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听说这样的生意吗?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914

  主持人:话说在四川省北部有座九黄山,山势险峻,人迹罕至,但是,每天清晨六点整,山顶上都会出现三十来个农民,干什么呢?跑步,压腿,下腰,摆出的都是舞蹈团练功的架势。您说这农民不好好种地,摆这些姿势是干什么呢?

  村民:要把那个腿抬得那么高,高达一米多。

  村民:先把自己练得像那个杨柳、蛇一样的那样软。

  村民:我们是很不愿意去,是硬着头皮去的。

  村民:就觉得那个肉就像在被撕裂一样,那个样子疼。

  村民:天方夜谭,让农民来练基本功,确实是不可能的事情。

  解说:把这些并不怎么情愿的农民弄来练舞蹈基本功的,就是这个叫邓远海的人。

  邓远海:一定要从基本功练起,天天跟着我练。天一亮我就叫他跟着我跑步去了,每天给他们付50块钱费用,从早晨五六点钟一个小时跑步、压腿。

  主持人:每天发上工资让农民练舞蹈基本功,这邓远海还真是想得出来。但看情形农民们还有些不大乐意,您说这老邓他是图什么呢?他到底要干嘛?

  解说:邓远海是西羌九黄山景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1998年,老邓开发了西羌九黄山。景区地处全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的永城村,这里不仅有美丽的自然风光,还有罕见的高山溶洞群。几年后,老邓又投入巨资建立了具有羌族特色的酒店,但营业了半年,住的人却寥寥无几。邓远海之所以让这些农民排练,就是想成立一个表演队,通过演出来带动景区的生意。

  邓远海:我能不能把羌族的资源利用起来,搞一个羌文化的演出,各种舞蹈,烤烤全羊,游客参与性强一点的东西。当时有这个想法但是没有个经验。

  解说:羌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民间流传着“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的说法。逢年过节、婚丧嫁娶、种植收割,羌民都要举行跳舞仪式。

  主持人:这邓远海本身就是羌族人,想到如果能把羌族歌舞搞起来,肯定能带动景区的旅游。可找谁来表演呢?老邓自然就想到了永城村的村民。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不仅能展示原汁原味的羌族歌舞,吸引更多的游客,还能让村民们增加收入。但始料不及的是,这样的好事村民们却并不买帐。

  阿尔玛昂修:农民始终是来种地的,始终是需要扛着锄头种地,只有种地才有吃的,根本没有想过能够通过唱歌,能够把羌族的歌曲、舞蹈拿出来让人来看,让人来听。

  晏君蓉:咱们都是从小在村子里面玩泥巴长大的,那怎么可能跟他们(演员)去比,咱们站在舞台上像那回事吗?

  解说:几乎磨破了嘴皮子,邓远海终于动员了十几个村民,可第一次排练就让他看傻了眼。

  邓远海: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身子很硬的,手也老甩不起来,比如说一个动作是这样的,手要拉起来,他拉不起来,不行。

  解说:这幅架式,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下表演呢,必须得从基本功练起!但是,村民们却不干了。

  村民:因为平时种农活的话,相对来说没有专业舞蹈演员那么灵活,而且手脚都非常笨拙。

  主持人:见村民们没人响应,老邓想了一招:发钱,所有来参加训练的,都按人头发钱,一次一人50元,这下总该没问题了吧?但是,等第二天一早,老等到了训练场一看,一个人都没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

  解说:跑到村里一打听,邓远海才弄明白,原来是一个姓母的老人不让大家去。

  母大爷:我说农民又不是剧团压什么腿、跑什么步

  解说:在永城村,母大爷可是德高望众,要想让大家参加训练,就必须先做通母大爷的工作。于是,邓远海便拎着礼物到了母大爷家,可人家连门也不开。

  邓远海:我说母大爷你把门开开,你就是不愿意练我们也说清楚,有什么不练也说一下。你把门关了不好,又不开门又不见我,我说了很长时间他不理了。

  解说:整整磨了两个多小时,母大爷总算开了门。

  邓远海:我说母大爷,你在这个村子里面也是的德高望重的,现在这个舞蹈节目我花了这么多精力来排练,你不去了的话,其他村民都不去了,只能来求你了

  母大爷:农民本身就是种地的,你说丢下农活,去干什么去了,确实是叫不务正业。

  邓远海:我说母大爷你家里三亩地,每一年都是种苞谷也好种土豆也好,最多卖到一千多块钱,我说在这个里面跟着我练舞蹈的话,练好了,一个月差不多一户人能拿到一年的总收入。

  母大爷:事情是好,我始终认为不可能办成,要让农民拿锄头的人,到舞台上去给客人表演,那简直老笑话了

  解说:母大爷虽然还表示怀疑,可态度却好了很多。邓远海于是趁热打铁,他动员老人能带头去,哪怕把训练当作锻炼身体也行啊。

  邓远海:他说锻炼强度太大了,每天两三个小时我受不了,我说把时间压短可以吗?他说压短多少?我说一个小时,他说一个小时还是不行,他说半个小时可不可以?

