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生意,让男人走开!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111
edf40wrjww2classNews:content

    主持人:两个月前的一天早晨,刚刚上班不久,在深圳市南山区的一栋写字楼里,一位30多岁的女子,带领着三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闯入了她丈夫的办公室。这大清早的,你说这位女子兴师动众的,她是要干什么啊?   
 
  李军英:我不想再进到那个办公室再看到他(丈夫)的东西,我不要。离开!离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这间公司真的从这一刻开始跟你(丈夫)没有关系了。

  解说:几位搬东西的男子都是公司里的员工,看着李军英如此发威,几个人大气都不敢出。

  李军英:我说徐总(丈夫)从今天开始正式就离开公司了,所有的事情你们都来找我,不要再去找他了,除非你们也离开公司。

  主持人:您看这动静,到底出什么事了,让这位作妻子如此大动干戈啊?需要说明的是,这家公司啊是一家标准的夫妻店,妻子李军英是董事长,丈夫是总经理,也就是说妻子炒了丈夫的鱿鱼。李军英是趁丈夫外出期间突然决定把他清出公司的。可此时此刻,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丈夫徐立新还全然不知。

  解说:一天下午,外出数日的丈夫徐立新出现在了公司的写字楼前。

  徐立新:结果门口的保安拦下,你找谁,我觉得挺陌生的一下子变成(这样)。

  解说:好不容易给新换的保安解释清楚,徐立新来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但这里已空空如也。

  徐立新:心里觉得世态炎凉,人走茶凉,怎么这么凄凉的感觉。

  主持人:趁丈夫不在,妻子把丈夫清出了门户,而面对妻子这种似乎很不近人情的做法,丈夫虽然心里装满了委屈,却好像又不得不选择接受。到底是什么让这对夫妻,一个表现得如此强势,一个又表现得如此懦弱?其实,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单生意,由于丈夫徐先生的疏忽,这单生意做砸了!

  解说:李军英和丈夫都是西安人,几年前双双来到深圳创业,两人共同经营着一家数码产品公司,各占一半的股份,生意也一直做得不温不火。2006年7月,李军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接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张订单,总价值140万美元。

   李军英:这个定单做下来的话,我们就有将近三百万的利润。这个利润等于是我这几年营业额的总和了。这个单子如果做好了,我后面的定单就源源不断地来了。  
 
  解说:但是,对如此诱人的一大单生意,丈夫徐立新却显得顾虑重重。

  徐立新:你真的一个大的单子过来也是很危险的,你吃不下来有可能你就会,我们讲叫做可能会被撑死。当一个公司你的定单是在唯一的一个客户这体现的时候,是非常危险的。

  解说:徐立新的担忧,并没有动摇妻子的信心。虽然感觉胜券在握,但有一个很大的难题同时也摆在李军英面前。

  李军英:因为我们自己要先垫款么,你最少需要200万元的现金在手上,你才能够把这笔定单接下来。

  主持人:200万!李军英算了算自己手里也就20多万,到哪里去找这200万的现金啊?李军英把希望寄托在丈夫身上。丈夫在深圳人缘好,有许多有钱的朋友,资产过亿的就有十来个,只要丈夫愿意出马,借200万应该不是太难的事。但是,丈夫对这单生意这么没信心,他愿意去求人借钱吗?李军英心里没底。

  解说:慎重起见,李军英并没在公司提借钱的事,而是晚上回到家后才动员丈夫,没想到还是被丈夫一口拒绝了。

  李军英:我说你去找他们,他就一句话,我不知道怎么跟人家说。

  徐立新:(我)不知道如何开这个口,你借我点钱,从来没有。

  李军英:我认为他会去找,最起码我觉得这个定单放在这里,对于一个公司意味着什么,对于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认为他应该知道。

  徐立新:朋友关系归朋友关系很好,碰到市场在做生意的部分来说,那就很现实,我很清楚他们有没有能力借给我钱,或者说有没有可能借给我钱,基本上这个都很清楚,不太可能。

  解说:丈夫的无动于衷,让李军英既生气又着急。如果不能很快筹到资金,订单就肯定黄了。

  李军英:如果你要是说你不做,你要是说没有办法做,那么我来借。

  解说:对妻子的想法,徐立新同样不置可否,但他没想到的是,妻子这时提出了一个借钱的条件。

  李军英:我要想,凭什么人家会投资给我?不可能的事情。公司整体的经营状况我最清楚,我只可能给股份,给其他的东西我认为没有用,而且我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给。   
 
