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书中的工艺变真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171

   主持人:这酒精过敏的人,那是肯定不能沾一点酒,因为弄不好,就会有生命危险。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一个酒精过敏非常严重的人,平时输液都不能用碘酒,得用蒸馏水消毒。可就是这么个人,有一天,却豁出老命不要,陪着八个人喝酒,而且还都是女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张庭祥:我就一口把它喝下去了。

  陶子:不管身体怎么样,高兴的时候,那肯定的,要做的事情肯定要做,喝了反正又上医院呗!

  张庭祥:这是我感到最高兴的事,最骄傲的事。

  解说:果不其然,由于严重的酒精过敏,张庭祥被送进了医院。

  主持人:什么叫喝酒不要命?这才是真的不要命。因为有着严重的酒精过敏,这个张庭祥平日里是滴酒不沾,就是他结婚的时候,那都没喝过一滴酒。可这一次,他可是大开酒戒,不但自己是频频举杯,而且还张罗着所有人都跟他一块喝。数一数,围坐在张庭祥身边的是八个女子,那么这八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张庭祥为什么豁出老命不要,还要陪她们喝酒呢?

  解说:原来这八个女子,都是从重庆和苏州学成归来的绣娘。张庭祥在丰都开了一个手工品公司,为了开发新的手工艺品。他花了两三万块钱,把她们送出去跟学习蜀绣和苏绣,如今半年过去了,所有人都回来了,张庭祥是乐坏了。

  张庭祥:我把她们送去学习的目的,我花这么大的代价,目的是她们学了过后,回来从事我们这个叶脉绣,给我们创造价值,把我们这个产品市场化,推向市场。

  陶子:当时我就看他那个眼睛里就闪着那种亮亮的东西,虽然他没有流出那个眼泪,但是我能感觉,我能体会他的心情。

  解说:出去学了半年,满以为自己的这套本领可以派上用场,可张庭祥给她们的工作,并不是让她们在绫罗绸缎上描龙绣凤。他要求这八个绣娘要把图案绣到叶子上。

  陶子:我们当时感觉肯定是不可思议啊,你想那个叶子那么薄,那么容易脆,叶子挺脆的嘛,那么薄那么脆,你说在画面上,那个布说话绣都那么困难,何况是叶子呢?

  主持人:中国有传统的四大名绣,什么苏绣啊、湘绣啊、粤绣、蜀绣!可那都是在丝绸绢布上面做文章,在树叶的叶脉上刺绣,这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些绣娘可都是半路出家,就学了半年的刺绣,现在让她们在叶脉上绣,她们能绣得了吗?

  张庭祥:难度相当大,他们开始绣的时候,这个绣针经常断针,还有一个作品绣到要完了的时候,突然就掉了一个洞,这一块都没有了,整个前功尽弃报废。

   解说:虽然学习了半年刺绣,但是这些绣娘要想在叶脉上绣出个样来,那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可这次张庭祥把自己所有的宝都压到这些绣娘身上了,因为只有她们绣成功了,他的企业才能起死回生。

  主持人:您看我手中的这片叶脉,说它是薄如蝉翼一点也不过分。要在这么薄的叶脉上绣出一幅画?那对于这些绣娘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这个时候的张庭祥,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为了这叶子,他已经搭进去几百万了。那么这张庭祥是怎么和这叶子结下不解之缘的呢?

  解说:张庭祥是重庆丰都县人,汉唐以来,丰都县的名山就被称为“鬼城”,从那时起,丰都这座长江北岸上的小县城,以其神秘的面貌和众多的传说名扬天下,成为长江黄金旅游线上一处饱含中国文化内涵的风景名胜。三峡工程保留了名山上的“鬼城”,而丰都这座老县城却长眠于江水之下。

  张庭祥:我记得小时候,我跟我父亲到名山,一路看到一砖一瓦、树,好象我们跟鬼怪生活在一起,看到很神秘,有点害怕。

  解说:张庭祥的父亲是为故去的人扎灵屋、纸人的手工艺人,所以张庭祥小的时候就对工艺品非常感兴趣,而且从父亲那里,他还听到了很多关于这座鬼城的传说。

  张庭祥:我受爷爷和爸爸的影响,从小我就喜欢那些小玩意,对一些工艺的小玩意都比较喜欢。他们做的狗,我爷爷做的狗、猫那些小动物比较栩栩如生,我父亲做的那种林纹比较好,那些家具,锅碗瓢勺比较好,比较逼真。

  解说:有一次张庭祥到重庆瓷器口旅游市场考察,听到有人在卖一种叫叶脉画的工艺品,这一下子引起了张庭祥的注意。

  张庭祥:我当时很感兴趣,能在叶脉上做画感到很稀奇,很感兴趣,当时我就买了两张叶脉画,拿回家中我仔细一看发现这个不叫叶脉画,这个是假的。

  主持人:叶脉画最早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的贝叶画,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手工艺品。古时候,一些文人将经文诗句写到叶子的叶脉上赠送给友人,以表达自己的感情。应该说叶脉画是一件非常珍贵的工艺品,可张庭祥兴冲冲的买回来一看,自己上当了。您看我手里拿着两幅叶脉画作品,其中的一幅就是张庭祥当时买走的那副假的叶脉画。那么这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真假之间又有怎样的差别呢?

