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父子与狐狸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220
edf40wrjww2classNews:content

  主持人:2004年7月的一天,大连市金州区一个年轻小伙马上就要结婚,在即将走入婚姻的殿堂的时候,他却做出一个决定,把自己结婚用的新房低价给卖了,这个新房可是他的父母花费多年的积蓄帮他买的。

  李文军:婚纱照都拍完了,一切都准备差不多了。这房子不卖不行,必须得卖。

  解说:李文军的父亲听到儿子要卖掉新房,气愤不已. 那可是自己的心血啊!

  李克孟(李文军的父亲):你也不能说随时随地想卖就卖。

  解说:和父亲强烈反对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新婚在即,李文军的未婚妻韩芳对李文军卖掉房子的举动却竭力支持。

  韩芳(李文军的妻子): 房子卖了可以再买。

  主持人:形容“结婚”有一个词儿,叫“共筑爱巢”,小俩口一结婚,在自己的新房里过着小日子,多美满啊!您看看这一对儿,偏偏在结婚的时候不顾父亲的反对,非要卖掉自己的新房,而且这个新房还是父母给他们买的,那么是什么让小俩口非要在结婚这个节骨眼儿上,卖掉父母为他们准备的新房呢?

  解说:原来,李文军要卖掉结婚用的房子是为了养狐狸。当时,他养了2000多只小狐狸,这些小狐狸张嘴要食,每天的花费就要四五千块钱,而李文军此时却身无分文,如果不把房子卖掉,狐狸就养不下去。

  韩芳:因为狐狸崽都产下来以后要吃食,它们每天吃的饲料钱都要去筹,没有办法。

  李文军:那就说商量商量看把房子给卖掉算了,你得让狐狸能吃上饭啊!

  韩芳:心里也很难过,但是我觉得既然在一起的话,就应该一起去面对困难。

  李文军:为了养狐狸,房子必须得卖,房子马上没了,以后我们可以再赚回来,但是狐狸不能不养。

  主持人:看来,这李文军真是被狐狸给迷住了,李文军对狐狸是痴心一片啊!可是,您能想到吗?就在几年前,李文军对狐狸的态度和如今相比可是有着天壤之别,他讨厌狐狸讨厌到了极点。

  解说:李文军的父亲李克孟是大连市金州区科技局的干部,在上班的同时,作为科研项目和自己的副业,他在家里曾养过16年的狐狸,和父亲对狐狸充满深厚兴趣相比,李文军从小就对狐狸充满排斥。

  李文军:我从小就感觉就跟养鸡养猪一样,又脏又累,就是那么一种行业。

  李克孟:他曾经跟我讲过,他说我们同学谁家也没像咱家似的活这么多,因为到星期天我就得除粪叫他推,当时他不爱干发脾气,背着我背后,在后园子,拿棒子把狐狸笼子都砸瘪了,气得我。

  主持人:生活真爱开玩笑啊!小时侯一直对狐狸充满怨恨,甚至把狐狸笼子都给砸了,如今呢,长大了,这李文军却宁可卖掉结婚的房子也要养狐狸,难道狐狸真的象传说中的那样有灵异?把一个翩翩少年给迷住了?神话中的狐狸精迷惑人靠的是美色,那李文军又是怎么被狐狸给迷住的呢?

  解说:2000年7月,李文军从大连理工大学房地产专业毕业,令周围人吃惊的是,这个心高气傲的大学生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毕业后找个稳定而舒适的工作,而是一心想自己创业当老板。但是,一个多月过去了,仍然没有找到自己要创业的项目。

  李文军: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自己干。就感觉自己天生就不应该和大多数人一样,就应该自己闯一条路出来。

  解说:但是,作为大连科技局干部的父亲李克孟却一心想让儿子从事国家公务员的工作。

  李克孟:他去考国家公务员,听着也比较光彩,对我脸上感觉比较一种自己的儿子,考上国家公务员比较自豪的一种心情。

  解说:于是,在这对父子之间,矛盾产生了。

  李文军:他就是觉得这么多年上完学就应该安安分分找个工作。

  李克孟:当时他说我什么,他说我去给他们扫地抹桌子去,我说那你刚参加工作那是必须做到的,我说那你还想一下子就想去做一个科长和主任这个行当,我说你也不够资格,他说我给他们扫地抹桌子,他当时对这个持一个反感的心态。

