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知道苗绣吗?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485

主持人:每年农历的7月7日是汉族的七夕节,是传说中牛郎织女在银河相会的日子,也是汉族青年男女的情人节。而每年的农历3月15日,是贵州苗族的姊妹节,也是古老的苗族情人节。在这一天,苗家女子会穿上最美的衣裳,和小伙子们唱歌跳舞。喜欢上哪个小伙子,两人就悄悄的去幽会。

解说:春天的贵州是鲜花的海洋,而比花更美的,就是这些穿着节日盛装的苗族女子们。在属于自己的情人节里,她们尽情地展示着美丽,享受着爱情。2000年的姊妹节上,一个叫郜凯的大学教师第一次参加贵州省台江县苗族的姊妹节,谁知道,他被一个苗女给迷上了。

张雯:看到我踩鼓的时候,在那里跳舞嘛,他就跟我学。

郜凯:我就情不自禁走到她身边跟着她学跳,跳了以后我觉得太美了,特别是她的服装,那个绣,加上那个银饰的舞动,让我真的陶醉了。

张雯:学了以后,他就看了我的衣服,看了我衣服以后,他又一直跟着我跳,跳来跳去,然后我回家的时候他一直跟着我。

解说:张雯当年只有20岁,是台江梅花寨有名的美女,她带着高高的银饰,衣服上绣满了精美鲜艳的图案,自然也是姊妹节中最眩目的一个。

郜凯:她穿的衣服特别美,她的笑容特别灿烂,我就和她一块走。

张雯:我以为他不跟了,后来我转过脸去,他还是跟着我。

郜凯:
我就跟着她走,可能她是不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老在前面使劲的走,使劲的走,我只好跟着走,大概走了将近20分钟,还是半个小时吧,她走到寨子里面了。

解说:到了自家的苗寨,张雯感觉安全了许多,可是回头一看,那个陌生男子跟得更紧了。

张雯:我又使劲的走,走快一点,我穿那个鞋子又重,然后我又走不快,他还是跟着我,走到我门口了。

郜凯:我说你等等我,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回家嘛,没事的。

张雯:走到我门口了,我就开始很生气,我就想把他赶出去,我说你跟我干什么,然后看着他还是跟着我后面走。

主持人:你瞧瞧,一个大学老师,怎么就跟着人家一个陌生的苗女,而且一路撵来撵去都撵到人家家门口了,他到底想干啥呢?说到这儿,事情变得有点严重了,郜凯前脚刚跟到人家姑娘的家里,一个年轻男子气冲冲的出来了。他是谁呀,就是这个苗女张雯的丈夫。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不起冲突那才叫奇怪呢……

张雯:我家爱人就出来了他就很生气,他说怎么回事啊,一个男人跟着你,我就怕了,我就不敢说话了。

姜五降(张雯的丈夫):就是四五个人跟来比较正常,但是单独一个人来说我觉得不太正常,所以我就有点生气了

郜凯:我说我只是被她的美和她的服饰所打动,这个姑娘也美,她的服饰也美,我跟着她来不是冲着美丽的小女孩来的,是冲着她身上穿着美丽的服装来的。

解说:一看苗女的丈夫出来阻拦,郜凯赶紧上前自我介绍,说明自己的来意。


姜五降:后来他就拿出他的名片嘛,他说我专门研究这个苗绣的。

郜凯:我的儿子和这个女孩都差不多一样大了,没什么没什么,笑起来了,后来他们才感觉到特别她的爱人,才把悬起来的心才放下了。

主持人:原来郜凯一路跟着这个美丽的苗女,一直追到了人家的家里,并不是有什么企图,他是看上了这个苗女那一身漂亮的服饰。苗族服饰的美让他感到震撼,身不由己的就跟来了。可是,他一个大男人,大学里的老师,怎么就喜欢上这花花绿绿的苗绣了呢?
 
解说:郜凯原本是贵州民族学院教授管理学的教师。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推荐到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进行民族调查。有一天,他在市场上买苗绣,被旁边的场面吸引住了。

郜凯:一个西方那边的欧洲国家的一个人,就跟一个摊贩在那里交涉,就和我那个背扇差不多的,我就看着他那个地方给那个钱,通过那个翻译给那个钱,我一看一摞人民币就给了他,就说卖了一万二千块钱,我说卖了一万二千块钱,当时很震撼的。

解说;除了女孩的嫁妆外,苗绣的背扇是苗家妇女精心制作的呵护小孩的用品。郜凯曾在苗寨市场上只花100多块钱就买了一个。

主持人:一副苗绣背扇自己买花了100块,可在一个外国人心目中,它值一万二!一百和一万二,这么巨大的价格差距,让郜凯感到非常吃惊。突然,他产生了一个念头,苗绣是一个富饶的金矿,是一个财富宝库。既然连外国人都这么喜欢,自己为什么不去研究它、开发它呢?