  徐立新:(我)没有想法,变成被动、无奈,在那看着她去做。

  主持人:订单很诱人,还有股份作为条件,这够诚意吧,但是借钱你总得瞅准对象啊?在丈夫眼中,妻子这完全是一厢情愿,因为妻子平时跟外面交往少,认识的有钱人更是有限,哪那么容易就能借来200万?但是,李军英却不管这些,自顾自地忙活开了。

  解说:李军英翻出了平时很少用的电话本和名片簿,一遍遍地从里面筛选出印象中的三五个有钱人,开始一个个打电话。

  李军英:我找了有一个多星期,翻名片。很难熬,天天坐在那儿打电话,然后等电话,然后还不敢问。因为我也特别害怕拒绝,如果要是拒绝了怎么办,我再去找谁啊。

  解说:一次次失望后,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李军英打给了一个姓蔡的老总,虽然她跟这个人只见过两次面。

  李军英:我说我是小李,他说哪个小李,我说跟你打过高尔夫球,你还记得不?他说你有什么事吗?我就把公司大概的状况跟他说了一下,他说你们打算怎么个合作方法?我说给你股份么,他说给多少?我说多少没有关系,只要你们愿意来做这件事情。他说行,那你等我两天吧。

  解说:两天后,蔡总主动在一家咖啡厅约见了李军英,并当场决定一次性投资200万元,作为回报,李军英承诺给蔡总公司一半的股份。

  主持人:这个结果可是丈夫徐立新怎么也没有料到的,这个神秘的蔡总是何许人,他根本不认识,他竟然能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仅见过两面的妻子,痛快地投入200万元?但是,等妻子拿着起草好的股份转让合同让他签字时,徐立新定睛这么一看,可傻眼了!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原来给蔡总的股份,出让的就是丈夫在公司的全部股份。

   徐立新:等到签字的时候才发现,怎么好像全部是我的了。 
 
  解说:曾经夫妻各占一半股份,现在却成了妻子占51%,而其余的49%都成了别人的。

  徐立新:好像就这样没了,这个公司跟我就没关系了,对,很不舒服。

  解说:徐立新不由得质问妻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妻子的回答让他更加无言以对。

  徐立新:她只说了一句,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解说:虽然内心很不痛快,但徐立新最终还是不得不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徐立新:落笔的时候,觉得这是真的,感觉这是真的,然后签完了之后也在说,这好像没我什么事了。

  主持人:既然你的就是我的,那我的也是你的呀?为什么偏偏把我的这份让出去呀?结果确实出人意料,一时半会儿咱们也想不明白,你说这夫妻共同打拼出来的公司,转眼间丈夫就什么都没了。虽说夫妻是一家人,可是万一……有什么万一呢?难道这事情背后还有什么秘密?那位借给李军英钱的神秘的蔡总,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们基于什么样的目的订出的这份协议呢?

  解说:那个神秘的蔡总蔡明,在深圳经营着一家生产电线电缆的公司。说起之前仅见过两面的李军英,蔡明还留有很深的印象。

  蔡明:北方的特豪爽的性格,喝酒一杯就下去了。她可能跟任何一个人接触的话,很快地熟悉了,像老朋友了。

  解说:蔡明说自己之所以愿意投资,除了对李军英的认可外,主要是对合作的项目感兴趣。

  蔡明:因为我们以前做的行业是传统的行业,我想如果能进入到IT行业,可能对以后的发展,持续性的发展更好一些。

  解说:那么对这份股份转让合同,蔡明又如何解释呢?

  蔡明:当时我们是这样,她需要这么多资金,我占多少股份,因为最初我不想参与进来,我只是一个投资者,我不可能占大股,我就说占49%,她占51%的这样子经营。

    解说:但是,作为妻子,李军英为何不跟丈夫商量,就自作主张地把属于丈夫的股份全部出让了呢?  
 
  李军英:因为公司所有的东西都在我手里面,我的客户(股东)认的是我,如果我走了这个单肯定没有了。

  解说:那么李军英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是否考虑过丈夫徐立新的感受呢?

