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舞龙舞狮舞出……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714

  主持人:在南昌的一个居民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女主人一进家门,就发现客厅里好像有东西在动,什么呢?她这心里头边琢磨边往跟前走,等她离近了这么一看,您猜怎么着?竟然是条蛇!

  彭灿(罗喜保的妻子):我脱了鞋走进来,一看蛇,都不晓得什么,哇好大声音叫了起来,吓了一跳。死命大叫一下,当时背上汗都出来了,很紧张我还以为从外面爬了一条蛇进来,吓得要命!

  解说:好端端的,家里头怎么会突然来了一条蛇呢?她吓得扔下东西赶紧去找丈夫,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条蛇就是自己丈夫带回来的。

  罗喜保:那个蛇这么大,黄颜色,大概有一米多长。当时那个蛇出来的时候,我惊讶,那个蛇的舌头都吐出来大概有这么长。因为从来没弄过,心里比较胆怯,也害怕。

  主持人:其实啊,这也是罗喜保第一次和蛇亲密接触,罗喜保本身也怕蛇,从小到大别说碰了,看见蛇都能冒一身冷汗。您说这么个人,弄条蛇放在家里,难不成,他也想学人家靠这个养蛇来挣钱?不然的话,他提心吊胆地弄蛇干什么呢?

  解说:罗喜保是江西南昌人,一直以来都是在做水果生意,而且生意做到了泰国和越南。每年靠水果生意,罗喜保少说也能赚六七十万。

  罗喜保:那个西瓜在我们南昌市卖到两块八毛钱一斤,当时我从(越南)那边拉过来,一车,一个汽车拉过来大的加长的车,东风车,拉过来,一下车,车一到,那个西瓜就抢光了,一个车了过来,我们最少是赚八九千块钱。

          后来没办法,就在那边,把西瓜全部尺寸起来以后,就用车皮拉过来,那个车皮当时车皮很紧张,一个车皮能拉到60吨,整整拉过15个车皮,拉过来。一个人就是一趟,一个人赚六七万块钱。我当时赚这个钱的时候,我就想,我一辈子都用不了。

  解说:罗喜保的生意跟蛇,八竿子打不着。自己又天生害怕这东西。那罗喜保到底为什么要养条蛇呢?

  罗喜保:那个蛇呢,按照我们传统来说,是小龙吧,在弄的时候,我从中找到了一点灵感,就实践,然后自己去练,去排。

  彭灿:他特别喜欢舞龙,反正他拿那个蛇当龙了,因为那个蛇走的时候,爬行的时候是弯来弯去的,他认为蛇可以给他一些灵感。

  解说: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蛇被称为小龙。原来,罗喜保是想拜这条蛇为师,通过蛇运动的形态和轨迹,来研究出一套自己的舞龙方法。

  罗喜保:把蛇抓起来,摆了一个什么动作,然后我就把图纸放下来,放下来以后,然后把那个蛇放回去,放回去自己在场地上走,在家里走,走完了以后,确定了这些动作能用,就把这个动作就编排好,叫什么名称,像什么,形象像什么,这个形态,然后就再弄,弄了又放,放了又弄,搞了可能几千次吧。

  彭灿:他在家里也不做事了,他也不出去了,他什么也不弄了,天天要不就弄蛇,要不就拿纸笔啊去画,想些什么动作就是这样。反正那个时候我蛮反感的,也不太喜欢他弄这个东西,我觉得做什么也比做龙好。

 主持人:一九九几年的时候,一年就能赚六七十万,那可不是一个小数了。罗喜保家里人多,他是这个家的长子长孙,所以自然是全家人的希望。生意做好了,那全家人的日子就都能好过。可罗喜保为什么不好好做生意,有迷起了舞龙了呢?