  解说:假画给张庭祥提了个醒,如果自己能做出真正的叶脉画,把丰都鬼城悠久的历史和神话传说通过叶脉画的形式表现出来,肯定是非常不错的工艺品,出于对工艺品的热爱和市场前景的看好。张庭祥决定将这门古老的工艺重新复活。

  张庭祥:我想这个叶脉画能在上面写字作画是相当稀奇,相当好奇,我也觉得这个市场比较大,再把我们丰都闻名于世界的鬼城的鬼文化,再结合我们叶脉画把它相结合,这不是很好吗,再推向世界,我觉得这个市场相当大,我就开始进行研究这个叶脉画。

  解说:张庭祥把自己之前做生意挣到的钱,全都投到研制叶脉画当中,可是一次次的失败,不停的刺痛着他的心。

  张庭祥:最难的问题就是说由于叶脉那个筋和那个培壤层,它的高差不一样,如果在上面作画,每一张都从高往低走,图纸反映不清楚,有的是黑的,有的是白的,有的是全部流走了,它是反映这个图不真实,模糊,看不清楚,这个难度相当大。

  解说:张庭祥儿时的记忆,那些曾经伴他成长的老房子,在这些凹凸不平的叶脉上变得模糊了。为了解决叶脉本身不平整的问题,张庭祥想过很多办法。最终他想到能不能用熨斗来把叶脉熨平。

  张庭祥:为什么要烫平呢,因为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有的叶脉可能是潮湿,有的是叶脉那个筋和那个培壤层高差不一样,我们经过烫就烫平了。

  陶子:他就特别特别的高兴,然后跟他那个厂长,两个人在那拥抱的那种感觉,他一高兴,人家一激动,然后好象就不由自主的掉下来了,当时我看到也特别高兴,我当时就觉得,不管我还有我们厂里,还有我们经理他付出那么多,我觉得现在终于有回报了,终于成功了,我也替他高兴,所以我也哭了。

  张庭祥:当时都高兴的跳起来,这么跳起来,心里相当高兴,我们终于成功了,终于成功了,这个时候我就说我请客,晚上我请你们两个喝酒。

  解说:张庭祥当过兵,此刻的他好像又找到当年打仗攻下山头的感觉,心里头顿时变得敞亮了。

  陶子:他本来都不喝酒的,喝了酒以后就感觉晕晕乎乎的,有点醉的感觉,但是后来我们就劝他不要喝了,使劲的往他碗里夹菜,但他都不吃,都喝酒,光喝酒了,就把那种高兴好象变成那种酒才能表达出来那种感觉。

  张庭祥:我们感到高兴,所以说我就是喝下去死掉了我也值得,所以我们端起杯就庆贺,一口喝下去。

  陶子:后来在家里由于那个过敏嘛,然后很麻烦很麻烦的,把自己的身体好象很伤身的那种感觉。

  解说:通过张庭祥公司上上下下的努力,这种似乎只是文字中还有记载的传统工艺。在他们的手中又重新复活了。张庭祥儿时记忆里的那一栋栋老屋,似乎又重新在叶脉上耸立,脉络间的纹理纪录着鬼城斑驳的历史,这一切让张庭祥兴奋不已。

  主持人:张庭祥将丰都过去的老房子、鬼城的神话故事作为主要的题材,绘制到叶脉上。而用于作画的树叶,就是丰都最常见的黄桷树的叶子。在名山的天子殿也就是神话故事中阎王殿外就有这么一颗黄桷树,用黄桷树的叶子作画,这就给张庭祥的叶脉画又增添了一份鬼城特有的神秘感。可张庭祥万万没想到,就在他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没缓过劲的时候,一件事又把他狠狠的砸进了谷底。这回他又遇到什么事了呢?

  解说:有一天,一个小女孩到张庭祥的店里来买东西,墙上挂的一幅幅精美的叶脉画让小姑娘目不暇接。

  陶子:我就跟她说小妹妹,咱们这个是真实的叶脉画,不是粘贴的,她当时很高兴在那犹豫了好久,她买了一张,因为当时张总也在店里嘛,一会儿她就回来了,然后她的母亲带着那个小女孩过来,她说你这什么画啊,我以前买过都是骗人的,全都是粘贴的,她当时就把那个画撕了。

  张庭祥:因为我以前上过当,这是骗人的,这是假的,我以前上过当,他们走过后,对我刺激相当大,我感到辛酸,为什么呀,现在市场上卖的叶脉画,我们这个叶脉画你说是真的谁来相信?

