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生意人的航天梦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245

    主持人:说财富故事,品人生百味,生活中,爱开玩笑的朋友不少。人们也都乐意与这些风趣的人打交道。但是这开玩笑还是一门学问,有的玩笑能把人给逗乐了,有的玩笑也会叫人难堪。要想开好玩笑还需把握住分寸才行,今天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也爱开玩笑,而且他开得玩笑更大,有人说这简直就是国际玩笑。

    解说:他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叫王学文,今年59了,以前是在中俄边境做生意的倒爷。这一天,他顶着烈日到空中交通管理局来,是要办件大事。为了这件事,他奔波在绥芬河和北京之间已经整整13个年头。

    纪实部分:大意局长开会,恕不接待

    今天似乎老王的运气并不太好,但也只能耐住性子等明天再来了。因为接下来还有十几个部门要象这样一个一个去跑。

    主持人:看出来了吧,我们这位个体老板干得还是有关航空的买卖。他是想买飞机呢,还是想开航空公司呢?这事啊,要说清楚就复杂了,还是让我从头慢慢给您道来。

    解说:在黑龙江的绥芬河,王学文可算是个腕儿级的倒爷,90年代初,他用2000吨玉米换回了50辆拉达轿车,名躁一时。到93年的时候他已积累了千万家财。就在他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的时候,王学文的俄罗斯合伙人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开通一条中俄之间的直升机航线搞客运。王学文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商机。


    主持人:早在王学文与俄罗斯人做生意的时候,就吃过交通不便的苦头。当时他去俄罗斯作生意时,短短几十公里的路程,最后却要耗上2、3天时间。中俄两国的商人早已对此怨声载道。现在如果能开通绥芬河飞往俄罗斯的国际航线,王学文粗粗算了算,一张机票卖400块钱,一架直升机一天就算只运行8小时,利润每天就是30好几万啊。 这样的好买卖,只怕有不少人都盯着吧。

    解说:老王还确实挺担心这个事的。为了不被竞争对手抢占了先机,事不宜迟,他必须马上行动。俄罗斯方面的工作进展神速,短短两天后,王学文的合伙人就拿到了俄方的所有批文。更令王学文兴奋的是合伙人还带来了一封信,是俄罗斯民航局长写给中国民航局长的,请求开通绥芬河到俄罗斯的国际航线。王学文想:有了这封信,我这边的事就要好办多了。

          王学文和合伙人揣着信踏上进京的路程,直接去找中国民航总局。面对信心十足的王学文和他的俄罗斯合伙人,中国民航的工作人员感到非常难办,不知说什么才好。

    王学文:他就说这个是国际玩笑嘛,他确实觉得你怎么想这事吗?

            按照当时的国家航空政策,开通国际航线,第一先要有运行国内航线的资历,第二在硬件上,还要有机场。第三国际航线还将涉及国防问题,在防空上国家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需要得到军方的批准。像王学文这种个人商业行为,根本没戏。

    王学文:我陪着我的伙伴走出民航总局大门的时候,我一看我的伙伴他们着俄罗斯民航的服装非常精神,大盖帽,很什么的。进民航总局昂首挺胸,出来的时候,就头那样,帽子摘下来,脑门子都是汗,这儿沮丧我当时简直承受不了。 

    主持人:由于中国历来对航空管制一直非常严格,就是600米以下的低空也从来没有对私人开放过。也所以也难怪人家会把王学文直升机航线当作国际玩笑。在回哈尔滨的火车上,王学文一宿没合眼。他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合作伙伴,更不甘心这天大的商机就这样从手指缝中溜走。 

    杨局长:这时我就说商人毕竟是商人,商人的智慧用咱们平常人的眼光好象就没法去衡量,他会想尽办法。

    王学文:这个方案当时我在火车上想出来。我就是反弹琵琶,因为我的航空公司注册在俄罗斯境内,那么我用俄罗斯民航局这只手来弹一弹中国民航局这只琵琶。

            几个月后的一天,中国民航总局的办公大楼里突然来了一群蓝眼睛、高鼻梁的俄罗斯民航代表团。事先没有预约,没有照会。人们都在纳闷,是不是中俄航空领域出现了外交纠纷。

    主持人:中国民航在不明白对方来意的情况下,非常谨慎的接待了俄方代表团,在寒暄之后,中国民航终于摸清了状况,原来俄罗斯代表团是来要求开通绥芬河国际航线的。中国民航婉言谢绝了俄方的建议。但令中国民航感到奇怪的是,这样的俄罗斯代表团刚刚送走了一拨,不久后又来了一拨,一共来回折腾了4趟,而且都是为开航这件事。最后中国民航总算是落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那个固执的东北老汉在幕后操纵。

    解说:王学文:当时的政策,这个民航改革当时的那种状况,接待我们的那个民航局的官员肯定是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93年94年的民航,中国民航的改革一直是滞后的,因为它是特殊行业,特种行业。所以当时的官员就认为这是天方夜谭嘛。

    主持人:王学文也认为这回麻烦闹大了,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命运却和他开起了玩笑。几个月后机会又来了,这一回是中国民航求助俄方了。什么事呢?