  母大爷:如果我提半个小时他肯定就不同意了,不同意我们就算了,因为半个小时我知道,半个小时怎么着,就是我们过去民兵练操嘛也不练半个小时了。

  邓远海:我说一个小时受不了的话,这样的话给半个小时,只要去了就可以。

  解说:但是,磨了几个小时,老人还是没答应。邓远海只好一次次地上门动员。

  母大爷:到后来我心里还是有点软了,人家说官都怕三请,人家第三次来了,你只能第一、第二,没有再三再四,当时我没法拒绝了。

  主持人:母大爷果然是德高望重,见他一欠身,村民们都跟着就来了。于是,邓远海每天带着二三十个村民上山练功,然后再下山排练羌族舞蹈,忙得是不亦乐乎。可就在他对这一切喜出望外的时候,他的妻子却不干了,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这又演的是那一出呢?

  主持人:前面说到邓远海为了用羌族歌舞带动风景区的旅游,使出了浑身解数,好不容易做通了母大爷的工作,带领着二三十个村民每天练功,排练羌族舞蹈,好不容易事情有了起色,没想到老邓的妻子却扯起了后腿,这又是为什么呢?

  解说:通过几个月的训练,原本僵胳膊硬腿的村民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与此同时,邓远海先给大家排练羌族最为常见的一种舞蹈——锅庄舞。锅庄舞是羌族最古老的舞蹈,舞姿优美,热情奔放。跳舞时,由一名能歌善舞者领头,男女各分一行,手拉手围成圆圈,边舞边唱。每逢佳节良辰、丧葬祭典乃至平常聚会,男女老少都会围着火塘或火堆表演。

  解说:为了排练锅庄舞,邓远海每天早出晚归,陪着表演队一遍又一遍地排练。妻子见丈夫老不着家,心里犯起了嘀咕。一天,她背着邓远海悄悄来到了排练场地,看见丈夫正在拉着一个年轻女孩的手排练,妻子顿时火上心头,气冲冲回了家。

  邓远海:她很生气,她有其他的想法,作为一个老总这么久在这里天天跟这些女孩打交道,天天在教,她当时心里很不高兴。

  邓远良:他天天晚上就这样,他天天晚上是如此这样,我们嫂子就生气了。

  邓远海:相当委屈,我觉得我花了很多心思他不理解我,我觉得他应该支持我这个事。

  解说词:委屈的邓远海并没有让步,夫妻关系因此越闹越僵,最后妻子给丈夫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就离婚。

  邓远海:当时我犹豫不决,想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经常一个人出去抽闷烟,大约有两三个月都是这样的,天天闷闷不乐的,心情很难受。

  邓远良:我哥他说小弟你别管了,她是那个人,我把我的事业要干成功。

  邓远海:我景区投入这么大资金,把我全部家产都投入进去,还有在朋友那借了一部分资金投入进去,如果这个放弃的话很多人瞧不起我,原来我这么有信心的事,
现在放弃了的也对不起当地老百姓。

  解说:邓远海对羌族舞蹈的执着,让妻子始终难以理解,并最终决定跟邓远海离了婚。

  邓远海:有的时间觉都睡不好,没办法家庭已经破裂了。

  解说:邓远海忍住心中的伤痛继续带领村民们排练,除了锅庄舞,老邓又排练了富有羌族特色的羊皮鼓舞。表演羊皮鼓舞时,演员们一手持羊皮鼓把手,一手挥鼓槌敲击。
根据鼓点的快慢节奏,跳的方向始终朝着圆的中心。

  主持人:羌族舞蹈一天天变得正宗起来,但邓远海总觉得还缺点什么。于是他琢磨着要在舞蹈表演中加入同样热情奔放的羌族歌曲。羌族迎接客人时总要唱一首《敬酒歌》。
找谁唱呢?当然还是永城村村民。老邓了解到有个叫陈有财的村民,天生一幅好嗓子,《敬酒歌》唱得很是地道。

  解说:陈有财不仅嗓子好,而且喜欢唱,每逢村里谁家待客,总要请他去唱几曲。就是在平时干农活时,陈有财也喜欢唱上两嗓子。但是,当邓远海请他去唱的时候,却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陈有财:家里来了人了,来了亲戚了,那种气氛我是带有亲情关系,我能体现出来,如果是那个旅游当中,他带来的客人我人生面不熟,我跟你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我就在这这里给你唱酒歌,我很不自在,也就是不自在我就达不到唱出我内心的激情出来。

  解说:陈有财是个怕抛投露面的人,虽然歌唱得不错,但在陌生人面前总有些手足无措。邓远海只好一次次上门央求。

  邓远海:我说过,我说跟我一起到排练场去试一试,等到我们哪天晚上有游客的时间有你再试一试,唱一下。

  陈有财:我说说到这种情分了,我说还是去看吧,人家一而再再二三,事不过三,三顾茅庐嘛,诸葛亮嘛,还是请了嘛,先去看一下嘛,看看情况嘛。

  主持人:经不住邓远海的劝说,陈有财终于出山了。可到了景区,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看着那么多的人,陈有财拘束得就是张不开口。就在大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一阵歌声响了起来,把大家下了一跳。难道是陈有财突然来了勇气?不是,是另一个人,那会是谁呢?