  解说:罗喜保小的时候,和很多男孩子一样,喜欢蹦蹦跳跳、打打闹闹。罗喜保的爷爷在抗美援朝的时候当过一个侦察连的连长,所以从小罗喜保就跟随爷爷习武。

  罗喜保:舞龙呢就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就是舞一个八字龙,这边甩那边甩,小时候对舞龙很感兴趣,拽着爷爷的手、姥姥的手跟他们去看舞龙,舞出了龙的气势,我小时候就对龙很感兴趣,本身自己是学武术的,也想自己上去弄一弄,那个时候因为年龄太小,上不了。

  解说:舞龙在中国有很悠久的历史,特别是在江西,人们对舞龙都有着很深的感情。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人们都要舞一舞龙,图个喜庆,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从那时起,舞龙在罗喜保的心中就成了童年最美的记忆。有一次,罗喜保做生意从泰国回来,听说村里正在拍电影,罗喜保一时兴起参加了演出,在拍摄一个舞龙队的时候,罗喜保第一次舞起了龙,谁曾想他一拿上这个龙棍就再也放不下了。

  罗喜保:当时拿到那个龙棍的时候心里很激动,就不停地在那个,别人老实说也好,或者旁边的村民说也好,都激动的停不下来,心里特别特别激动,因为从小就有一个志愿,就看到这个舞龙很精神一样的,给人一种精神,一种奋发的那个气势,作为我来讲,拿着龙把的时候,当时心里怦怦的

  解说:当巨龙在身前身后飞舞的时候,罗喜保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这么热爱舞龙。小时候看到舞龙的场面再一次浮现在眼前。

  罗喜保:因为我从小学武术,做生意只是我爱好一部分,没办法,那是生活所迫,逼着去做的,舞龙跟武术运动方面是我真正的爱好,所以我特别喜爱。

  解说:这个时候,罗喜保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放弃自己的生意。全心全意来搞舞龙。

  罗喜保:舞龙包括运动方面,武术方面,我做这个是有心情,尽管做生意赚钱,但是心里很压抑,自己的激情吧释放不出来。

  解说:罗喜保的决定,遭到了妻子和全家人的反对。罗喜保的生意是这个家乃至整个家族的经济来源。放弃生意就等于切断了全家人的经济来源。

  彭灿:男人就是应该以家庭为主,在家庭温饱的前提下,你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干涉,可是他一心就想到龙去了,他又不赚钱,他也不管我们。

  罗喜保:一直在想,这个龙假如舞了两次三次没有了,不弄了,我要去做什么呢,重新捡起水果生意去做这个可能很难,因为时间一隔,生意伙伴可能会慢慢慢慢丢失,很难做的。

  彭灿:我跟他闹得很僵,那个时候准备跟他离婚,已经到了那种地步,我回娘家了,不想他再过下去了。

  主持人:妻子赌气回了娘家,按道理您是不是该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舞龙又不耽误生意?可这个罗喜保脑子里却想着一件更不靠谱的事。他要靠舞龙来挣大钱,于是罗喜保接二连三地干了一系列不靠谱的事。罗喜保到底要干什么呢?

  解说:当时一听说,罗喜保要自己建一支舞龙队,人们一听都来看热闹。可看的人多,报名的人少。一看这架势,罗喜保决定一个队员每个月给六百元基本工资。此话一出,报名的人一下子就多了!

  万强云(罗喜保的徒弟):每个月都有九百块钱保底工资,比我们种田舒服多,又玩到了,在外面见识到了,这样比较开心一点。

  罗喜保:每一场出场费另外计算,另外就是80块钱一次,假如一个月下来10次,就另外加800元,加上保底的工资,就是1400。

  解说:一听说舞龙还能有钱赚,村里边老老少少全都跑出来了。有看热闹的,也有人想来试试身手。

  万强云:当时我就去到村里面报名,没有想到每个村里面都有村民来报名,将近300人在这里报名,有年龄大,胖的瘦的,还有跟我们相差10多岁的也有。

  罗喜保:当时选队员的时候,就是我们村里边的老老少少,年轻的,都有,选拔上来,最高个子1米97,体重将近120多公斤,也来了,那个块头相当大,当时我们队员都在想笑,说这么大的个子怎么舞龙呢?

  主持人:这个时候,罗喜保才发现,自己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选上来的队员高矮胖瘦不一样,而且没有一个人之前学过舞龙。就凭手底下这点人,要想弄一个专业的舞龙队,那不是痴人说梦吗?所有人都说这罗喜保脑子有毛病,可没几天,人们再一看,好么,不光是罗喜保,整个舞龙队脑子都有毛病了!