  李军英:可是我的股份我们两个是共有的,因为我们是夫妻啊,对于他来说影响有多大,没有吧!

  主持人:不管怎样,钱总算是筹到了,这140万美元的订单就可以接了。公司虽然没了丈夫徐立新的股份,但他还是总经理,仍然帮着妻子开始加工产品。夫妻俩里里外外、没日没夜地忙活了一个星期,总算把第一批一万件样品如期交给了订货方。但是,几天后,从订货方那里传来了让李军英五雷轰顶的消息,生意不做了,要撤单!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解说:订货方是台湾的一家公司,对方在验过货后给李军英打来了电话。

  李军英:他说你告诉我一句话,那批货你看了没有,我说我没有看,我老公看了,他说你会害死一群人的,我说怎么了,我们打开了,检了,你有一箱货是半成品!

  李军英:我说怎么可能,我说我做了这么多年工作,我自己开工厂都四年了,我从来都不可能把半成品和成品混在一起,我不相信,我说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公司去查。

  李军英:我一进去,推开他(丈夫)办公室门,那批货你到底看了没看,我没看呀,没看你为什么给我出货。

  徐立新:连半成品都装进去了,脑袋蒙了。

  李军英:我说可能不可能你自己去查吧,他跑下去查去了,就发现了,有一箱半成品和成品,有一箱货就没出,在那放着呢,打包的时候,箱子没有分,就混了。

  解说:李军英死活也想不通,怎么会出这样的意外呢?丈夫的解释是,那几天全公司都在加班加点赶货,一定是忙中出了错。事已至此,李军英只好带着剩下的一箱样品,亲自飞往台湾,可一切为时已晚。

  李军英:你知道当时他们董事长的一个状况是什么,看完了那个测试报告一句话,这间公司永远在我面前消失,不做了。

  主持人:140万美元的大订单就这么夭折了!李军英事先谋算得好,做成了至少有三百万元的利润,可现在倒好,别说挣钱,连筹来的200万元也花进去了大半,公司眼看着要破产了!更主要的是,这该怎么跟新股东蔡明交待呢?如果蔡明知道了这个结果,他会怎么想?噢,你动员我入股,这转眼工夫就把百十万元给玩砸了!别人的钱你不心疼是吧?!李军英该如何是好呢?  
 
  解说:十多天后,在同一家咖啡馆里,形容憔悴的李军英再次见到了蔡明,这是他们合作后的第二次见面。

  李军英:我就看着他冲着我笑了一下,我就觉得很奇怪。

  蔡明:我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定单没有了。

  李军英:然后我就跟他说为什么丢了,边说着眼泪就下来了,觉得真的特别对不起人家,真的觉得特别对不起人家。

  解说:李军英心里明白,对这次失败的生意,蔡明的态度不外乎两种。

  李军英:要么继续往下做,要么就清盘,公司现在资产全部清盘,清盘以后给你么。欠下来的钱,如果他要还,我就去还人家钱,如果不要还,大家就当这场生意失败了。

  蔡明:我说你不能因为一时的失败,一个公司就等于破产一样了,对不对,你卖掉了?能卖吗?现在这个状况,肯定卖不掉的,只能持续的发展再开发新的项目做。

  主持人:再开发新的项目继续做,蔡明的话可是正中李军英下怀啊!蔡明有所不知,其实李军英之所以十多天后才来见他,就是为了一个新项目。这时候,只见李军英拿出了一样东西递到了蔡明面前,什么东西呢?一本专利证书!

  解说:这是一个玩具MP3的专利证书。说到这个专利,还多亏了李军英7岁的女儿。一天为了哄女儿开心,李军英拿着家中的玩具娃娃,绑上了一个简易的MP3,没料到女儿高兴地玩了整整一星期。于是李军英一下来了灵感,如果做这个玩具MP3可不可以呢?

