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泥土中蕴含的财富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342

主持人:今天我手上多了样东西,是什么呀?您瞧,是一团泥,这可不是一团普通的泥。仅仅需要三道工序就能做成各种漂亮的瓷器。要放在以前啊,最起码要十三道工序才能做成一件瓷器。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这一团神奇的瓷泥。

解说:按照我国传统的制瓷工艺,完成一件瓷器往往要经过炼泥、拉坯、利坯、施釉、画坯和烧窑等等十几道程序,由专业人士耗时数日乃至数月才能成功。可是用这种瓷泥呢,只要做坯、施坯、烧窑三道工序,只要一天时间,哪怕是上幼儿园的小孩子都可以做出这样的瓷器来。这种瓷泥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哈哈泥”。而这种泥的诞生,跟一个叫做董克勤的人有关。

董克勤:如果说是我真的发明了一种像橡皮泥的陶瓷,我这个产品就可以卖到全世界去,也是卖中国的瓷器

解说: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董克勤是土生土长的景德镇人。他的这个点子起源于五年前,当时的董克勤已经在澳大利亚做了十多年的陶瓷生意。可是,他逐渐发现:传统的陶瓷产品在国外已经并不像以前那么好卖了。

董克勤 :如果我老是扛着景德镇现有的陶瓷到海外去做销售,我永远做不大,因为我仅仅卖的是现有的产品,但是市场需要什么?在这个时候我萌发了一种必须要创新。

解说:一次,董克勤去参观自己女儿的手工课时,突然有了灵感。

董克勤:看到了国外DIY的一些材料,这些DIY的材料,有哪几种呢?最早的是七十年代的橡皮泥,然后到八十年代的时候,出来了一种叫纸泥、甚至是软陶之类的我当时看到这种东西以后,我就想陶瓷是不是可以走这一条路。

解说:在董克勤看来,如果能把颜料直接放在瓷泥里,就能省去很多道工序,使得做瓷器变成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这样,才能发展成一种新的”DIY”的商业模式。

董克勤:从传统的陶瓷里面打造一个创意、创新、创业的商业帝国,这个帝国就跟今天我们所谓看到的,大家全球公认的,IT里面微软的商业帝国一样,但是如何使这个哈哈泥的商业帝国能够在全国落地,实现像麦当劳和星巴克一样的连锁经营。

解说:性急的董克勤马上停下了在澳洲的生意回到了国内。虽然做了多年的陶瓷生意,但他对陶瓷材料的知识却相当缺乏。他想到了一位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国家日用及建筑陶技术研究中心的老专家杨火印。

董克勤 :我当时跟他讲,我现在想做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像橡皮泥一样彩色陶瓷,当时我跟他一说,他马上神态就变了

杨火印:我跟董总讲,你现在提出来的泥料里面放颜色,与景德镇的特长是相违背的就等于讲已经背道而驰了,景德镇的特点就是以白瓷著称,以高温著称,现在你做这个又是中温,泥料里面又放颜色,这个等于不是扬长避短,而是扬短避长了。

主持人:这老专家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原来啊,景德镇汉唐以来就以盛产陶瓷而著称,有着“瓷都”之称。景德镇瓷器造型优美、品种繁多、装饰丰富、风格独特,以“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独特风格而闻名海内外。尤其是在青花釉上进行手工的彩绘,那更是这里的一绝啊。所以啊,当董克勤提出来放弃老祖宗作为看家本领的彩绘而变成直接做彩色的瓷泥。老专家确实有些想不明白。

解说:可是,如果得不到老专家的支持,也就做不成彩色瓷泥土。董克勤开始向他们描述自己的设想,希望能够打动他们。

杨火印:他说我们要做成,全国的小朋友都能玩的泥巴,当时他是这样讲,都能玩的泥巴,让小朋友增加他的手工制作技巧,他说这个肯定有发展前途。

解说:老专家被董克勤的激情所打动,加盟了他的研发团队。可是数十位工程师努力了大半年,进展却不大。

杨火印 :我来了以后,打开窑门一看,95%以上都是有毛病的瓷器,不是起泡就是掉色,或者手把脱下来,这一类的东西,说明我们原料的配方有问题。

解说:资金几百万几百万地投下去,换来的却是一堆堆的废品。

董克勤:要不然就是把它炸了,烧了以后就裂了,或者说是你看釉面的时候,是一层玻璃釉,这个玻璃釉也是裂的,或者是这个地方一个洞,那是一个洞,每一次反反复复经过了不断的窑炉在烧,实际都是在烧钱啊,在这个烧钱过程当中,每次失败,我确确实实心里也不舒服。

