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这样合作的生意 让我来借鉴下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919

  主持人:话说2006年7月的一天,在北京大学西门不远处一个叫“乌巢”的比萨饼店里,一个老外和一个中国人打起架来。这俩人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架把小饭馆的桌子都打坏了两张。按理说,咱中国人对外国客人那讲究的就是个友好,可这俩究竟是为什么事,竟然到了上演全武行的地步?!

  袁捷:没说一两分钟我们俩就爆了。

  庄小龙:“咣”一拍桌,我们两个站起来。

  袁捷:当时就把桌子给掀了。

  庄小龙:把那个桌“侉”弄翻了,桌也打碎了。

  解说:打架的老外是个中文名字叫庄小龙的美国人。庄小龙年龄24岁,身高一米八几。中国人叫袁捷,三十多岁,身高上比老外庄小龙矮了一截。可这俩人究竟为什么打架呢?

  庄小龙:就是恼他,我说,你偷我的配方,你就是,你真行。

  袁捷:突然龙这么说,我就非常生气,因为我并不是在骗他。

  主持人:闹了半天,这两人原来是为了一个配方打起来的。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呢?美国人庄小龙是这家乌巢比萨店的老板。袁捷是他的合作伙伴。这个时候,他俩除了这家店以外,还有一家中文名字叫站点的三明治店。两家店统一把中心厨房设在了乌巢。俩人既然是合作关系,又共用一个厨房,庄小龙怎么会说袁捷偷他的配方呢?究竟是个什么配方,惹得庄小龙大动肝火?

  解说:这一天,照例要到厨房看看配料情况的庄小龙突然发现,乌巢和站点两个店分别使用的两种比萨酱,现在只剩下了站点的比萨酱还在厨房里。

  庄小龙:原来就是Tube station(“站点”三明治店)有一种比萨酱,乌巢也有一种比萨酱,一些员工说现在只有一种,说只有一种,嗯,蒙了。

  解说:按照他们的约定,乌巢主打比萨,站点主打三明治,同时兼做小比萨。这比萨是不是好吃,关键得看酱,为了保持乌巢正宗比萨的唯一性,庄小龙专门精心为乌巢调制出独特的酱,而给站点调了另外一种酱。两个店用的比萨酱是不同的。但是,现在乌巢的酱却没了。庄小龙立刻反应,是袁捷拿走了乌巢店的比萨酱。这不是明显要抢乌巢的生意吗?

  庄小龙:库房现在只有一种比萨酱。我一开始觉得他那样秘密偷偷的,偷偷秘密的就是说把它拿过来,我特别生气了。袁捷竟然敢偷我的宝贝酱?

  解说:庄小龙立刻火冒三丈,马上拨通了袁捷电话。

  庄小龙:我说如果你以后要跟我合作,你今天晚上必须要过来。

  解说:听着庄小龙在电话里咆哮起来,袁捷有点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庄小龙气成这样?

  袁捷:到了那之后,龙反正比较严肃,我们俩每人要了一杯咖啡还是水之类的我们俩坐在就开始聊。

  庄小龙:两个人越来越激动,越来越激动,因为两个人都是感觉自己是受到伤害。

  解说:袁捷怎么也想不到,庄小龙竟然指责他“偷”了比萨酱,一听这话,袁捷急了,这怎么能叫“偷”?俩人是合作伙伴,两个店里用一种原料,这是正常的。庄小龙一个“偷”字,让袁捷感觉无法接受。

  袁杰:因为我的想法是,我要尽快的把Tube stayion(站点三明治店)跟乌巢整合到一块,我实际上是在往他的兜里在放钱,而他却说我骗他,所以我就完全接受不了,你知道吗,所以就非常生气!

  主持人:这一聊不要紧,俩人还没说到两分钟,就谈崩了,这就出现了咱们开场的那一幕,两个人动手打了起来。 那位问了,老外庄小龙怎么和中国人袁捷成了合作伙伴呢?您听我慢慢给你说。

  解说:庄小龙是个美国父亲和挪威母亲的混血儿,2000年的6月,在美国读完高中一年级庄小龙的获得了美国一家教育机构的奖学金,可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几个国家选择读完高中,庄小龙选择了中国,之所以选择中国,是因为中国武术让他觉得神秘莫测。