  李文军:我和我爸沟通还是有障碍,有代沟,我们俩思想上统一不了,基本上没有什么沟通,反正就是对抗。我们讲不到一块去。

  李克孟:你想下海想游泳,你必须得先学会游泳,你不会游泳在大海肯定要被淹死的。

  解说:父亲坚持要让儿子当公务员,而儿子却一心想要创业,父子之间发生了冷战。而此时,在大连博物馆当解说员的李文军的女朋友韩芳却对李文军非常支持。

  韩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既然说他要是不想去政府或者上班或者做公务员,你硬让他去他也不会做好,如果说他要是想去做的话,让他自己去拼一下闯一下,我觉得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啊,可是父亲怎么也绕不过这个弯儿来,如何才能让儿子朝着自己设计好的路走下去呢?他冥思苦想终于想到一个办法。这个办法让李文军的父亲李克孟兴奋不已,这回,我非要你乖乖地回到我给你设计的国家公务员的道路上来。到底是什么办法让父亲如此得意呢?

  解说:李克孟的一个朋友在哈尔滨做狐狸饲料生意,这是一个又脏又累的活儿,他想,儿子不是讨厌狐狸吗?我就偏偏让你和狐狸接触,他让儿子推销狐狸饲料、体会创业的艰辛,有一天累得受不了了,自然就会退却。

  李克孟:当时让他去推销饲料的心情主要是想为难他一下,也就想让他看一看挣钱不是那么件容易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想干这个想干那个,这个钱不是那么容易挣到手的。

  解说:李文军浑然不知这是父亲设下的一个局,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天天在家里呆着,又找不到好的创业项目,只有接受了父亲交给的这项工作。

  主持人:您看,这一袋饲料就是一百多斤啊!可真够瘦弱的儿子受的。看着儿子干着很吃力,父亲心里那叫一个乐啊!他盘算着,不出一年时间,这小子就会打消创业的念头,乖乖地去机关工作,可是,一年之后,让父亲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如意算盘居然落空了,难道是父亲露出了什么马脚?

  解说:尽管在推销狐狸饲料之中,李文军体会到了创业的艰辛,但是,他却发现了一个商机,养狐狸有着广泛的市场空间,一只狐狸价值5、6百元,如果一年养上几千只,怎么也得赚它个几百万。一年之后的一天,经历创业艰辛的李文军向父亲宣布了一件事。

  李文军:有一天我就找我爸,我说我要养狐狸。

  解说:听到儿子这样说,父亲惊呆了,

  李克孟:这一下子反倒起反了,他就要坚定不移把我这个副业的问题,要当做主业来干了,我这个时候非常恼火。

  李文军:我爸一听要养狐狸,那你上那么多年学干什么,你初中毕业就干脆养狐狸算了,我说这我就不理解了,这次我不是按照你指的道走了吗,你怎么又不支持了,想不明白。

  解说:自己本想种瓜得瓜,没想到种瓜得豆。儿子居然迷上了狐狸。当天晚上,父子争论不止,情急之下,父亲挥手就向儿子打去。

  李克孟:晚间9点多钟,我俩谈话当中,谈不投机,叫我对他进行了暴力手段,给他打了,在这屋打完以后,又上这屋又踢了好几脚。

  李文军:把他惹生气了,他就来点暴力手段,发泄一下,摔杯子,身边反正能抓起什么就拿什么打我。

  李克孟:第二天到办公室以后,气得我也胃疼,在办公室一头捂,我几乎没吱声,当时我本单位的同事也没敢问我,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解说:儿子大学毕业却要养狐狸,在同事、亲戚朋友那里父亲总感觉抬不起头来,每当别人问起儿子的工作情况,父亲总是支吾过去。

  李克孟:你儿子现在干什么呢,我说现在到人才市场正在找工作呢,只能这么去谈这个问题去,不好意思说,你念了好几年书,念好几年大学,你怎么面对我去养狐狸,养狐狸本身在中国农民这个群体上产生这个行业,大学生在这个里头去干去,一般承受不了的。

  解说:面对父子之间的矛盾,李文军的女朋友韩芳从中不断进行调节,

  韩芳:就跟父亲说,既然他有他的想法,就说你也不要太生气,毕竟孩子都大了,如果说硬逼他,他也不会去听你的,即使是听你的了,他肯定也不会好好干。

  主持人:面对苦心经营一年的计谋落空,父亲哭笑不得,但最终在倔强的儿子面前,父亲还是妥协了,李文军这回可是要大展拳脚了,大学毕业刚刚一年,年轻气盛、豪情满怀啊!他软磨硬泡早父亲那里借了六十万块钱,在距离大连金州几十公里之外的向应镇租了20亩地,开始了他宏伟的养狐狸计划。