杨火印:我觉得他们坚持这种试下去,一个说明他们对陶瓷的了解不够深,对整个陶瓷制作工艺也好、了解原料的情况也好就是不熟悉,有一点蛮干的味道。

解说:虽然很心疼,但董克勤还是鼓励他的工程师们继续干下去。

董克勤:他们曾经一度想停下来,说这得烧多少钱啊?这个钱烧掉太可惜了?我说你就不要担心了。走到这一步,华山一条路必须走下去。

解说:烧坏的瓷器越来越多,实验室里已经放不下了。但董克勤一件都不让扔。他甚至还特地租了一个仓库,用来放这些废品。

董克勤:感觉这个东西它本来就是一段历史,包括这段历史会对我们这个企业在未来发展当中,如果我哈哈泥失败了,我还可以留下来,如果哈哈泥成功了也是一段历史,后来这个堆的实在是有时候看不过去了,那时候心里非常难受,为什么呢?太多太多了。

主持人 :虽然被烧掉了很多钱,但看着自己的团队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这董克勤啊对将来还是充满了信心。可是有一天上午,当他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手下的员工就告诉他:研发团队的核心人物——老专家杨火印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这老专家平时上班那是从不迟到早退。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老专家突然不辞而别?

董克勤:他的这种出走给我有很大的震动,因为我是带着梦来做这件事情的,如果他的走可能让我这个梦做不下去,因为我做的这个梦是一个瓷器的梦。

解说:董克勤连忙下去了解情况,他才知道老专家的突然出走,缘于他和助手的一次冲突。

董克勤:就是助手呢不服专家,自己也私下搞配方,他呢搞他的配方,等于两个人在搞配方,就是在一个窑里面烧,烧了以后,把东西拿出来以后藏起来,后来被我们杨所长发现了。

解说:原来,就在研发处于困境的时候,大家对探索的方向产生了分歧。很多急于求成的年轻人盲目采用的工艺,在老专家看来是离经叛道,十分危险的。

董克勤:既浪费了钱,又浪费了时间,我觉得很可惜,我觉得在这里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我觉得我也难为情,也不听我的意见,我觉得我没必要再在这儿呆下去,不如回去休息好一点。

主持人:老杨这么一走,可让董克勤心里没了底。因为人家是陶瓷材料学的权威专家,很多重要的配方都由他来掌握。这一来,整个研发工作陷于停顿不说,前面的一切努力也将付诸东流。董克勤的彩色瓷泥梦也将永远是一个美梦了。

解说:无奈之下,董克勤只得自己亲自出门,请老专家再度出山。

董克勤:他知道我在澳洲的情况,我生活的也是非常知足了,我跑回景德镇来,就是因为跟景德镇这种家乡的情结,陶瓷的关系,那么我回来了。如果说是我要实现哈哈泥的梦,就意味着杨所长你必须要在这个方面,实现我的梦过程当中起到一个关键的作用

杨火印:你能够这样做,我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我是这样想的,所以又重新回来了。


解说:老专家不仅回归了研发团队,而且还给董克勤推荐了一位得力干将 李非柳总工程师。
 
李非柳:他又非常大胆,做事非常大胆,他敢于投入,说实在的在做以前我们都跟他交了底,这个产品上市以后不一定能有盈利、有效益,可能一段时间都是要亏的。

解说:原来,按照景德镇传统的制瓷工艺,烧制瓷器一般都用让燃料不充分燃烧的还原焰。但是如果采用还原焰的话,原本加了颜料的彩色瓷泥就会褪色。这就必须采用让燃料充分燃烧的氧化焰才不会褪色。而李非柳正是这方面的专家。