  庄小龙:中国的武术听说挺厉害的,什么李小龙啊、成龙啊、李连杰,也知道一点点,但是还是知道的挺少。

  解说:这一年,庄小龙进入中国的一所高中二年级学习。平时住在一户中国人家里。他认这户男主人姓庄的老两口做了干爹干妈,并随男主人的姓,取了个中文名字叫庄小龙。而此时,袁捷的站点三明治店就开在庄小龙的学校边上,一来二去,经常去吃饭的庄小龙和店主袁捷就混熟了。

  袁捷:在吃饭的过程中我发现他特别愿意跟客人,还有我的服务员交流、聊天,完了之后学习中文。

  解说:这一天,吃完饭的庄小龙向袁捷提出了一个建议。

  庄小龙:我可以教你们,就是把其他那些西餐做的更好吃,比萨可能做的稍微地道一点,就可以找到更多的顾客。

  解说:原来,庄小龙的母亲就是个厨师,而他从小就和母亲学做西餐。他向袁捷支了几招西餐的做法。一下博得了袁捷的好感。袁捷干脆就让庄小龙把店里的所有菜谱重新整理出来,并教中国厨师做西餐。

  袁捷:当时小龙在这方面给我的帮助是一个有决定性的一个帮助。因为他给我确定的那个菜单和口味是我们这个西餐厅保持了有将近十多年一直客人都是比较喜欢的一个基础。

  主持人: 就这么着,庄小龙和袁捷成了好朋友, 2002年5月,读完中学的庄小龙回了美国,转眼三年过去,等庄小龙上完了大学,开始思念起中国、想念起袁捷来。而袁捷也念着庄小龙的好,很挂念远在大洋彼岸的庄小龙。这一天,正在店里忙活的袁捷,突然听服务员说,有个外国人要找他。

  解说:袁捷听说是老外找他,感觉很奇怪。

  袁捷:我的经理突然就跑过来说有一个美国人要找你,说是你多少年多少年前的朋友,我说谁呀?

  解说:袁捷怎么也想不到,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他想念的庄小龙。

  袁捷:小龙回来确实给了我很大的惊喜的,见面的第一句话,小龙说他不走了,完了之后他带过来一部分钱,就是希望跟我一块合作开西餐厅。

  解说:俩人见面后,庄小龙提出希望能和袁捷一起开一个餐馆,就做他最拿手的比萨。庄小龙说的也很明白,袁捷的三明治店他可以继续帮忙。他开店的资金不够,就是希望袁捷在资金上能帮他。

  袁捷:因为龙带过来的钱毕竟不多,他是靠在国外一边上大学一边积攒下来的钱,但是当时在股份上我跟龙在谈判这个股份上的时候是我让出了很多,

  解说:最后两个人商定,各自在对方的店里占一定比例的股份。

  庄小龙:我们就说70%、30%,那你投30%,我投70%,后来算了我有多少多少钱,他手里有多少多少钱,然后从这个来分。

  主持人:既然是合作,还分配了股份,那怎么着也得有个手续吧?那咱就定个合同。这也是商业上必须讲究的程序,可没想到,袁捷一看庄小龙写好的合同,差点没乐晕过去。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合同呢?我拿出来您瞧瞧,呵呵,您见过商业合同,可您见过这样的合同吗?不过,袁捷和庄小龙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凭着相互的信任,双方很快签了字,算是把合作的事正式确定下来。

  解说:合同签完了,又有了袁捷资金的支持,确定了目标,庄小龙这就准备找能开餐馆的房子。庄小龙找房子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找饭馆都是往街边热闹的地方,而他呢?偏偏不这么想。

  庄小龙:就是想找隐蔽的、安静的,尽管是在北京市内,但是一点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这也挺好玩的。

  袁捷:希望在一个相对比较僻静的地方开一个比较安静、比较暖和的那种店,这样使大家从表面上说这没什么,但是一进去觉得,哇,这个装修还有各个方面都不错,给人一种惊喜的感觉,

  解说:两个人在找什么样的房子上达成了共识,可没想到,找这样的房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庄小龙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总算是找到了一处他们认为的僻静之所。

  庄小龙:我们觉得还是挺好玩的,然后你从南院的门进来,然后也挨着一个修理厂,也是在马路边上,但是也还得走进去,没有一个正门,你得从侧门进去。

  解说:就这么着,这个由庄小龙亲自命名的叫乌巢的小西餐馆,在2006年2月正式开张。对这个餐厅,庄小龙那叫一个尽心,亲自下厨做他自认为北京最地道的比萨。满心希望马上顾客盈门。