    解说:狐狸养殖场刚刚建好,李文军就养殖了700多只狐狸。父亲虽然对儿子养狐狸很反感,但偶尔也会来养殖场看一看儿子到底能搞出什么名堂,一天,父亲又来到了养殖场,他发现,在大连博物馆当解说员的李文军的女朋友居然也在这里。

  韩芳:以为是休息,后来一看日期也不对,也不是休息的日子,就问怎么不上班啊,后来就告诉他说辞职了。

  李克孟:当时我就像天塌下来那种感觉,怎么这个事情都摊到咱们头上了,而且我非常反对他自己,最后他又把他女朋友的工作怎么也辞了。她说辞了就辞了,跟着他一起去养狐狸去,你说叫哪个老人来说能承受得了,根本承受不了。

  韩芳:父亲非常非常生气,那时候暴跳如雷,给李文军臭骂了一顿。

  李文军: 那就是爆打一顿,又打了,反正打就挺着吧。

  解说:从此之后,父子之间更是话不投机,父亲很少来李文军的养殖场,李文军更是很少见父亲。

  李文军:什么爹什么儿子,反正这肯定的,性格都一样的。

  解说:但是,父亲的心底还是放心不下儿子,偶尔也偷偷来到养殖场,看看狐狸养的怎么样。李文军的养殖场门口养了很多狗,只要狗一叫,李文军就非常警觉地跑到窗口,如果发现父亲来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文军:我也不想去跟他吵,来了我们俩又说不到一块,避免和他正面冲突吧,我听见狗叫唤就赶紧跑了。

  李克孟: 我几乎就不大去,非常气愤,你能去吗?去,我们俩可能谈话交谈中,可能又要产生摩擦,产生摩擦,当父亲肯定又要去揍他,去打他去,所以他尽量躲着我,我几乎也不去,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解说:父亲之间还是僵持着,但是,生意还得好好做,李文军想:如果自己养狐狸成功了,赚到钱了,也许能缓解父子的关系吧,李文军全身心地投入到养殖狐狸之中,两年之后,他的狐狸发展到4000多只,李文军决定卖自己养殖狐狸的皮,为了尽快赚到钱,缓和父子关系,他又从其他养殖户那里连赊带买收购了几千张狐狸皮,然后去南方市场卖。

  李文军:当时也还比较乐观,就觉得到了南方市场慢慢之后,不赚不赚,一张皮赚20块钱吧,是不是7000张皮还能赚10多万呢?

  主持人:为了尽快让父亲看到自己养殖狐狸的能力,李文军迅速赶往南方市场,心想:这回到南方市场肯定能狂赚一把,可是,雄心勃勃的李文军来到南方市场一看,眼前的情景让他差点晕过去,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主持人:好,欢迎回来,故事讲到李文军为了让父亲能见识到自己创业的能力,为了证明自己所选择的路是正确的,从狐狸养殖户那里连赊带买凑够了7000多张狐狸皮,准备到南方市场狂赚一把,但是,李文军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的发财梦居然成了泡影。

  李文军:一张皮(价钱)跌了50多不止,结果因为有些皮是我用本钱收的,有些皮还是关系不错老百姓就这么先把皮赊过来的。那心哇凉哇凉啊,看了那个市场,价掉了之后,当时有点懵了,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解说:本想到南方市场赚一笔,没想到还欠下了几十万的债务,为了还债,李文军不得不把养的几千只狐狸给卖掉,只剩下2000只小狐狸。此时,他已经身无分文,2000只小狐狸每天都等着食吃,李文军心急如焚。

  李文军:这年头钱不是那么好借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又想起父母了,父母也被我掏干了,没别的办法了,还给我准备结婚,他还有套房子。

  李克孟:本身这个行业我就不想让你干,结果你又干到今天这种地步,寻思寻思钱也搭上了,连家里的资产也搭进去,所以说非常想不通这件事情。

  解说:尽管父亲气愤不已,但是,看到经受打击的儿子心情如此低落,父亲心理也非常心酸,这次父亲没有对儿子大打出手。

  李克孟:这个急于想当老板的心情,结果钱没挣到,赔了不少,你再把他逼出病来,他是你的儿子,你不能说太那什么他,后来商量以后,决定卖卖吧,你得解决燃眉之急这件事情,就把那房子低价就卖了,没有办法,现在说实在的,到现在这个房价来讲,亏大了,亏一倍的价钱。