    解说:还是航线的事。当时中国就有一条飞往阿拉斯加的国际航线,飞机在穿越日本海时经常会遭遇到飓风的威胁。为此中方向俄罗斯提出请求,希望能借道俄罗斯,降低飞行风险。不巧的是就在这条空中走廊下恰好有两个俄罗斯的军事目标。俄方不同意。得到这个消息后,王学文马上奔赴俄罗斯加强公关的力度,因为他的俄罗斯合伙人在那里说话好使呀。通过谈判俄方同意以借道为条件,要求中方开通绥芬河的国际航线。这回王学文终于成功了,他第一次敲开了中国民航总局紧闭的大门。 

   主持人:话说王学文靠计谋得到了国际航线,回家后是张灯结彩、热热闹闹的庆祝了一把。说得也是,别说这是中国私人申请的第一条国际航线,就是国有的航空公司要申请一条国内航线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是该好好庆祝庆祝。此时春风得意的王学文仿佛已经听到几天后,他的直升机轰鸣着投入运营了。但是不经意间,王学文没有料到自己又开了一个国际玩笑。因为他根本没有把建机场当回事。

    解说:说起这建直升机场,王学文有自己的道理,不就是停几架直升飞机吗,随便找个压路机整个平地,或是找个现成的操场或篮球场不就行了吗。以前他就经常从电影中看见直升机在空地上起降的情景。但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和民航的官员交流时,却把对方吓了一跳。

    王学文:然后那个官员就是说老王你不是开国际玩笑吗,你这个直升机,你想的是临时性应急起降,比如说医疗救护,森林防火,首长视察。那是的,在一个草场,在一个场院什么,任何一个平地,画上白线,或是点上几堆篝火都可以降。但是你这是要商业性运作,你要有一个永久性固定的机场。

    解说:要建永久性机场,需要军方审批。当兵出身的王学文感觉到了事情的复杂性。他决定马上去找当地政府寻求支持和帮助,但是市长对机场立项程序的解释让王学文觉得事情正在变得更加复杂。

    孙市长:这个项目实际上是三条线,向上报批。那么一条线呢就是军方,军方要从我们绥芬河所辖的六连开始,开始报批。六连、边防团,牡丹江军分区,省军区,沈阳军区、总参作战部,总参,最后到军委批,这是一条线。另外就是我们行政的一条线。行政这条线地方纪委向省计委报,最后向国家计委报。那么还有一条线是民航部门,行业管理部门,要从黑龙江省民航管理局开始起步,然后到这个东北民航管理局,然后到国家民航管理局就这三条线要同时跑。最后,这三条线如果都同意汇总到国务院审批。

    孙总:他这机场虽然很小,才只有投资1700多万那么一个直升机机场。但是就是说从审批程序上,要经过国务院,中央军委来审批。你知道吗,所以它从程序上和一个几十亿上百亿的机场的程序完全是一样的。这点王学文,他本人他是没有想到有这么复杂。

    王学文:那一天我很沮丧,那一天我确实也很灰心,说怎么这个问题,搞到这个程度上,还非得经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这个事就复杂化了。

    解说:此时的王学文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机场立项的问题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为要命的是国家有规定:在边境地区15公里内不得修建永久性机场,绥芬河距俄罗斯边境才5.5公里。

    主持人:从市政府回来,王学文思前想后,怎么都不甘心就此放弃。国际航线都批了,机场还会远吗?自己必须要坚持跑下去。王学文往返于北京和绥汾河的生活又开始了。

    孙市长:因为王学文他有这个很严重的通风病,但是有的时候呢,某一个环节需要去跑啊,需要去部门汇报的时候啊,又必须得他去,有时就没办法。有一两次确实是请人背着,背着去的。

    妻子:他那个人干啥真有个执着劲,那老牛都拉不动,他就认准这个路,他就要走。所以这个事想当初我们老太太,就王学文他妈妈也可为他担心了。这个事情,哎呀,一天睡不了觉,有时候啊给老太太想得,那也没有用,谁也阻止不了。