  解说:但是,没想到,几天过去了,庄小龙的乌巢并没有火起来。

  庄小龙:第一天20,第二天零,然后第三天也100块钱,这买卖不怎么样。

  解说:这时候,有顾客建议庄小龙应该调整比萨的口味,不过,庄小龙始终不改变他做正宗西方口味比萨的原则。

  庄小龙:我可以把我的匹萨比如酱调的稍微甜一点,比较适合中国的口味,但是最重要的你可以真的坐在乌巢吃最地道的匹萨,这个是你在中国能吃到这些地地道道的道道地地的那个匹萨,如果你在这吃了,然后你去纽约吃那个他们的匹萨,味道差不多,真的是差不多。

  解说:庄小龙很用心的做比萨。专门为“乌巢”调制了带有秘方的比萨酱。慢慢地,竟然口口相传,吸引了很多幕名而来的客人。

  庄小龙:对我来说我有一些客户特倒霉,找了两三个礼拜还找不到我的餐厅,但是找到了之后特别高兴,说终于找到了,可以吃了。

  主持人:在经历了连续几天的营业额几乎为零的尴尬后,慢慢地,“乌巢”的生意好了起来。在做好乌巢店比萨的同时,庄小龙又调制了一种比萨酱给袁捷的三明治店做小比萨用。目的也是为了增加三明治店的品种,那位说了,既然是合作关系,干吗不统一使用一种原料呢?慢慢给您说。

  解说:庄小龙和袁捷这一架打的不轻,而分歧的焦点就集中在比萨酱上。

  庄小龙:酱是特别重要的,而且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也从国外也带过来我自己的配方。

  解说:庄小龙专门调制了比萨酱就是要保证自己的比萨口味的独特性和唯一性。对这种比萨酱庄小龙当宝贝一样看重。

  庄小龙:对我来说特别地道,那可能就是相当复杂了,估计我比萨酱的配方有差不多15个香草,还有除了那个香草之外,反正20到30多东西加到比萨酱里头。反正原来就是我自己会调制。

  解说:可没想到,就是为了这两种酱的问题,俩人反目成仇。既然两个人是合作关系,庄小龙为什么还要为袁捷的店单独调制酱呢? 难道庄小龙是想控制技术吗?

  庄小龙:那个时候Tube station(“站点”三明治店)跟乌巢是分着的,还没有弄到一块的,等于就是说我们两个他是管理Tube station(“站点”三明治店),我是管理乌巢。

  解说:庄小龙认为比萨酱是自己的独门秘籍,每次调制都是自己亲手来做,既然是合作,肯定愿意给袁捷的店用,只是时间问题。而且,按照他作为美国人的理解,这东西是他研究的,即使是合作伙伴,袁捷应该在用之前和他沟通,给他打招呼。这样私自拿走就是偷窃他的秘方。

  庄小龙:他帮我的忙帮的特别多的,我就是要他说一句话,小龙,你能不能把这个配方挪到Tube station(“站点”三明治店),,然后我会特别开心,我那天晚上发现之后,是受到了一种伤害的那种感觉。

  袁捷:当初我是想把我跟龙尽快的,就是除了在乌巢上的合作,尽快的整合到这种合作上的。所以呢在当时我是把匹萨酱这个酱是用在了店里边,因为我不理解为什么不行,因为早晚tube station(站点)我会给你一半的。

   解说:也难怪庄小龙和袁捷产生误会,这袁捷和庄小龙成了哥们,就忽视了其实他是个老外,的确有文化差异的不同,所以,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袁捷:有这样的文化差异在里头,因为从我的角度上讲,我是觉得我是在把我,就是在牺牲我的股份和那个的情况下,我是把每个店尽量的标准化,这样成本低嘛,但是呢可能龙可能就会认为我是在利用他给我的信任,把这个重要的比萨酱用在了我的tube station。

  主持人:一场架、一番争执,最后俩人不欢而散。又过了一段时间,俩人正式分道扬镳。相互间都撤出了各自在对方店里的股份,本来是好好的合作,最后闹的反目成仇。这段时间,庄小龙这叫一个郁闷!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这一天,正在乌巢忙的不亦乐乎的庄小龙,突然接到了久不联系的袁捷的一个电话。难道两人还有什么未了之事吗?