李非柳:所以作为彩瓷它非要在氧化焰里面烧,这样的话它就可以色彩非常非常丰富,所有的颜色几乎都能在氧化焰里面出来,但是还原焰 里面大部分出不来,要出来这个颜色也是非常难看的颜色。

解说:有了专家的支持,彩色瓷泥的研发又得以继续。可是,烧出来的彩瓷依旧不能够让董克勤满意。

李非柳:有的是变形的,有的开裂的,因为两种颜料在一起,有的是釉料呈乳色的,有的釉料是起包的,大概种种的情况都会出现。

主持人:转眼间,将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投入的是上千万的资金,出来的却是一窑一窑的废品。董克勤的研发资金主要来自他以前做陶瓷贸易的积累。可这董克勤自从一心一意地扑在这彩色瓷泥的研发上之后,陶瓷生意也不做了。这不是要坐吃山空吗?

解说:巨大的资金压力,让董克勤觉得自己仿佛就像是在被放在窑火上烤。

董克勤:因为我是贸易商人,我有贸易就有做,没贸易就不做,这个课题推出以后,从小试到中试老是失败,拿的东西有时候放在我的桌子上我很大的办公桌,这个办公桌上到处是垃圾瓷

解说:可是面对专家的时候,他却总是表现得自信满满。

董克勤:杨所长那些老人家心里就接受不了,但是我鼓励他们,你放心吧,我有的是钱,我说我有钱,我怕他们考虑到钱的问题中途夭折。我是一定要往下走,哪怕是烧掉我最后一分钱没有了,我可能还会借钱往下走。

解说:虽然董克勤依然有信心。但是,每一次烧窑,对他来说都成了一次煎熬。

董克勤:说是要烧窑的时候,我心里都提心吊胆的,睡觉的时候也睡不着,甚至晚上我会一个人半夜,甚至一点多钟,因为烧窑都是晚上,白天不烧窑的,我会开着车跑到国家工程中心,就是我们当时的一个合作基地去,看他们烧窑,有时候呢,装盒香烟给烧窑的工人,祝你今天这个窑烧好。

解说:也许是董克勤诚意打动了老天爷。几个月之后,专家们在配方上又了新的突破。几百件采用新配方的泥胚被送进了窑里。第二天一早,董克勤第一个来到实验室,等待窑门打开的那一刻。


董克勤:我的窑炉里面一开好东西出来了,再烧又出来了,再烧还是出来了,这时候我们开始放鞭炮了,整个参数找到了,结果出来了。

主持人:多年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可是,如果不能迅速地把哈哈尼推向市场的话,董克勤的梦想还只能是空想。那他又会想出些什么招来呢?

解说:于是, 董克勤来到北京,寻找市场推广的机会。一位自称做过某国际知名动漫品牌中国总代理的人找到他,说要跟他合作。

董克勤:他说我三天之内给你一个商业报告,如果你认同了我的商业报告,我们就合作,我说行,他两天就把商业报告给我了,不是三天,哎哟,我说遇到了一个高手,这一定找到了合作伙伴,等于是说,我梦寐以求哈哈泥DIY要推出去了。

主持人:这董克勤心里觉得,自己该是遇到贵人了。性急的董克勤马上在北京租了门店和写字楼,光装修就花了一百多万。可当他满心欢喜地等着开业的时候,这位合作伙伴却失踪了。

解说:合作伙伴的突然失踪,让董克勤的开店计划不得不终止了。

董克勤:但是呢我又跟他签了合同,全权授权他在北京实行DIY项目的推广。在这时候我吓坏了,马上通知北京的人,立刻在《北京晚报》发出通告,这个人我们之间的合约,因为他的失踪立刻终止合约。

解说:后来,董克勤才知道,他的这位合作伙伴是为了躲避债务而远走他乡。这次意外,让董克勤损失了上百万元。

董克勤:第一,我跟这个先生,这位先生学到了我没有学到的智慧,他的理念。这是一个问题,当时他给我提供的商业计划书是我用钱买不过来的,给我的思想打开了;第二个方面,学到了诚信做生意,做生意人要踏踏实实、老老实实的做正当生意。