  李军英:我说这样吧,申请一个专利吧,用不用没有关系,先申请吧,结果我去申请了,然后也批下来了。

  解说:专利拿到后,一直压在柜子里,这次订单失败,正好给了李军英几天时间,静下心来研究玩具MP3。于是她到处寻找设计师,反复改了上百遍才确定。拿着赶制的样品,她奔波于深圳各大商场,亲自做市场调查。

  李军英:中国有七岁以下的儿童有1.32亿,城镇儿童有7650万,那如果有20%的人是有钱人的话,那我就有1500万的市场容量,我不要多,我有10块钱赚,那就不得了了。

   解说:李军英的这个玩具MP3,让蔡明眼前一亮。   
 
  蔡明: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产品挺好玩的,比较感兴趣。

  解说:但是,对李军英的夫妻公司,蔡明却有着很深的担忧。

  蔡明:最后还是回到夫妻管理公司的弊端,这个很关键。因为对公司管理有很大问题,等于一个公司有两个人在指令下面的下属在工作,他一个建议,她一个建议不一样的,听谁的。

  主持人:是呀,蔡明的担忧也在情理之中。本来他投钱就是冲着李军英的,可公司里却不是李军英一个人说了算,如果继续合作,谁知道又会是什么结果呢?其实,这何尝不是李军英头疼的事情!为此她甚至差点没跟丈夫离婚!

  解说:到台湾并没能挽回140万美元的订单,回到深圳后,李军英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她把生意失败的责任全都归结到了丈夫身上。

  李军英:我看到他的时候麻木了,我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

  徐立新:我可以理解她,非常气愤,没办法在客户那边交代。我想这个事情,她能不能原谅我,我不知道。

  李军英:有一段时间跟我老公闹的特别特别厉害,我不愿意跟他说话,这件事情到今天来说,其实我还没有放下来,我在心里面有恨,你知道有的时候人伤的深了,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真的非常恨,真的这个事情不行了,做成这个样子了,真的你有想过吗?我的家、我的孩子怎么办?我的父母怎么办?

  解说:夫妻之间的冷战就这么打了整整一个星期,李军英甚至动了最坏的念头:跟丈夫离婚。但这个念头一出,她眼前马上就浮现出了多年前跟丈夫相识时的那一幕。 那是十多年前的一天,参加完一个聚会的李军英在回家途中遇上了大雨,被困在路边的她,只好打电话给在聚会上认识的徐立新。

  李军英:我就站在站牌底下想他会不会来?结果他来了。骑着自行车来了,我已经联系好了,你就在我同学家,走我带你过去。

  解说:李军英出生在军人家庭,从小就性格要强,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孩子感动。

  李军英:我觉得特别感动。因为我从小吧,就是一个人独立惯了,其实女人呢,说到底,她还是希望有人去呵护她的。

  李军英:我觉得就为了这一份,我不会放弃的。我选择我自己离开这个人世,我都不选择去跟他离婚。  
 
  主持人:经历了这场因生意失败而导致的情感危机,李军英变得更加坚毅了,她毫不犹豫地做出决定,在生意上,夫妻俩必须从此彻底划清界限,她要让丈夫走开!

  李军英:我已经决定了,这个公司一定是我自己做,不管是我对于我的客户也好,对于我的股东也好,最主要是对于我的股东来说,我都一定要我自己来做,我不能跟他一起再做了。

  徐立新:当然这个事情出现最后也必须要有人来承担这个责任,所以我选择直接离开了。因为两个人站在一起做,下一次再碰到一个这样的事情,就没办法再维系了。

  蔡明:但是这个不是我说的,这是她自己决定的,决定她老公退出。如果他退出来可能这个事情会做得更好。

  解说:在徐立新辞去了总经理职务、彻底退出公司后,2007年3月,蔡明以股东的身份入主公司,与李军英一起开发玩具MP3产品。而徐立新在一段时间的调整后,也开始了自己新的事业。

  徐立新:我对我今天选择退出和包括股份的转让,那我不后悔丝毫不后悔,我也会支持她的一直做下去,我相信她会做得更好,比我做得好。

  李军英:既然我已经走到台前了,我不往后退,女人勇敢一点,幸福掌握在自己手里头!

  主持人:今天我们认识了一个充满个性,同时也可能颇有争议的女子——李军英。一边是相爱十多年的人生伴侣,一边是始终给予信任的生意伙伴,李军英面对的是情和义的艰难选择。其实说来这个选择说难也不难。情感有情感的解决方法,生意有生意的处世之道。即使是夫妻店,也不能混为一谈。呵呵,当然了,李军英的选择,也未必就是观众您的选择。

转载   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1704740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