  主持人:房子买了,李文军又有钱养狐狸了,此时,父亲平时来养殖场的时间更少了,因为他已经伤透了心,只有养狐狸出现问题的时候,李文军让妻子给父亲打电话,父亲才会来。可是,一年之后,父亲却经常来到李文军的狐狸养殖场,而且每次来都面带笑容。到底是什么让父亲的态度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呢?

    解说:2004年8月,李文军和韩芳在简陋的新房里结婚了。刚刚新婚不久的李文军凭借着外语优势,争取到了东北林业大学组织的去芬兰参观学习的机会。听说儿子去芬兰参观养殖场,父亲心想,我搞了十多年的狐狸养殖,都没搞出什么名堂,你小子去芬兰能搞出什么名堂。带着父亲对自己的怀疑,李文军来到了芬兰。

  李文军:看了之后对我的触动特别大,就是说见识到了真正的先进的饲养是一个什么样的。就是说从软件、硬件上,将来到底要怎么走,心里有了一些方向了,看到人家国外的狐狸养的,和中国没法比,我们根本跟人家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解说:回到国内之后,李文军提出了一个养殖户从没听说过的养殖理念--淘汰制。就是淘汰掉品种不好的狐狸,优化品种。好好的狐狸要淘汰掉,这让父亲十分不解。

  李克孟:挺好的狐狸,钱花几百上千块钱买来的东西,你说淘汰,把它杀掉了,所以这个理念在中国这个养殖业里面很难接受。

  解说:父亲尽管很难接受,但是,知子莫如父,儿子决定的事那是很难改变的。那就默默地观望吧,除此了淘汰制之外,李文军还引进基因概念,将芬兰原种基因引进,培养出自己的纯种狐狸。一年之后,终于有了效果,他养殖的狐狸不但数量多而且毛皮质量上乘。全国各地的狐狸养殖户和皮货商都慕名前来,李文军每年能有300多万元的收入,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很多外省的农民不远千里来到他这里学习养殖技术。除了养殖狐狸之外,李文军还和人合作搞起了服装加工。高档的狐狸皮毛服装很快受到市场的认可。

  解说:父亲虽然一直反对儿子养狐狸,但是看到儿子把狐狸养的这么好,也不由得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李克孟:现在从某些程度上,我感觉他还是意识超前的,比我在这么多年的摸索经验中,他在走了捷径以后,有些思想意识比我是超前的,但是我嘴上没表扬他,是从实践中我还是可以赞赏他的。

  韩芳:就是说他书是不能白念的,不管干什么东西,肯定读书读得多对你有好处,他在养狐狸这一行业当中,有一些思想理念都比较超前,经过吃这些亏也受到了一些启发,慢慢的好转,父亲一看儿子既然已经也干出了一些成绩,就是说慢慢的缓和了,也经常过来帮助做一些。

  解说:看到儿子养殖狐狸成功,父子关系得到缓和,但是在父亲的心底还依然固执地存在着一个愿望,那就是儿子能走上自己给他设计的公务员的道路,如今,李文军也有了自己的儿子,李文军的父亲看着可爱的小孙子,又开始为他规划着未来。
  
    李克孟:我一直这个愿望啊,都想叫下一代人,都想作为一个有用之才,特别小孙子我教他,训导他,我说你将来想干什么,我就训导他你将来要做什么,我要做一名科学家,因为我这个思想意识啊,从一小我都一直有这种理念。

  李文军:父母都是望子成龙,但是说由于这代人之间有代沟,有些年轻人的想法,可能不是按照父母的那条路,但是说走到今天,坚持自己的理想走到今天之后,发现当初自己选择还是对的。

  主持人:望子成龙是所有父母的心愿,大多数父母都想儿子按照自己期望的路走下去,成为自己心目中的“龙”。但是,很多时候,父母心目中的“龙”和孩子心目中的龙是不一样的。要成为真正的龙,恐怕还要父母有个宽容的心态,尊重孩子的意愿,不然不但成不了“龙”,恐怕会成为“虫”。相信孩子、尊重孩子、他们会还给你一条真正的“龙”。

转载  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1704740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