解说:苗绣是我国苗族发明的一种刺绣品种,并不为世人所熟知。它与苏绣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种软绣,不用撑子,特别适合田间劳动之余刺绣,它又是填充式的绣法,要将整个绣面绣满。苗绣有平绣、绉绣等20多种技法,它的内容来源于绣娘的想象,所以图案千变万化,每一件苗绣都不相同。由于苗族本身没有文字,所以苗绣图案凝聚和浓缩着苗族的文化历史和传统风俗。就是因为苗绣的这种独特性,收藏界的行家们很早就瞄上了这种精美的民间工艺品。

郜凯:有个台湾人,他就说他卖了十处自己的祖宅,把这个钱集中起来收我们的苗绣,怎么收的,用编织口袋,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就是一种塑料编织口袋,然后手扶拖拉机,收到台湾去,现在在台湾建立一个私人的博物馆,恒温的私人博物馆,有人给他估价,他收集的这些的一些老苗绣馆,现在价值七八个亿的人民币。

解说:郜凯开始收集苗绣的资料,他吃惊地发现,国内外很多人早就在收藏苗绣了。而且,一些古老的苗绣精品有很多被法国人买走了。

郜凯:法国人怎么说呢,他们说以后你们要研究苗绣,对不起,到法国来进行研究,为什么,他们收的很齐,他们是从学术的角度和从文物的这个角度来收集的。

解说:被称为“身上的史书”、“穿着的图腾”的苗绣,世世代代都是自母传女,母亲为女儿绣服饰,女孩为自己绣嫁衣。一身苗绣服装,甚至要绣十来年。在苗族的民间传说中,苗绣是由苗族的女神“仰阿莎”发明的。美丽的“仰阿莎”也让汉族人郜凯为之倾倒了。爱上了苗绣的郜凯发现,苗绣虽然是苗族妇女擅长的手工活,就象是一条民间艺术的河流,从古到今从来就没有断流过。苗绣不应该是博物馆的文物,应该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

郜凯:我就认为苗绣不应该是这个样,它不应该仅仅是一个文物,这种是金矿,它这个矿会源源不断的,它绝对不是像现在的矿物一样,是不可再生的,我认为苗绣是应该成为可再生的金矿。

解说:苗族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有四千多年的历史。贵州的苗族有300多万人口,主要生活在黔东南、黔南等风景如画的地区。作为中华刺绣艺术中的一种古老的手工艺,苗绣代表了中国少数民族刺绣的最高水平。

郜凯:比如说我刚刚接触那种苗绣的美,用他们的话来说,后来我的朋友说是一次艳遇它是就像冲击波一样,或者给我带来什么呢,就是一种兴奋的高潮,它是一个波浪接着一个波浪的。


主持人:一次与苗绣的艳遇,彻底改变了郜凯的人生。拿朋友们的话来形容,就是爱上了苗绣的郜凯从此移情别恋。教了十几年管理学的大学老师,却一头扎进花团锦簇的苗绣里,魂不守舍地奔波在贵州大山深处的村村寨寨,痴情地寻找珍贵的老苗绣。他把自己省吃简用存下的10多万元,都买了老苗绣。想着将来一定能升值,可当他兴致勃勃地把这些宝贝带回家后,却引来了大麻烦?他遇到什么麻烦了呢?当他把这些苗绣带回家以后,等来的,却是指责。

解说:郜凯当宝贝买回家的苗衣、裙子、背扇等100多件老绣品,其中围腰就有20多条,每条围腰上面绣的蝴蝶不同,千姿百态,郜凯特别地喜欢,可这些老苗绣全被别人当成了破烂货。

李洁:当时感觉没有任何价值,而且是脏兮兮的,破破烂烂的,我觉得当时那些朋友、同事看,都说那个东西拿来干嘛嘛,而且就像一块破布一样的。

郜凯:有的觉得很好笑,觉得这个怎么会有商机呢,那个苗绣就是一个布片嘛。

李洁:而且我的姐妹也反对,我的妹妹们都反对,而且包括我的母亲都说,那个拿来干嘛嘛。谁会要你那个东西。

解说: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郜凯不但买回家许多破旧的老绣品,还想自己投资办公司,专门开发、经营苗族的服饰和工艺品。他的这种想法,遭到了朋友们的嘲笑。

郜凯:有的人说当老师多好,不务正业,去做绣。

李洁:男人搞绣品,是不是就变成过于女人味了,没有男人的阳刚气。

郜凯:人家认为感觉大这个是疯子,特别是一个男士,怎么做绣啊,感觉到很惊奇,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

主持人:朋友们拿他取笑,说他让一次艳遇给迷惑了,一个原本挺有气概的大男人,竟然去搞属于女人的刺绣,让人心里别扭。但认准了目标的郜凯就是不回头。他怀揣着一个梦想,那就是要把藏在深闺人未识的苗绣开发出来,让全世界的人都惊艳于苗绣的美丽。平时咱们常说中国有四大名绣:苏、蜀、粤、湘。郜凯觉得不对!应该是五大名绣!苗绣要占其一!可他一个教书匠,每月只有固定的几千元钱收入,仅有的一点积蓄也都买了老苗绣了,赤手空拳怎么办公司呢?

