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生意网生意资讯-提供全面的生意资讯服务 首页 | 发布信息 | 会员登录 | 资讯中心 | 客服中心 | ENGLISH

炼狱重生

中华生意网 ‖ 添加时间:2009/7/16 11:38:34 点击:1488
edf40wrjww2classNews:content

   主持人:俗话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意思是欠别人的钱,您就应该还给人家,可是有这么一个人,欠人家400万不用说,别人前来讨债,他不但不还钱,反而让债主又掏出260万借给自己。而且债主居然心服口服、心甘情愿地掏出了这260万。   
 
  田家俊(珠海金正电子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我欠他四百万,他给我两百六十万。

  解 说:这位欠别人400万又要260万的人叫田家俊,珠海金正电子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毛绪兵(金正供应商):不是四百万不要,通过260万的投资来要回我四百万。

  解 说:这位想收回自己400万又借给人家260万的人叫毛绪兵,讨债时的身份是珠海金正电子工业有限公司的供应商。

  主持人:有一句话叫“欠债的是大爷”,意思是欠别人的钱自己却掌握主动权,债主却成了孙子,但是,您见过田老板这样欠债的吗?不仅欠债不还当大爷,还要求别人再借给自己260万,这也太霸道了吧?这位毛先生也是,400万没收回,怎么就心甘情愿地又借给了田家俊260万了呢?要知道此中缘由,我们先来看看作为珠海金正董事长的田家俊的债是如何欠的。

  解 说:珠海金正欠债缘于一次突发事件,2004年6月3日,原珠海金正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万平,由于涉嫌挪用巨额资金而在山西被捕,一时间,金正集团陷入混乱局面。

  曾庆发(金正供应商 ):珠海金正一场突发事件,造成了整个金正系,一个很大的灾难等于说。

  徐国福(东莞金正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心里面就是非常的着急,这个企业怎么办?老板不在,这个公司该向什么方向发展。就感觉是一种群龙无首的感觉。

  解 说:万平被捕让珠海金正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几千万的巨额资金被挪用,生产无法正常运行,这消息一传开,珠海金正的供应商蜂拥而至,纷纷前来讨要货款,供应商们看到金正的危机。

    曾庆发:当时就来摔凳子的有,摔茶壶的也有,这个场面就比较混乱。

  解 说:一时间金正集团风云突变、汲汲可危。在风雨飘摇、内忧外患之中,董事会决定召回集团董事田家俊、入主珠海金正,主持大局。

  田家俊:我在上市公司就任董事长,也就是说咱们后方出车吧,后方有危机了,我就随前方到后方去处理这个事情,我当初回去的时候,可以叫单枪匹马,就我一个人。

  解 说:但是单枪匹马、临危受命的田家俊要面临的困难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300多家前来讨债,金正当时共欠下供应商货款2.7亿人民币。

  田家俊:12个小时有七八个小时都是债权人的电话,一般打电话给你,询问一下公司情况,要不就是约见你,再不就是组织起来,比方说十几二十个,百八十人,集体来公司。

  解 说:曾文,金正后勤供应商,为了讨要自己的50万菜钱,金正公司的门槛都被他踩破了。

  主持人:您看见了吗?连一个卖菜的你金正就欠人家50多万,卖菜的不管三七二十一,你欠我钱就得还,真是不依不饶啊!但是,更为难以面对供应商还在后面,他们甚至动用恐吓的手段。

  徐国福:放出一些话出来,如果钱不给我,我们会把你们怎么样,都有这样的电话,非常多的。

    曾庆发:当时供应商闹事都是喊打喊杀的,都要追讨债务,因为不知道金正今后能不能站的起来,所以都是很担心。都想趁这个机会能把这个债务追回来。

  解说:面对一个又一个上门讨债的供应商,田家俊是使出浑身解数一一应对。一天,一个供应商在电话中直接了当地威胁他。

  田家俊: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钱肯定就不行,我们都追债追了十几年了,没见你这号的,你想好了,你这一支胳膊少说也值300万。我当时就乐了,我在电话里头,我说你先别这么厉害,你听我说,我说,想问一个问题,我说你那么说,我这条命值几个钱,如果能值两个亿,我跟你走,我把债还了。

  主持人:资金链发生断裂、300多家讨债的供应商蜂拥而至,珠海金正马上就要被五马分尸,田家俊在金正最危难的时候主持大局,临危受命的他能否力挽狂澜,保住金正呢?