  万强云: 不能接触自己的亲戚,家属不能接见,电话也不能用,我说还有这种事那还不跟坐牢一样。

  罗喜保:当时队员都有点想不通,说搞舞龙,这么长时间干什么。

  解说:罗喜保的队员都是村里的农民,要想把他们训练成一支专业的舞龙队,那就要像军人一样,对所有队员进行军事化训练。

  罗喜保:当时队员第一天开始情绪很高涨,就拼命跑,你追我,我追你,就放开了,不是按照队列顺序跑。

  万强云:我们在后面跑他开着车子在后面追,手拿着一个木棍子,跟小学老师教我们读书一样拿着木棍小棒子敲我们,跑不了惩罚,回去之后再跟我做一百个俯卧撑,或50个俯卧撑,听到那种话不跑还要跑就是这样。

  罗喜保:你追我,我追你,跑到了全部瘫在地上不能动了。

  万强云:当时快看到目的地的时候,我们看到那种目的地跟看到我们救星一样,当时跑到部队门口,我们训练到目的地之后,看到进大门,马上跑到草坪旁边,躺的躺,睡的睡,太累了。

  解说:为了能够让舞龙的队员真正达到专业的身体素质,罗喜保不但管他们的训练,还要监督他们的饭量。

  万强云:那种大碗跟现在汤碗一样铁的,我们吃那个碗当时我们吃不要说一碗,两碗是很平常的。依照我们现在的小碗里说,至少要10多碗。

          比如说半个月一个月之间,罗教练会亲自叫我们每个队员过来在称上面称一下,比如说一开始记录我有130斤无,比如说这个月之内我超标了,比如说135、134,马上你该吃一大碗,要吃半碗,吃两碗的吃一碗,非要把你身材减到130左右就是这个样子,想吃不能多吃。

  罗喜保:我穿那个裤子原来是穿二尺四的,瘦到了二尺一不到,那个腰围,那个裤子穿着自己会掉下去,用皮带拉得紧,裤子都打折了。

  彭灿:他当时去了一个多礼拜,我跟过去看了一下,我看到他的时候,反正让我大吃一惊,皮肤黑得发亮,看着好难受好难受太黑了,跟我说话我不知道他说什么,喉咙已经哑得不能说话,人瘦得能看到骨头。

  解说:看到罗喜保和所有队员对舞龙如此痴迷,妻子也渐渐的谅解了他。身体素质上来了,队员们手中的龙,也一天比一天轻盈了。在罗喜保的带领下,舞龙队脚下生风,手中的龙也好像活了一样。这一切都让罗喜保再一次回想起小时候看到的舞龙的场景。

  罗喜保:看到他们每天的变化,每天一个变化,每做好一个难度系数的动作,心里都特别高兴,那么吃饭精神也特别好。

  主持人:土枪变洋炮,手、法、身、眼、步, 经过封闭训练的舞龙队,每一个变化,老罗是看在眼里笑在心上。之前这可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现如今两三个月下来,个顶个地呗儿精神!可这自己看着是块宝,他可不知道别人说好不说好?几万块钱已经扔进去了,生意也顶算是彻底放弃了!现如今他的舞龙队那可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啊!那么他们的第一次表演到底会是什么样呢?

  罗喜保:激动第一个晚上没睡觉,因为这个时候就是展示我们两个月训练成果,在那个时候能不能得到肯定,大家很早大概四点半,你打我的电话,我打你的电话,打你家里的电话,把大家全部叫起来,当时我们集合了,天都没有亮,就是,就激动。

  万强云:因为我们没接触这种场合,第一次接触这种场合手里面冒汗。把子都是湿的,手打滑,我把人家前面队员鞋根踩掉下来,后面把我鞋根踩下来,当时脑袋里面好紧张,放不下来。

  罗喜保:中国的一种传统,接龙,讨个大吉大利嘛,来年发大财,商家都是这样的。从那边一直接接接下来,我们接香烟大概有50箱了,很多整个一个整整的江西五十陵那个卡车,后备箱里全部堆积了,人都站不了了。后来看到这个情况,我马上成立了公司,把原来我们的队员召集在公司里面。

  解说:罗喜保的舞龙队有了江西第一龙的美称,很多大型的企业庆典、演出现场、开幕仪式都少不了罗喜保的舞龙队的身影。

  万强云:以前我们没有参加队伍在农村的时候我们只有维护自己的生活开支,就是种田,最多在家里面有养鱼塘的,卖卖鱼,现在赚钱没有以前那么辛苦,种田、跳水、洗菜,没有他们辛苦,现在我们队伍已经有实力的东西我们拿出去就是赚钱,随随便便一单业务要接几千块钱,跟以前去比相差真的蛮大的。

  解说:可好景不长,节庆一过,邀请罗喜保的舞龙表演的公司越来越少了,突然闲下来的罗喜保,满脑子还都是前几天热闹的舞龙场面,耳边还是那咚咕隆咚呛的锣鼓声。可是毕竟不可能每天都有过节表演、开业庆典的事。光是靠表演很难养活这支舞龙队。舞龙队到底该怎么办呢?