解说:郜凯自己没有钱,就偷偷把妻子在英国留学时省下来的5千英镑取走了,然后向朋友借了30万元,于2000年成立了贵州金凯利工贸有限公司。他坚信自己的苗绣事业前途无量,把授课之外的全部精力全部投入到老绣的搜集工作中。

郜凯:我整个在这个上跑了一辆车,一个车彻底跑坏了,整个贵州的山山水水要全部转到。

解说:成立了公司的郜凯热情高涨,一有空他就开车奔向大山深处的苗族村寨。人称“地无三尺平”的贵州山连着山,道路崎岖险峻。2003年的一天,急于赶路的郜凯突然遇到了危险。

郜凯:
那边是万丈深渊,一边是什么呢,陡峭的山崖,一打方向就朝那边山岩冲过去。

郜凯:冲到那个陡峭的山顶上了,咚的一下撞过去,撞过去以后,我只是感觉到一阵,感觉这个地方有撕裂的疼痛。

李洁:我看他整个胸口全是青的。

郜凯:完了完了可能肩胛骨断了,可能断了,好疼,动都不能动。

解说:看到丈夫沉迷于苗绣,差点就丢了性命,妻子劝他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宁可赔钱也不能不要命,可郜凯听着妻子的规劝就是不表态。

李洁:我说放弃算了,我们还是过我们的小日子算了,你上你的课,我也上我的课,我们学校很多老师,一家两个同时都是老师,然后大家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然后假期出去旅游旅游,大家一块在家里多好嘛,但我劝说不了他,因为他对这个东西太感兴趣了,太痴迷了。

主持人:就象人们常说的那样,好了伤疤忘了疼。刚从医院里出来,郜凯就张罗着开办了一个苗绣商店。他要把自己这么些年玩命收集、研究的苗绣成果开发出来,梦想着把苗绣发展成国内的第五大绣种,让苗绣也象苏绣一样在市场上赚大钱。他能如愿以偿吗?

解说:花了几万元装修了店面,又请来那个漂亮的苗女做演示,商店开张了。郜凯期待着顾客蜂拥而至,抢购美丽的苗绣。

郜凯:结果和我那个想法,和那种预想完全是两回事,卖了几个说来就好笑了,我们用第一个月吧,第一个月多少还卖了一千多块钱,第二个月就是什么呢,几百块钱,第三个月几十块钱,第四个月就没人来了,递减效应。

解说:
转眼就到了2005年,郜凯开发的苗绣品种越来越多,可是苗绣生意却一直没有起色,连家里准备买房的钱也赔进去了,苗绣商店最终被迫关门了。

郜凯:
我这个人有一种什么呢,死撞南墙那种,撞的头破血流还是要撞的那种人,但是还是要经济是基础啊,没钱来投入,工资发不了了,总不能不发人家工资啊,要讲信誉啊,是迫于无奈没钱了,确实办不下去了这个店,我就关门了,关门以后那个心疼啊。

郜凯:怎么办啊,我从来不抽烟的,就开始抽烟了,那段时间一天有时候抽一包烟啊,抽的头晕脑胀的,吃不了饭,我爱人也挺可怜的,算了吧,钱不在就不在了,我们不做了行不行,我们再好好上课把这个钱还上。


解说:商店虽然关张了,可是仓库里还堆满着苗绣产品。从来没有干过推销的郜凯只好硬着头皮,跑上门去推销。可是没有一家商场愿意卖他的产品。

郜凯:花了很大的精力,口都磨破了,但是接受的很少很少,或者提出很苛刻的条件。

主持人:原本信心满满的郜凯,现在是无限的沮丧,对曾经好言相劝的亲朋好友根本无法面对。可是你惆怅归惆怅,这日子总得过下去吧。问题它还摆在那呀。郜凯如何东山再起呢?头脑冷静下来的郜凯,总结来总结去,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虽然自己开办了商店,其实还是在关起门来做生意,与世隔绝!你认为自己喜欢的全天下人一定都喜欢?!所以从一开始的思路就注定了必败无疑。来贵州旅游的人是越来越多,可是人们对苗族文化很陌生。怎么办呢?您还别说,毕竟是知识分子!郜凯前思后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还就是这个办法扭转了乾坤!