    王学文:哪个部门都是很难的。我就首先听到的都是,老王你那个处很难,那个处是很难。但是我不是都过去了。

    孙市长:这个情况呢,也确实很多。我们好多部门啊,包括一些部委的一些个领导啊,也都是非常受感动。 

    主持人:闹心的事还不只这些呢,就在王学文为着机场立项的批文四处奔波时,他突然接到了俄罗斯合伙人打来的电话。因为机场立项的前景依然不明朗,俄罗斯人放弃了合作。 

    王学文:他走的时候在机场给我打电话,他说:王学文,我去以色列了。他就怕我电话,中国通讯线路不好,声嘶力竭跟我喊,当时我接电话眼泪下来了。

    主持人:王学文的这个合伙人可不简单,是俄罗斯籍犹太人,飞行员出身。为人精明强干,在俄罗斯的航空界有着极好的人脉。他的蓝天情节比王学文还要严重得多。但是由于中国批文的问题迟迟不能落实。在等待了三年后,他决定移居以色列。这样以来,建机场王学文失去了最可靠的合作伙伴,现在他不得不独自承担所有压力。

    解说:1998年机场立项已经运作了5个年头,就在王学文也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奇迹又发生了。为了支持绥芬河的经济建设,国务院批准了王学文的机场立项。机场起名为阜宁机场。此时拿着朝思暮想的机场批文,王学文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当年那个腰缠万贯的倒爷。耗到此时,他已是穷困潦倒。连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哪里还有资金建机场。


    妻子:有的时候想不值这么做,经济上,精力上耗费这么多。结果换取来的是什么都没有。真的到现在我家还是拉债过日子。一点回报都没有不是说别的,究竟什么时候,可以起航不好说。

    王迪:爸爸那个时候,主要来回北京,哈尔滨,沈阳哈尔滨,穿梭城市之间,所有的钱搭在旅差费上,或者招待一些个俄罗斯来的这种代表团,帮助跑机场项目的事情上,所以说没有钱,顾忌到家里。

    主持人:不管怎么说,有了批文,能建机场了,是件大好事。拥有了第一条私人国际航线,拿到了全国第一座民营机场的立项,王学文感到很骄傲。但眼下还有一件火烧眉毛的急事,就是几千万的机场投资到哪找去?王学文面前只有一条路可走——忍痛出让机场的控股权。

    王学文:我确实有一些失落感。那个时候,我已经为它付出了6年半的时间了。光这个机场立项,这个无形资产也不少钱,

    主持人:2002年,这个曾被当作国际玩笑的机场终于落成了。有了航线,有了机场,用老王自己的话说:飞机上天的事,那还不是指日可待。但谁料到恰在此时又出现了麻烦事。国家海关总署开始了治理口岸的行动。而王学文的阜宁机场也在海关治理之列。

    解说:这可真是好事多磨啊!

    主持人:看来王学文的机场要想运营还必须从海关总署拿到临时口岸的批文。否则,他的飞机还是不能上天。

    解说:那怎么办啊?

    主持人:还能怎么办?继续跑批文呗。

    王学文:商人是以追求利润为最大值,我是以它的成功为最大值我做什么事,只要成功就行。这个机场眼瞅着越来越难,逐渐改变那个商机越来越不存在,我还往下走什么呢。

    杨局长:他为了表现自己心智在他的机场南边护坡上,写着这么一个话,九年机场一座,利在中俄双边。我后来给他改了一下,我说这个机场的建立,体现了王学文坚韧不拔,持之以恒这样的精神,所以我说前面一个话不动,就是九年机场一座,王八吃了秤砣。

    主持人:王学文已记不清跑了多少趟北京。但每次这个梦想上天的商人出行时,选择的交通工具却不是飞机。

    王学文:坐火车我是习惯了,一个是节省费用第二一个呢,我这个机场建成三年多,飞不起来我到了机场以后,触景生情心理多少产生一些东西,所以我不愿意见到机场,我在绥芬河的时候,我也很少到我的机场去。一看到那个闹心。

    主持人:一座机场跑了13年,跑到现在连王学文自己都闹不清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了,但固执的他仍然会选择坚持下去。

    解说:我想的是这个机场他飞成功了,才是一个成功的机场。无论你立项怎么艰难,其他怎么艰难,飞成功了说明我王学文做对了,飞失败了,我还是做错了,还是一个失败者。

    主持人:就在我们快要结束采访的时候,王学文终于从海关总署得到了好消息。他的机场将有可能得到3个月的试飞许可。在这里我们衷心祝福他飞机能够早日上天,作了13年的“蓝天梦”能够尽快实现。今天的故事就说到这里。

转载: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050414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