  解 说:为了保证珠海金正不被供应商一哄而上、五马分尸,田家俊主动出击,会同银行法院,将公司的部分不动产、非流动库存进行保护性查封。公司是保住了,但是,供应商的债务总要还,手中没有钱的田家俊决定召开全体供应商大会,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田家俊:班子里就没敢同意开,大会一开有人一叫最后把你扔下来,因为金正正常的时候,都不敢把供应商大会,因为正常不正常都会有拖欠货款的现象,人家怕闹了什么事不好弄。

  曾庆发:都考虑到这么几百家的供应商会不能造成一个混乱呢?会不会也是召集过来以后,又吵架,又打架呢?

  主持人:开还是不开,开吧?供应商可能会闹事,平时有的供应商还砸桌子砸凳子,动不动还来个要你胳膊要你大腿的情况,那300多个供应商坐在一个会场上,一旦闹事,后果不堪设想啊!不开吧?公司查封,供应尚天天来讨债,也不是办法,这下可把田家俊给难住了。那么,这个供应商大会到底是开还是没开呢?

    曾庆发:但是如果不开,整个,我们这个债权人这个债务怎么追讨呢?如果不开,也是成问题,

   解 说:面对内忧外患的重重压力,田家俊曾先后两次要求召开供应商大会,但是都遭到公司领导层的坚决反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田家俊决定是亮剑出击。

   田家俊:后来我第三次提出来,我说不行这个会一定得开,我说到这个时候还不开啊?要等到何时啊?我说这种情绪已经不稳定了,他迫切地需要企业地的一个真实情况的反映,要知道你们在干啥,为什么会出这些事,你连他们这个权力都没有了,你还不告诉人家,那真要出事了,最后出大事。我就决定马上开。

  解 说:2004年 7月29日,金正300多家供应商云集珠海市2000年大酒店,等待田家俊的出现。

  田家俊:比方战场上,人家问你怕不怕死一样,我觉得来不及想这些东西,所以我也不敢想,党费还交了没有,这不敢想,轮不到你想,那是非常紧张的状态,一环扣一环,每个时间点都算的非常准,我到会场的时候三点差一分,我坐在凳子上的时候三点整,马上开会。

  田家俊:我大概讲了两小时四十分钟,三个提纲,宗旨就是坦诚以待实话实说,咱们不藏着、不夹着,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曾庆发:这个会议开的非常成功,开的非常好,也没人闹事,都是非常安静的把这个开完,开的比较好。

    田家俊:金正公司终于有人出来说话,终于听到你们高层在台上告诉我们该怎么办,这点我相信大家是需要的么,我们也需要,他们也需要。

  解 说:正是双方的这个共同的需要,一场危机暂时得到化解,就在这个会上,田家俊又组织300多家供应商成立了金正供应商管理委员会。

  曾庆发:这个管理委员会是代表我们整个300家那个债权人,里跟金正公司协调,进行把这个债务追回来。

  田家俊:这帮供应商都出了钱在企业,您欠他的,等于他出了钱,于是叫他们监督你这个企业,他们是不是很认真?有他的一份利益在这里,你乱花钱了,不就等于没办法还他钱了,你浪费不等于把他的钱还的晚一点,或者还不了那么多,也不等于浪费他的吗,所以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因势利导。

  主持人:真是绝处逢生啊!珠海金正在被逼到绝路上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供应商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督企业进行生产,在保证企业正常运转的同时,供应商的欠款也逐步得到偿还,如果没有这个监督管理委员会,供应商天天催债,生产无法进行,那不是鸡飞蛋打,竹篮打水一场空嘛!这次大会和会后的监督管理委员会让供应商和珠海金正化敌为友,空前团结,谁让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呢?

  解说:欠钱不还,还要再借钱,这样的事,也许只有田家俊想得出来。他这个如意算盘是怎么打得呢?

   田家俊:你欠我的钱凭啥还叫我给你钱,挣了钱再还我呢?用我的钱挣的钱还我的钱。但是事实上,没有你的钱挣钱,还不了你的钱,反过来看,企业有可能垮下去以后你将什么也看不见。我提供平台,提供机会呀,您投资呀。

  解说:这一番话听起来满有道理的,可是光凭这几句话并不能打消别人的顾虑。田家俊深知,没有一个带头的供应商敢借给自己钱,其他供应商肯定会采取观望的态度,结果将是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会再次将自己的钱投入到企业生产之中的,于是,他决定先攻破一个供应商的心理防线