  解说:邓远海的歌声之所以把大家下了一跳,除了突如其来外,就是他的歌唱得并不怎么样。老邓为何要关公面前耍大刀呢?其实他是为了给陈有财壮胆。

  邓远海:实际上我就在使劲的练祝酒歌,到舞台上唱的话实际上我心里很紧张的,但是我把这首祝酒歌唱了。

  陈有财:我很吃惊,我说邓总他都能在舞台上唱,我比他可能效果还好点,所以说当时他唱那个不如我唱的好,我有不由自主我就唱起来了。

  邓远海:我先唱了一段,我唱完了他就唱,他唱的过程我没法比了,我们自己的员工和舞蹈演员啪啪的掌声全都响了,他有相信心了,当然他就有信心了。

  陈有财:这个当时唱起来我投入进去了,投入进去了,也就是底下也就我的观众高声叫我,已经到这种了,因为我们这个一下激情来了就是这种表现。

  主持人:历经一年多的时间,邓远海精心编排的羌族歌舞表演终于向游客推出了。表演开始后,邓远海紧张地守在舞台旁边,仔细观察着每一位游客的表情。
谁知演出的效果并不理想。他发现观众一开始还兴致勃勃,但看着看着就失去了兴趣,这是怎么回事呢?

  解说:原来,邓远海毕竟不是舞蹈专业出身,村民也缺乏系统的排练,编出的节目还是显得有些粗糙,邓远海这次找到了当地文化旅游局的汪局长。

  汪绍怀:我给你推荐一个人,我说罗馆长,你知道2002年我们在沔阳会演得国第一名,他的演出,他的编排,他的文化造诣这些还都很不错。

  解说:邓远海招来了罗馆长对节目进行了一些修改。但是,看完新编的节目,邓远海并不满意:因为舞蹈虽好看,却没法带动现场气氛。
观众会不会看一半儿又跑了呢?怎样才能牢牢抓住人们的注意力?邓远海想到了一个主意:多增加一些跟游客互动的环节。

  邓远海:我的想法就跟他不一样,我说客人一定要有参与性的要强一点,肯定有参与性、互动性强的话,肯定气氛就比较好。

  罗馆长:一台晚会就像一个项链,每一个节目就像一颗珍珠,这一层一层是有连贯性的,你突然杀一个节目,杀一个游客参与到,
这个不伦不类的就使群众看着看着,突然一下就乱场了,我们事情就没法进行下去。

  解说: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一气之下罗馆长干脆甩手不干了。经过几番琢磨,邓远海还是又找到了罗馆长。

  邓远海:我说我们把这个栏目容纳进去的话,观众就认可,他们看能不能认可,他们认可的话我们这个,我们咨询游客,
游客觉得参与性还可以我们就容纳进去,如果游客觉得不行我们把它取消。

  解说:看见邓远海这么诚恳,罗馆长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罗馆长:我觉得这件事情局长给我的任务我还没也完成,我没完成就没法向局长交待,他既然主动来找我说明他心很诚,说明他对羌族文化看的很重。

  主持人:罗馆长吸取了邓远海的建议,重新编排节目,让游客扮作羌族新人举行婚礼,并融入了猜服装等互动环节,节目的艺术性依然很高,参与性也大大增强了。

  解说:形式活泼的新节目推出以后,深受游客欢迎。富具特色的羌族歌舞,成了九黄山风景区吸引游客的一大亮点,游客量因此大大增加了。
永城村的村民除了参与景区的旅游服务,还建起了新房,办起了家庭旅店接待客人。

  邓远海:我心里甜滋滋的,我说不出来,我自己说不出来这个高兴劲,但是每年春节的时候,老百姓鸡蛋啊、腊肉啊、蔬菜都给我送。
我天天看着他们一家一家的房子一家比一家盖的好,家家屋里都进来客人了。

  主持人:永城村的羌族乡亲们没有想到,自己平时唱的祝酒歌、跳的锅庄舞,竟然能够对大山外的人有吸引力。他们更没有想到,就是他们的歌舞,会改变他们本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邓远海说,这样的结果,他当初也没有完全想到。

转载   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1704740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