解说:虽然遇到了挫折,但是董克勤没有放弃他的梦想。回去筹集了资金之后,他再次回到北京,开始到处推广他的哈哈尼。

董克勤:我们在搞一个活动,是参加北京第二届国际文化创意博览会,在这个博览会的过程当中,我们租了五百平方米的摊位,是本次北京文化创意博览会最大的一个摊位,引起了最大的轰动,就是一个DIY的陶瓷,孩子们一看到我们五颜六色的桌子,看到我们五颜六色的哈哈泥作品,大家都兴奋了。

主持人:这次展会,给了董克勤很大的启发---儿童是哈哈尼最大的市场。吸引了孩子,家长们自然也会来,就能吸引更多的成年人,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位朋友给他推荐了一个人。如果有这个人的帮助,一定能帮他在儿童市场打开局面。这个人是谁呀?他的朋友向他推荐了一个人——童话大王郑渊洁。

董克勤:我们这个年龄都知道皮皮鲁、鲁西西的故事,如果说是能跟郑老师见面的话,肯定会得到很多在哈哈尼这个项目当中的指导。

解说:2007年11月的一天,在朋友的引见下,董克勤终于见到了郑渊洁,向这位童话大王讲述自己关于哈哈尼的梦想。

董克勤:我有一个梦,每个人都能够实现做陶瓷的梦,当时我就在现场拿了一些作品给郑老师看。郑老师当时看了以后也特别惊讶,还有这种陶瓷。

解说:原来,郑渊洁和他的儿子一起开办了“皮皮鲁”讲堂。有很多孩子在这里跟郑渊洁学习写作和其他的课外知识。

董克勤:他说你这个项目特别特别好,你能不能把你的这个哈哈泥,能够在周末的时间到我皮皮鲁讲堂里面。 

解说:三天后,董克勤和员工们把十多箱各种颜色的哈哈尼送到了皮皮鲁讲堂。

董克勤:郑老师开课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孩子们,从今天开始你在创造你明天的历史,因为你们今天上的课,是做瓷器的课,而且你们每个人都能做成一件自己想做的作品,希望你们打开你们的思想,放开你们的手脚,去做你要做的陶瓷作品。

解说:郑渊洁的话音刚落,讲堂里的孩子们就扑向了放在一边彩色瓷泥,随心所欲地玩起来。

董克勤:因为孩子完全是无忧无虑的在那里搞创作,他们的那种创作就是自己动手做,每个人,我们当时要求,要系上围裙,我们有小围裙,孩子们当时急着想去做,连围裙都不系了,后来我们说围裙一定要系,因为围裙也有大、有小,那么大了以后拖在地下,小了以后吊不起来,孩子们,现场那种氛围、那种气氛很吸引我。

解说:在皮皮鲁讲堂的推广活动取得非常好的效果。当天的场景甚至还被郑渊洁本人在自己的官方博客里展示出来。这之后,董克勤很快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商业中心开出”DIY“体验店,大量的城市白领也成了他的顾客。在他的店里,经常可以看到父母们带着孩子,年轻的情侣们在一起做瓷器的温馨场面。

董克勤:有老人、有孩子,有年轻人,一到周末的时候,大家抢啊,没位置了,甚至我们发号,在这个做的过程当中,哈哈泥给人带来的是一种个性、是快乐、是生活,它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呢?它确确实实,每个人拿到了泥,都在做自己个性化的创意东西。

        我们这一个产品是陶瓷的延伸产品,我们继承老祖宗的东西,不是原本的去克隆他们才叫继承,我们的创新不仅是材料的创新,还是商业模式的创新。

主持人:咱们今天说的哈哈尼,只要三道工序就可以做出一件瓷器出来。而董克勤推出这个产品呢,也过了三道门。他在国外看到了”DIY”的商业模式,过了第一道创意门,回国后在专家的帮助过了技术门,借助“童话大王”的影响力,又过了“市场门”。如此三重门,缺一不可,才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产业。

转载: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050414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