自己的作品,让专家看看。在出发之前,妻子也给下了最后通牒。

张永彬的妻子:中不中就这一回,好比说这个东西要真不中了,你就得想法挣钱,养活着家。

张永彬的哥哥:我说你瞧瞧人家以为你傻了呀,我说你别去了,你省着这个钱给小孩吃吃花花了,你再把这钱扔出去,本身就没钱,又不挣钱,你再去参展。

张永彬:哪怕在全国获个三等奖,也许我这条路,还能走下去,如果说获不了奖,老百姓不是说,扔到厕所也不叫扔吗?也可能北京随便找个地方真把它扔掉,再也不回家了。

解说:张永彬离开家去北京参展的十天时间里,妻子每天下午都在村口等他。
 
张永彬的妻子:好象还有阴影,好象就恐怕他,这家团聚了,意思还怕他走了又不回来了,天天去在那路边村头上等他。                   
解说:这一次,张永彬成功了,他的木雕《荣国府》获得了98首都艺术博览会特别优秀奖。

张永彬:当时他一宣布出来以后,感觉到说的不是自己,那就是泪辛酸的泪一下子涌出来了,半句话没说出来。

解说:这次参展不仅让张永彬对自己的木雕创作有了足够的信心,也让他开阔了眼界。

张永彬:必须得形成自己的东西,因为我的性格是洒脱,不喜欢约束,刻那些东西约束。

解说:张永彬意识到要有创新,要有自己的原创作品才能让别人认可。那怎样才能有属于张永彬的木雕风格呢?

张永彬:考虑了很多天,最后我说我自己啥都不想,拿着斧头拿着锄,就是只要是有脸有胳膊有腿就行了。

解说:张永彬没有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的雕刻,每一刀,都显得很随意。几天后,一个纯朴憨厚的木雕人物诞生了,张永彬给他起名“大傻”。

主持人:大傻身上穿的破破烂烂,歪着嘴,伸着舌头,外表看起来很傻,但实际上并不傻,他很纯朴,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背着布袋,到集市上给家人买两斤小米下锅。张永彬说,大傻内在的形象其实就是自己,这么多年,就想能够手拿刻刀,进行木雕创作。

解说:“大傻”的诞生,让张永彬有了灵感,紧接着创作出了“傻子”系列,这让张永彬找到了自己作品的原创风格。

张永彬:大傻自然雕出来了,给他找个媳妇,所以又创作了傻妮拾柴火。

解说:在木雕作品“大傻”一家人诞生之后,张永彬又带着它们四处参加展览,遇到不少人想买,但张永彬怎么也舍不得,在他看来,大傻就是他的灵魂。可这近九年的时间,自己没有挣过一分钱,家里的生活一直是靠妻子一个人支撑,因为到处参展,还欠下了不少债,木雕作品“大傻”让张永彬在雕刻界小有名气,但在现实生活中,生活已经非常艰难。

张永彬的妻子:当时那个时候穷了,就是连盐都吃不上了就算是三四毛钱都没了。

解说:为了让张永彬能够安心创作,生活上的艰难,妻子从没有向张永彬诉过苦。

主持人:2000年的春节,一向埋头在木雕创作里的张永彬,由于女儿的一句话,泪留满面,整天看着木雕发呆,女儿到底说什么了?

张永彬:她说爸咱这饺子就没肉,爸咱这饺子就没肉里边。哎!那一句话,我端者那个碗,那泪就扑打扑打的往下掉,我爱人就说,这大过年了,你这干啥了。所以说,我碗往那儿一搁,用袖子一擦这泪,我说放心吧妮,我说你爸爸会让你们吃上肉了。

解说:想到九年来妻子和儿女所受的委屈,张永彬的内心充满了愧疚。这么多年,自己没有尽好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他对妻子保证,一定让他们过上吃喝不愁的日子。“大傻”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卖,那在付出了9年的努力之后,这些自己视若珍宝的木雕作品,究竟怎样才能让妻子和孩子过上好日子呢?“大傻”能为自己家中翘首企盼的亲人,找来几斤下锅的小米吗?一天,小儿子手中玩的塑料剑打开了张永彬的思路。

张永彬:回来就开始设计图纸,我就开始反复的去考虑这个事,我说这个桃木剑,他又是中国传统的兵器,他有一种权利的象征,又能赈灾辟邪,我说这个东西肯定行。

解说:桃木剑,是一种吉祥物,也许有不少人会买来做家居装饰。张永彬就开始根据中国四方神的原型,设计了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种桃木宝剑。

张永彬:就是说要把它形成一种艺术品,一种观赏品,我不能把它做成一种纯工艺品。

解说:张永彬的木雕宝剑图案和外形,都像“大傻”一样,充满了他特有的“憨憨傻傻,纯朴”的风格。很快,第一批设计的四把中华桃木剑被买走了,并且一把卖到了两千六!

张永彬:当时我拿着一万多块钱,走到院里,差点没跪那儿,我说张文彬会挣钱了,那个时候一想,自己妻子孩儿不用再受罪了,有钱花了。

张永彬的妻子:他那个时候是,哭也哭不得,笑也笑不得,眼里还有泪花,意思是啥了,也说不上来那个劲。
解说:从开始学习木雕,到拿到木雕挣来的第一笔钱,整整11年的时间,全国各地不断有人看到“大傻”作品之后,都找张永彬,买他的剑作为收藏。

主持人:生产一把桃木剑需要七天七夜的时间,为了摆脱单打独斗的生产与销售,张永彬决心建木雕厂,带徒弟,批量生产,不到两年的时间,就销售出了两千多把桃木剑。这让张永彬迈入了百万富翁的行列,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农民企业家。

张永彬的妻子:村里都是人都是羡慕。

村民:现在呀,不但俺这个庄羡慕,现在连邻庄人都羡慕。     

解说:虽然生活好了,张永彬没有停止“傻”的行为,他穿起了父亲留下的布袋裤,走遍了县里所有的村子。张永彬又相继创作了“二楞子和小寡妇”“眉来眼去”“农民乐队”“说书艺人”等一百多件充满土腥味的人物木雕作品。

主持人:张永彬就是这样一个“傻”人,但是人们不是常说“傻人有傻福”,张永彬的傻福在哪儿呢,他有一个无论怎么艰难都支持他的妻子,有一个能让他汲取营养来创作的生活环境,还有苦难的经历,如今喜爱充满原汁原味土腥味木雕的市场,这一切,让张永彬的所有苦难终结为幸福,也使他如今依然能够幸福的“傻”着。

转载: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1704740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