  解说:叶脉画从市场考察到试验再到最后成功,张庭祥花了接近一百万元,把他所有的积蓄全部花完了。本来以为自己总算是熬出头了,好日子终于来了。可这个时候,张庭祥才发现这条路的尽头原来是一面冰冷的墙。

  张庭祥:估计如果说要把我们这个产品要推向国外和国内,整个市场打开,要做大做强,至少要一百万至两百万左右,才把整个市场打开。

  解说:可这个时候的张庭祥已经是身无分文了,本以为叶脉画面市很快就能收回成本,可如今又要面对更大的投资。张庭祥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心里没了办法。

  陶子:他在那个屋里,不管我们员工跟他打电话怎么说,他就心里好象对这个东西觉得有点想放弃的感觉,他可能觉得好象这个东西千辛万苦设计出来,然后又不被人们认可,可想而知那种打击是多大。

  张庭祥:我一个人就坐在我的办公座椅上闭目养神的状态,我还是把它放弃吗,放弃我们前面七八十次的试验就前功尽弃,如果说要继续做下去吗,市场太难,在那一天我整天没有吃饭。

  主持人:张庭祥心里头明白,如果自己真的放弃了。跟着自己辛辛苦苦拼了这么长时间的员工就都得下岗,而且他想要传扬鬼城文化的梦想也就泡汤了。到底该怎么办呢?既然叶脉画的名气打不起来,那我就换个方式在这叶子上面做文章。于是他就冒出了要在叶子上刺绣这么个大胆的想法。前面咱们说到了,张庭祥为了这个想法,又是招绣娘又是送出去培训,整整折腾了大半年,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件事张庭祥彻底死心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解说:三个月过去了,8个绣娘没有绣出一幅像样的画。一次次的失败,不但打击着张庭祥,也同样打击着绣娘们的心。一个星期,连续有5个绣娘放下了绣花针,离开了张庭祥的公司。

   陶子:我就眼泪往下掉,我说你们想想吧,我当时跟她们说,我说你们考虑考虑吧,我当时也没有说你们留下吧,我说我知道你们也挺难的,但是你们可不可以再考虑一下,后来她们也没有回答我的话。

  张庭祥:当时她们每一个人走过后,我心情是相当难受,特别是第五个同志走了过后,我掉了眼泪。

  陶子:他说我不想做了,他说我心里特别的难过,特别伤心,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他,我就跟他说,我说你别这样张总,我说另外留下那三个绣娘,我说我问了,我跟她们谈了话了,她们都说了,她们下决心肯定要把这个叶脉刺绣成功。

  主持人:张庭祥两次不顾生命安危拼酒庆祝,紧跟着两次遭受致命的打击。这一切就好像冥冥中早已经安排妥当,就等着他去品尝这急转直下的痛苦滋味,张庭祥不明白,藏在他心底希望用传统艺术重现古城历史的心愿怎么就这么难?是自己修行没到,还是压根这就是一件痴人说梦的事。张庭祥迷茫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又让他重新拾回了信心。这个人是谁呢?

  张庭祥:其中有一个叫徐晓燕,个子瘦瘦的,长的也蛮漂亮,她原来是在酒厂,一个品酒员,她下岗了,她喝酒要喝一斤半酒,她原来只会衲鞋底,对刺绣没有干过。

  徐晓燕:当时我在家里绣的时候,绣失败了我觉得还有点伤心嘛,觉得又失败了,因为我去学了,走了又觉得对不起张经理,每天就关在屋子里绣,就发誓一定要把它绣好。

  解说:为了能够绣出叶脉绣,徐晓燕几乎一个星期什么也没干,就是拿起针线,每天研究怎么才能在这薄薄的叶脉上绣出美丽的图案。

  徐晓燕:第一次绣的是一朵梅花,当时张经理很高兴嘛,我说张经理我绣成功了,当时张经理很高兴,几乎高兴得跳起来了。

  张庭祥:我们叶脉刺绣推向市场,比如说比较大的叶子,图案比较好的,绣的比较好的,一张叶子我们最高卖到1200,最小的都要卖500,由于我们这个叶脉刺绣,在我国是个空白, 市场上只有我们公司生产这个叶脉刺绣是独一无二,我们市场前景很大,就是叶脉画这个走入市场,就让我们公司已经走出了困境。

  解说:这是长江,江的对岸就是一座冉冉升起的新丰都,可在他心底始终无法抹去心中那座老城的影子。张庭祥时常会在这长江边转悠,谁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到底想些什么。也许他是想告诉江下的那座城,他想它。

  主持人:长江水将那座充满了神秘的丰都古县城珍藏起来,可是对于那些至今还时常会想起老城的丰都人来说,也许在张庭祥的叶脉画上,还能找到过去的记忆。这一片片薄如蝉翼的叶脉不光是一件件精美的手工艺品,更是他们重拾旧梦的地方。

转载   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1704740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