解说:郜凯想写书.他设计了一本宣传苗绣的书,创新地把各种绣法的绣片镶嵌在书里。他委托张雯组织苗女加工,没想到,第一次收上来的绣片让他很失望。

张文:然后他就说不合格,这也不合格,那也不合格,200张选来选去才有80张合格嘛,我一气我说这个老板真是不好接触,我就不想和他接触了。

解说:虽然收上来的这批绣片大多不合格,郜凯还是自己承担损失,出钱全部收购了。接下来,他让苗女绣2000张苗族的女神仰阿莎,放在书的首页上。

张文:你要多大的尺寸,多大的规格你都跟我说,我绣好你要就要,我就这样说,如果不合格的我就不要,他说可以我说可以,反正你要的规格是多大,我就给你绣多大。

解说:费尽心思的书终于出版了,配有文字介绍的苗绣代表作品,直观的展示在了读者面前。这本国内独一无二的书刚出版,恰巧赶上了个好机会。

郜凯:正在我们濒临绝境,几乎在走不下去的时候。或者说扶持我一把的机会出现了,贵州省要搞这样一个旅游商品设计大奖赛,和能工巧匠的大奖赛,成为两赛一会。

王富玉:那么旅游商品的设计大赛是面向全国的,就是把当地沉寂多少年的一些民族文化,这些老艺人,濒临灭绝的这种文化,通过大学、中专、民族工艺的这些设计研究所,把当地的文化整合,资源提升,创意形成产业。

解说:在2006年7月举办的首届“多彩贵州”暨贵州旅游商品设计大奖赛和能工巧匠大赛上,郜凯的这本介绍苗绣的书,被评选为贵阳市设计制作一等奖,贵州省三等奖。

郜凯:我的那个书正好是要做怎么宣传的时候,正好碰见了这样一个机会,我的书和我的商品同时在这个会议上就开始慢慢的展示出来。

王富玉:第一个特点就是把苗绣这种传统的艺术,通过书的形式走向了中国,走向了世界,传播了民族文化。第二个呢,它是原汁原味的真艺术,不是通过印刷厂印刷出来的。第三点,他能够把民间的文化,能够真正通过创意性地形成了这么一个很好的,这么一个文本。

解说:这本独特的书引起了轰动,政府奖励郜凯20万元大力支持他开发苗绣市场,他的产品有了知名度,许多客户纷纷上门订货了。

郜凯:我们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企业,特别是通过这个书的展示,这种奇特的表现苗族刺绣文化的这样一个全世界没有的这样一个书的展示,就引起了社会和政府的重视。

李洁:没有想到会获奖,没有想到会越来越受到这个社会关注,然后就受到政府的关注。

主持人:有了比赛获奖的契机,郜凯的苗绣事业终于看到了曙光。可是苗绣虽好,传统的苗绣服饰中所蕴涵的苗族文化,毕竟距离现代人的生活太遥远了。怎么才能既保持苗绣的传统,又适应现代人的消费观念,吸引更多的消费人群呢?

解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还要回归于生活,郜凯转变思路,开发出福文化、龙凤文化主题的家庭装饰工艺品,还开发了苗绣与纯银工艺品结合起来的旅游纪念品,得到了普通消费者的认可。

郜凯:过去认为研究苗绣就要到法国,到日本,甚至到台湾的这种想法,我觉得让那些人破灭了,让那些人就感觉到,研究苗绣,特别是把苗绣这种文化艺术当成一个蓬勃生机生命力的东西,它绝对不是一个历史,不是一个死亡的历史,不是一个文物,不是一个遗产,而是一个有着蓬勃生命力的这样一个文化,是发展中的文化,而不是一个文物,这个实现了,这是我最大的喜悦,比拥有通过苗绣获得钱财更大的喜悦。

解说:2007年5月,郜凯参加在深圳举办的“中国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一个外国客户买走了7万多元钱的苗绣产品。这次博览交易会为郜凯的苗绣打开了国际市场的大门。

主持人:苗绣是苗女在长达5至7年的时间里,用青春的灵性和心血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每一个鲜艳的图案,都饱含着苗女对自己未来恋人的一份美丽的爱情幻想和幸福憧憬。在郜凯看来,苗绣既不是供人收藏的文物,也不是流失的遗产,它是一颗颗活生生的心。而郜凯的心,不可谓不诚。居然诚倒了熬尽心血为苗绣出了一本书。正是这本书,变成了苗绣的一个超豪华广告。这也让他和苗绣的热恋、他的苗绣事业,终成正果!

转载: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050414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