  主持人:这个时候的罗喜保有点迷茫,从他拿起这龙棍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这是门“靠天吃饭”的行当。市场有限,需求有很强的时令性。可如今罗喜保怎么才能让自己的舞龙公司持续办下去呢?突然有一天一个神秘人的出现让罗喜保茅塞顿开,这个人是谁呢?他想干什么呢?

  罗喜保:当时我在里面吃饭的时候,他在门口一直守, 守到很晚,大概9点钟不到。我说你有事找我吗?他说没事,我一直等你吃完饭我再跟你说,我说你有事在这儿等我,我吃饭都吃不下去,我说有什么事跟我讲。

  解说:原来这个人是来请罗喜保到德安县教舞龙的体育老师,而且他今天是非要请到老罗不可。因为在几十里以外的德安,还有四十多名体育老师等了罗喜保整整一天。

  扶晓峰(江西德安一中教师):那天我们从上午8点多钟一直等他,等到晚上近10点钟。

  柯红霞(德安二中):我们肚子都是空的,所以一边跳一边空等他来,后来我们好冷啊。

  解说:到德安去教舞龙,罗喜保有些犹豫。自己本来准备回南昌参加龙队的表演,可当他听说所有的老师,等了他整整一天,连口热饭都没吃,罗喜保坐不住了。

  罗喜保:他等到天亮这句话感动了我,我说我一定去看,我就把饭碗放下来。

  扶晓峰:当罗教练走下来的时候他双手合实很我们一一的握手过来,他也很激动,他被我们这种真诚的心打动了。

  黄艳(德安一小):说真的,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这难道就是人们传说中的神奇教练,因为当时他给我们的第一感觉是个子非常小,然后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

  解说:通过罗喜保和队员们的共同努力,德安的两支舞龙队都在市里的舞龙大赛上获得了好名次。罗喜保也出了名,很多地方都来找他做舞龙的培训。

  罗喜保:培训主要是,有一些是地市或者企业要求,或者学校要求,就是他们也想因为我们中国运动协会已经把包括教育部把龙已经列入了大学教学纲要里边,他们舞龙老师缺乏,培训这些学生,要求到学校里面,到工矿企业里面去。

  彭灿:我儿子现在四岁了,几乎看不到他爸爸,然后他老问我为什么爸爸不喜欢他,我说爸爸妈妈都很喜欢你,只是爸爸比较忙,哪个家的爸爸这样,爸爸上班,天天都上班,晚上还要上班的。他每次总是这样说。

  解说:在辛苦的培训过程中,罗喜保也发现了一条新的赢利模式,遇到节日庆典,罗喜保的舞龙队可以进行商业表演,平时他可以带着队员对外面的单位进行培训,所有的教学用具也都是从罗喜保的公司购买,这样在培训和卖舞龙舞狮器材两方面都实现了赢利。更让罗喜保感到高兴的是他看到了这种传统的民间运动在他的手里更加兴旺红火!

  彭灿:虽然我不是很懂龙,但是我看到他们舞出来的那个龙,真的是很棒,我满激动的,我觉得我老公还是蛮厉害的。

  罗喜保:我现在小儿子从生下来大概一岁多会走路的时候,在家里教他击鼓,现在把家里那个侄子送到部队去,我带的那个队伍里面专门舞龙,不但是我这一代要舞,包括我弟弟要舞,包括我的下一代也舞。

  解说:如今罗喜保已经成了江西最有名的舞龙教练之一,他带过的龙队也舞动在江西的各个地方。

  罗喜保:这个一定是坚定不移地做下去,我既然赚那么多钱水果不做了,做了这一行一定要把这行做下去。

  主持人:舞龙舞狮这样的民间运动有很多,咱们说起来,那都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精华。可在我们继承和发扬的过程中,还没多少人想过把它面向市场。罗喜保算是把舞龙推向市场迈出了第一步,虽说目前还有待进一步发展,但是通过他的努力和创新,还是给这项传统运动注入了新的活力!

转载   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1704740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