  田家俊:做一个示范,找了一个供应商,叫他投了260万进来。

  解 说:第一个进入他视线的就是一个叫毛绪兵的供应商。

  毛绪兵:田总说我想还这个钱,但是我没钱做,所以当时就说让我投钱做,、、

  毛绪兵:说实话,总体来说当时来说考虑最大的,我这个钱投进来有没有风险,会不会我这个钱投进来以后做这个产品,反而被他们融掉了。

   解 说:但是,经不住田家俊三寸不烂之舌的诱导,毛绪兵在金正还欠自己货款400万的情况下,又借给了金正260万。

  主持人:您听说过这样的新鲜事吗?欠别人400万,又让人家掏出来260万,但是,田家俊做到了,那在这260万投入进来前途未卜的情况下,田家俊怎么就能说服毛绪兵把钱掏出来,而毛绪兵又凭什么把这260万托付给田家俊呢?

  田家俊:我给你一个专用帐号,你管理这个钱,这些钱变成产品以后,你就管住产品,开始是资金,后来变成产品,你就管住产品有多少台,然后我是款到了您再发货,发货您签字,因为我们对供应商,就是对这个代理商来讲是先收钱后发货的,所以我们钱一收就收到他的帐号上了,他就把货发出去了,这样就流动起来了,

   毛绪兵:金正公司出问题我认为就是我们那时候分析一个不是网络上销售出问题,也不是品质出问题,也不是资金盲目扩张出问题了,他的问题基本上是人和内部之间的股东。第二个田总跟我们谈了几次,开会谈了几次,跟他交往觉得他这个人说话还是比较贴心。

  解 说:看来这毛绪兵很清楚金正陷入危机的真正原因,而且田家俊的借钱方案听起来是合情合理,充分地考虑到了供应商的权利和利益,再加上对田家俊本人的信任,因此,很快就把260万元又借给了金正。随后,毛绪兵自己也加入了珠海金正,并出任采购部的经理。

  主持人:这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投入了260万,其他供应商看到有人敢做第一个,那我们也往里投钱吧,不然,如何恢复生产,欠我们的钱如何才能清还,于是,越来越多的供应商加入了融资队伍之中,这钱是有了,但是此时珠海金正的生产线已经被查封半年,处于瘫痪状态,田家俊如何才能恢复生产呢?

  解 说:瘫痪了半年的生产线,一时要恢复生产,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说按部就班地去做事,这恢复生产的时间就会拖下去。这样的话,不仅又投了钱的供应商不答应,而且,金正就可能失去了市场,田家俊的努力将全部付之东流。这时,田家俊又想出一招品牌输出。

  毛绪兵:金正公司不能生产,我们叫别人来生产,由别人给我们加工,我们也给他一个品牌承包。

  田家俊:当时公司开发部、销售部、生产管理部门、品质部门,全部开赴佳彩,等于帮助他,因为他原来没做过内销,他只做过外销,外销跟内销要求不一样,我们全部把队伍开过去了。

  解 说:品牌输出短短的一年时间,毛绪兵他们的欠款不仅全部收回,珠海金正的生产也开始恢复正常运转。这个时候,田家俊又把金正的品牌收了回来。

   田家俊:是我把儿子派出去了,不是把儿子送出去了,我这儿子派出去干啥呢?是担负着历史使命的,第一个任务稳定市场,第二个任务帮人家打工还帐。当这两个任务完成的时候,他就应该归队。

  田家俊:这就是父子兵齐上阵,就是要把这个企业真正的恢复起来,让消费者、让世人都看看金正是活着的,并没有死,而且它是有前途的一个民族企业,就是证明了这一点,再往下就走着瞧。

  解 说:现在,金正又回到了良性的轨道上运行。而金正的这场危机也给关注它的人们提供了更多的思考。

  王林(北京大学企业研究中心顾问 教授):迄今为止,领导层竟是如此地团结,社会各界是如此地关注与支持,供应商、经销商居然不散,而且还成立了一个监督管理委员会,所以我说金正案例是中国企业管理中的唯一案例,最欢欣鼓舞的莫过于供应商,他们终于看到可以收回欠款的真正希望了。

  主持人: 金正因为前董事长万平的被捕入狱而走入炼狱之中,几乎被供应商五马分尸,但是,在田家俊和供应商的相互信任、坦诚相待的沟通下,大家在绝地处探寻出一条生路,形成了利益和生命的共同体,最终炼狱重生,真是应了金正当初提出的口号“真金不怕活炼”!

转载   CCTV   财富故事会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重要提示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04–2017 中华生意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70134号
全国咨询客服电话:021-60515138\13917337189 ( 9:00-18:00 )

沪ICP备1704740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28号