  解说: 因为沟通不够,庄小龙和袁捷从打架之后,便相互间形同陌路。

  庄小龙:两边都分开了,北大成为百分之百是我的,北太平庄我也不碰,反正就是跟战争似的。

  袁捷:乌巢的那个店我先不管了,完了之后呢你也不用分配给我钱,完了之后就是你自己去经营。

  解说:事情发生的时候,尽管两个人都觉得对方伤害了自己,但是,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小龙开始心里别扭起来。

  庄小龙:后来过一段时间,我无聊、他也无聊,也没有以前在一起开玩笑什么,晚上也偶尔的出去,就是在店里或者出去喝点酒,因为现在在北京只有他这么一个朋友。

  解说:通过和袁捷打架的事情,庄小龙开始反思自己,说到底还是金钱在自己的心里作怪。

  庄小龙:我觉得钱应该是世界上挺“草蛋”的一件事,钱能把一个人的关系给破坏。

  解说:但是几年的中国生活,尤其是和袁捷合作以后,让庄小龙慢慢改变了很多。

  庄小龙:就是我国外的爸,他们两个人根本就,因为钱,现在不怎么说话。

  解说:这边庄小龙慢慢的开始自责,那边袁捷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做法。

  袁捷:他还是非常信任我的,所以在这种特别信任的情况下,他突然发现(比萨酱)这个问题,他肯定会脑子嗡的一下,你知道吗,而我呢,我的想法虽然是好的想法,但是并没有跟他特别的沟通,所以产生的这个问题。

  主持人:这一天晚上,在店里的袁捷思想斗争了一番,想想自己好歹是老大哥,而且也确实是应该先给庄小龙打招呼。想到这里,袁捷便拨通了小龙的电话。没想到,庄小龙告诉他,他也后悔自己太莽撞,俩人迫不及待,当时立刻见了面。
  解说:两个人再见面,似乎感觉和过去更加不一样。相互间忙着给对方道歉。

  袁捷:已经相互都检讨了。应该是大家心里肯定都非常清楚,都非常清楚,而且肯定都认真的思考过,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

  庄小龙:分开了一段时间之后,反正只能说安静下来了,冷静下来了,我们还是慢慢聊的,然后就是互相了解,我承认错的,他也承认错的。

  解说: 检讨完了错误,这时候,他们才发现,意识到文化背景的不同,思考问题方式的差异是一件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事情。

  庄小龙::因为他永远是对我好,我也永远对他好,就是这个沟通,说你必须得所有的东西跟我沟通,这个就是好,不会出什么问题。

  袁捷:当时产生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就是一个文化背景的一个差异。但是呢随后解决这件事我觉得也是,大家对这件事的差异产生的不同的后果我们也仔细的思考之后,就是还是得出了一个挺正确的结论。

  主持人:尽管两个人都承认了错误,但是,在以后的两个多月里,他们仍然保持着相对的独立。随着餐馆的发展,两个人都意识到,单打独斗毕竟不是个事,就这么着,慢慢地,两个人又念叨起合作的事情。

  解说: 庄小龙每天在乌巢里忙来忙去,但是,很多事情没有袁捷的帮助,让他感觉很棘手。而袁捷也感觉到做好西餐厅,离开庄小龙的支持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袁捷:最后有一天我跟龙就是觉得这样不行了,所以有一天我们俩又商量了一下,就是我把Tube station(站点三明治店)的一半给龙,龙把乌巢的一半给我,就是变成了现在的这样。

  庄小龙:现在关系也互相不错,互相照顾,互相帮助。就只能说合作愉快。

  解说:从这以后,两个人的事业慢慢走上了正轨。在短短的半年多时间里,庄小龙和袁捷共同在北京又开出了四家餐厅。

  解说:在他们的合作上,对袁捷来说,也逐渐摸透了美国人庄小龙的脾气、秉性。他也希望自己能和小龙更好的合作下去。

  袁杰:有交流、有信任、每个人还应该有新的东西,就是每个人自己应该有一个新的东西注入到这个店里,要不然的话,如果我没有创造性的东西出来的话,可能慢慢慢慢也就失去跟龙合作的意义了。

  庄小龙:我在世界上跑了好多感觉,从来没有这样感觉,就是北京就成为我家,好多朋友不这么看我是老外,他们就当我是北京人,或者就当我是中国人,非常幸福,现在手底下有特别好的合伙人,也是我们两个人做生意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然后只能说幸福。这样感觉,就是感觉非常非常的好。

  主持人:商业合作,恐怕是经济生活再常见不过的,其中也不乏合作不成,反目成仇的事。一个老外、一个中国人成了生意伙伴,那面临的问题更多。说到底有着各种各样的差异。他们也经历了分分合合,但是,最终,两人走到了一起,其实,最重要的就俩字:理解。

转载  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050414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